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永远的守候

时间:2021-01-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诗彧 点击:

永远的守候
 
  2013.2.28下午——2013.3.4中午
 
  主人公:楚仁亦歆冬晓柯薇冬枫月夕夏莲
 
  Story:1.楚仁的自责一直延续了一个世纪,他的故事被人发现,又忘掉,重复的人物,被不同的人重新拾起。
 
  亦歆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死了!她亲手埋葬了所剩无几的生命!他叫她天使,她叫自己恶魔!”亦歆迷路了,即使在这片田野上经过无数次,终迷路了,迷路的奖赏竟是一个刻有他们爱情故事的石碑,岁月的痕迹,雕琢的爱情,水一样的人,静静死在心爱人的手里。
 
  我,收集零碎的记忆
 
  散于空气
 
  经过的风雨
 
  留恋处
 
  竟是我抹去的泪滴
 
  你要么不知意
 
  你要么不在意
 
  挽着雨的手
 
  踏乱了雨的旋律
 
  钢琴曲点滴点滴
 
  2.“你好,我是撰碑人冬枫,如果对这段故事感兴趣,请打我的电话,号码会在梦里给你!”冬枫见她看得入神。
 
  “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她看四周白茫茫的。
 
  “这是我的梦居,我本人自诩梦居士,你是由于跌倒了,不慎倒在了连接这里的树神旁,才会看到石碑和我!”他解释。
 
  “树神!”她记起来了,她正在收集树叶,要将它们做成标本,不知不觉走到了田野,走到了田野的深处,深处便是一片树林,一棵长得白色树冠的参天树在呻吟。
 
  “什么时候?”她又问。
 
  “随时!”他言。
 
  3.夜晚,宿舍内安静下来,宿舍长月夕在给朋友写东西。
 
  “是长篇小说,反应不错呢!”月夕言。
 
  “月夕真是个天才!”夏莲言。
 
  “是啊!人家可是语文课代表!不错,是正常反应!”柯薇总爱泼冷水。
 
  “小说?”亦歆倒无所谓,不现实的东西何必看一眼,千篇一律的故事情节,令人作呕的人物,她喜欢诗,至少是风格自由的诗,感觉是幸福的,诗集一本本镶好,塞进百宝箱,上学时,只要带一颗空壳脑袋去应付功课便行了。她喜欢美景,眼睛能记录一切,当然也记录了同桌给她讲的《泡沫之夏》小说,她无所谓地记住了。
 
  听着她们的议论,和值班老师在门外呵斥声,她睡着了。
 
  “电话是多少?”她说。
 
  不由又看到了石碑,又看到了冬枫。
 
  “1531987wjm(wang ji wo)!”他说。
 
  “嗯!”她记了下来。
 
  4.第二日,亦歆见许多女孩子在操场上,散着纸片,风将纸片吹得到处都是。
 
  她捡起一片,读到:
 
  楚仁,你的世界里有谁,她的名字是什么。
 
  “楚仁?学校有这个人吗?”她慌了,问她们。
 
  她们接近她的一刹那,她们消失了。
 
  “亦歆,你在做什么?”柯薇走出宿舍,见她站在阳光中,一动不动。
 
  “没什么?楚仁?学校有这个人吗?”亦歆问。
 
  “不知道?反正没听过!这一带应该没姓楚的吧!”柯薇言。
 
  “难道我看到的是幻觉?”亦歆言。
 
  5.夜晚,她照例进入梦中,问冬枫。
 
  冬枫言:现实与虚幻混为一谈!不过,应该不会如此!楚仁当年喜欢的女生,连我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们怎么会知道?
 
  亦歆言:总要有原因的!是什么?对了!为什么你要写楚仁的事。
 
  冬枫言:楚仁是我的雇主,没办法。
 
  “电话是真的吗?”她问,“白天试了,没用啊!”
 
  “是用心默念才能打通的意思!我是不存在的人!”冬枫神秘笑笑。
 
  6.夏日的白昼,人们多是躲着日光,亦歆却不以为然,在树下休息,体育课更是好时机。
 
  天空中,忽然飘来了花的香气,亦歆惊奇地睁开眼睛,定睛望去,杨柳树上长出了粉色的花。
 
  “怎么会?”她站了起来,跑到了另一处阴凉处。
 
  “喂!小心!”一个男同学吼道,那篮球向她打去。
 
  “啊~~~”亦歆叫了起来。
 
  忽然,一阵狂风吹走了球,她回神儿时,那些打篮球的男同学们似乎忘却了刚才的事,正议论着战术。
 
  “刚才球——”亦歆欲问月夕,刚才的事。
 
  “球?什么球?”月夕言。
 
  “月夕就站在我不远处,明明看到的,再说,我也叫出了声,怎么会?”亦歆言。
 
  7.亦歆放学后,上了楼顶,她默念冬枫的电话号码。
 
  冬枫出现了。
 
  “又出事情了!”亦歆将来龙去脉告诉了冬枫。
 
  冬枫言:是楚仁做的!原因大概是朝花夕拾吧!
 
  “什么意思?”
 
  “旧事重提!兴许她也是这样认识楚仁的!楚仁帮了她!”冬枫分析。
 
  “雇主的事,你能全告诉我吗?”亦歆言。
 
  “抱歉,事关重大,倘若说出,楚仁会生气的!”冬枫隐瞒着。
 
  “你是谁?为什么在学校里出现?”月夕责问。
 
  “是学生?”亦歆言。
 
  “但是有学生穿着复古的戏服的吗?又没有开戏剧课?”月夕想象力丰富,“是校外人士?”
 
  “那个?他是——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儿?”亦歆问。
 
  “这里是放风的地方!很安静!”月夕闭着眼睛,言。
 
  “我还有事,走了!”冬枫趁机走人。
 
  “喂——”月夕想拦住他,被亦歆阻止了。
 
  “是要挑战的意思吗?”月夕笑笑,“我想想看,你似乎也会写东西嘛!我看到过!”
 
  “随时可以!只要私下解决即可!”她言。
 
  “好啊!输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刚才的人在学校?相反,我输了,会绝不提此事!”月夕言。
 
  “随你提时间!”
 
  “明天放学后,主题不限,内容不限,体裁?”月夕思忖着。
 
  “你可以用小说,我用诗!”亦歆无所谓。
 
  “我也用诗!”月夕言,“楼顶,不见不散!”她孤傲地走了。
 
  “回见!”亦歆的个性就是如此!不在乎就不在乎,在乎就比任何人在乎!她是个极端的人!
 
  8.“《填涂的记忆卡》
 
  捧着月光的记忆
 
  轻轻挥走往昔
 
  衣袖间残留着香气
 
  是你的专属神秘
 
  月光,洒洒
 
  心在幸福中盛开花
 
  月光,暖暖
 
  心在焦急中萌喜欢
 
  扯不到的,暂叫做永远
 
  忘不却的,暂叫做依恋
 
  嘴角吐露着微笑
 
  嘴角绽放着微甜!”月夕诵道。
 
  “《天使的距离》
 
  滴滴沉浸的时雨
 
  片片散落的记忆
 
  走向深处的
 
  是痛楚
 
  走出憧憬的
 
  是甜蜜
 
  有一种等待,已扎入心底
 
  有一种守候,已藏入心里
 
  你,若是天使
 
  拉近了距离
 
  你,若是天使
 
  重温了往昔!”亦歆说道。
 
  “《雨的声音》
 
  一个字,一句话,一首诗
 
  一声言,一抹颜,一么欢
 
  一天,打断了旋律
 
  一听,惊扰了插曲
 
  一篇,信手拈来的绝笔
 
  一泓,微波荡漾的温泉
 
  叮咚,叮咚
 
  离弦,离弦!”月夕言。
 
  “《温柔的背叛》
 
  驱逐着余温
 
  最好在呼唤中稍存一丝儿希冀
 
  要么,是残阳的絮语
 
  要么,是孤星的陪伴
 
  下起雪的夜晚
 
  宁谧中,心声悠悠然
 
  听得见的,是舒惬
 
  听不见的,是彼岸
 
  一个人的时间
 
  两个人的分段
 
  一个人叙说着前生
 
  一个人默念着今缘
 
  一个人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一个人给予一个人迷津指点
 
  分离的是一个人的昨天
 
  停泊的是一个人的残垣!”亦歆言。
 
  “平分秋色!”二人齐声说。
 
  亦歆心想:真的是这样的吗?幸好我了解她的习惯,否则胜了也不是,输了也不是!
 
  “我输了!”月夕言。
 
  “没有,你胜了我!”亦歆笑笑,合上书,“随口读出的东西,嚼而无味,弃之可惜,所以你胜了!胜在措词上!”
 
  “不,你让了我!虽则不在意我的风格,然则逢有人读我的小说,你都会听着,了解我的作风,应该很久了!”她也笑笑!
 
  “我只是信口开河,从未入过心,也未上过心!不假思索的东西,空洞平乏!”亦歆想起了什么。
 
  “总之,我输了!走了!也不会过问什么了!”月夕言完,走人。
 
  冬枫不打自来,问道:“月夕似乎知道什么?”
 
  “她——不过是写小说多了,想象力与幻想成正比!”亦歆声称。
 
  “嗯!”冬枫转而笑笑,“谎言,我说如果一切是谎言,你会如何?”
 
  “一切照旧!”她平淡地说。
 
  9.学校宿舍前,男生们齐聚在一起围攻女生。
 
  柯薇看不惯,和男生争吵,夏莲帮忙。
 
  月夕身为课代表,看到带头的男生是她们班的,气不打一处来。
 
  亦歆望到远处,有人阻止他们,她认出了楚仁。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亦歆疑惑。
 
  “是她,毁掉楚仁的人!”冬枫在一棵树下倚着。
 
  “她就在同学当中吗?”亦歆问。
 
  “嗯!”冬枫言。
 
  楚仁发怒了,他施法恢复了大家的意识,与其同时,月夕突然性情大变,与楚仁对打。
 
  “我就说,她不是普通人!”冬枫赶去帮忙。
 
  10.树神旁,冬晓尝试关闭树神的通道。
 
  “她,真的是月夕吗?”亦歆问。
 
  “也许!走了!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冬枫送走了楚仁。
 
  楚仁头也不回地进入了通道。
 
  “石碑?你会——”亦歆迟疑着。
 
  “一切照旧!”冬枫笑笑。
 
  11.石碑上,仍然刻着楚仁的事,就像华生一样,楚仁不过是个记录者,无意间成为了魔与人爱情的传述者。
 
  冬枫心满意足了,见到了重生的亦歆,他甘愿回到原点,与冬晓继续在树神里修炼。
 
  然而,时空轨迹在偏移,一切果真照旧吗?
 
  (终)
 
  2013.3.4下午——2013.3.6晚
 
  《永远的守候》第二部
 
  主人公:楚仁亦歆冬晓柯薇冬枫月夕夏莲
 
  12.期末考试,亦歆又是与他人并列第一,并非她所愿,因为她看到了他们的弱点,在弱者面前,她与他们成绩一样,在强者面前也是平局。
 
  “很了不起的人!”月夕夸耀。亦歆平淡地走开。
 
  “谎言,他说过一切是谎言,真实又是什么?我无法判定另一个自己是否活得真实,“亦歆自语。
 
  一个人的时间
 
  两个人的分段
 
  一个人叙说着前生
 
  一个人默念着今缘
 
  一个人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一个人给予一个人迷津指点
 
  分离的是一个人的昨天
 
  停泊的是一个人的残垣
 
  “周末要去神秘的地方,据说那里有树神,你去吗?“月夕笑笑。
 
  “你怎么知道有?”
 
  “很多同学都去过的!回来后,都遇到了奇怪的事情!”
 
  “你遇到了什么?”
 
  “另一个自己!”月夕陷入了往事,“好像蛮厉害的!整日伤害别人,利用别人!”
 
  “嗯!”亦歆猜想那次学生暴动是她引起的吧!还有反常,那么她又遇到了什么。亦歆无法说清楚。
 
  “周末一起去吧!时间具体等消息!”月夕笑笑。
 
  13.周末,月夕只约了亦歆。
 
  “树神是通道,我去了很多次,每次都会遇到一个女孩,她说她是刻碑人,叫冬晓!”月夕言。
 
  “刻碑人?”亦歆心想,果然有些骗局的意味。
 
  “之后,在学校,我看到过碑上出现的人,他叫楚仁,他说我和他是一样的人,我不信,于是我告诉他,想让我信服,就举个例子,没有什么比现实更值得令人折服了!他便做了!先是凭空出现的女孩子,再是施了法的篮球,然后——”她头疼起来,眼前树神就位于不远处,她停下来了,“对不起,我想不起来了!”
 
  “你是伤害过他的人?”亦歆言。
 
  “不知道!”她茫然失措。
 
  树神的光芒吸引了她们。
 
  “通道被关上了,不过我有办法,让另一个自己出现,就没问题了!”月夕笑笑,闭上眼睛,她的头发由黑色变成了红色。
 
  她轻松地打开了通道,无数的精灵微粒飞了出来。
 
  “走吧!”她那泛着光的眼睛令人悚然,但亦歆是无所谓的人。
 
  走了进去,她才看到,原来石碑四周有各色的树陪伴着。
 
  “是神树的家!”月夕笑笑,“每棵树中都有人在修炼,连结树的便是石碑,准确地说,是撰碑人——写碑的人,主要写的是人在修炼时发生的事情。”
 
  “你也是其中一员?”亦歆问。
 
  “楚仁说是,我想不起来了!”月夕笑笑。
 
  夜晚很快降临,树内修炼的人开始活跃起来。
 
  “对不起!你们是——”其中一个树神问。
 
  “人!”月夕不明白自己为何这样说。
 
  “那么不可以留在这里,会死的!上次就死过一个女孩子,毁掉了一个魔人女孩!”它说。
 
  “应该是我!我是魔人!”月夕说。
 
  “魔人?”亦歆径自向石碑走去,上面记载的仍是楚仁的事。
 
  “多久了?”月夕问。
 
  “一百年!”树神说。
 
  “女孩子是亦歆!”月夕自语,突然她感觉到什么,拉着亦歆向出口跑去。
 
  “怎么了?”亦歆问。
 
  “不要讲话,要是被魔人感觉到人的气息,会出事,再者我刚看到了其中一个树神内冬晓和冬枫在修炼,他们是无瑕救我们的!楚仁只是个撰碑人,除非是魔人下令,否则会袖手旁观!”月夕慌了。
 
  出口处,精灵们拥挤着,似乎阻止她们回去。
 
  14.“如果冬枫是魔人,那她又是谁?月夕吗?”亦歆打开书,无意地翻着。
 
  “喂,你背书了,没?”月夕担心地问。
 
  “啊?没!”亦歆心想,糟了!
 
  “噢!我看语文课代表的好处在于何时都要走到同学们的前面,待会儿,看着吧!”月夕的话似乎成了催眠曲,亦歆昏睡过去。
 
  “亦歆?”月夕喊着她的名字,她已无意识。
 
  醒来已是傍晚,余晖搁浅。
 
  “亦歆,你病了多久了?昏睡了一天!”月夕担心地问。
 
  “不清楚,大概冬枫消失的那天开始的吧!”她摸着头。
 
  “那么,你生病,冬枫没察觉到?”
 
  “嗯!”
 
  “奇怪了?”月夕知道冬枫口中的那个她就是亦歆。
 
  “怎么了?他能觉察到吗?我的演技不错呢!”她得意了。
 
  “和演技没关系,是魔法!你不会明白,魔喜欢上人,后果是魔有了人的思维,感觉,还有读心能力,”月夕言。
 
  “噢!”亦歆不语了,窗外几时飘起了雨。
 
  “1531987wjm!”亦歆不由得念着冬枫的电话号码。
 
  “是他的联系方式,不过现在是空号!”亦歆言。
 
  “嗯!”月夕言,“忘掉吧!走啦!去背书!”
 
  月夕,亦歆下了宿舍楼,走向教学楼。
 
  15.月夕带亦歆去树神的事,被所有魔人知道了,尽管冬枫,冬晓极力辩解,楚仁仍自责地来到了亦歆的学校。
 
  “维持现状,不是很好吗?何必再次将亦歆掺合过来?”楚仁不满地站在月亮之上。
 
  “很抱歉!起初我只是想逃离魔族,违背了誓言后,又不假思索地被亦歆感动着——”月夕远远地藏在月亮的黑暗处。
 
  “她会全忘掉的!毕竟我发觉她什么都没想起来,如果她知道自己是那个她,她会不顾一切地回到冬枫身边的!”月夕言。
 
  “嗯!三天时间,让一切回到起点!所有人,包括亦歆,必须忘却所有事情,重新开始,如若不然,我会亲手毁掉你憧憬的人族生活,是魔族命令!”楚仁言。
 
  “好!我知道了!”月夕笑笑。
 
  16.“魔人的承诺消失,一方一定会死去,而一直存在的人要想让重生的人忘却前世,需亲手埋葬他,所以重生的人是没有前世记忆的!那个她不同,她埋葬冬枫后,选择了自己忘却前世!”月夕言。
 
  “你认识楚仁很久了,是吗?”亦歆言。
 
  “嗯!”月夕言,“你走吧!离开这里!”
 
  “不!”亦歆站在窗前,“倘若是魔人的命令,我会选择面对!”
 
  “冬枫不会出现的!”月夕言。
 
  夜的影子绰绰约约。
 
  “我——不是等他!”亦歆明白了,那个她是自己,月夕是故意误导她。
 
  “那——等谁?”
 
  “等那个她,真希望她可以出现,亲口承认不是故意背弃诺言!”
 
  “魔与人不可能的!”月夕言。
 
  “知道了!”亦歆言。
 
  17.最后的三天,月夕逃课了,亦歆呆望窗前的杨树,沙沙的声音,令她感觉她还是有生命。
 
  “我在麦田等你!”月夕发短信说。
 
  “知道了!”亦歆慢吞吞地,中午才到了。
 
  野外的一切,舒惬得很。
 
  “月夕,难得你会逃课?”亦歆诧异。
 
  “想做回坏学生!能陪我说会儿话吗?”
 
  “10分钟,之后要赶回学校的!”
 
  “你真忙?”
 
  “今天的事蛮多的!”
 
  “嗯!”月夕竟然无言以对。
 
  “我们能去次树神那里吗?”月夕言。
 
  “啊?随便,恐怕我也要被拉黑了!”亦歆言。
 
  “你应该不在乎这个吧?”月夕言。
 
  “答对了!走吧!”亦歆言。
 
  树神通道前,楚仁警惕地施隐身术防备着。
 
  “不用进去了吧?”亦歆问。
 
  “谁说要进去?本小姐只是要你见证一件事,我是亦歆的朋友!”月夕一一本正经地说。
 
  “是敌人,我才会高兴!对手,也不错!朋友,我的朋友少得可怜!”亦歆言。
 
  “我会抹去你的记忆的!”
 
  “怎么,你说真的?你的记忆不是?”
 
  “我是魔,魔很快会恢复意识,再说族人不会伤害同族的人的!”月夕笑笑。
 
  “随时可以!”亦歆言。
 
  “好!”月夕施法抹去她记忆的瞬间,学校内见过月夕的人全部失忆了。
 
  “能让我动手吗?”月夕问隐身的楚仁。
 
  “你——知道了!”
 
  “魔才不会那么好心,仅是抹去记忆!是尘封才对,冰封是惩罚魔人的!”月夕笑道。
 
  她施法送亦歆回到了学校,而后将学校全部事物化为了尘埃。
 
  树神旁,冬枫亲手抹去了石碑上的痕迹。
 
  “不用多久,月夕会回来!”冬枫言。
 
  “我知道!”楚仁怀着希望等待着。
 
  18.冬晓送月夕回树神时,月夕问:为什么她可以安然无恙回来?冬晓言:是交换条件,冬枫需忘却亦歆。月夕默默地留下了眼泪,泪水落到了树神的叶子上。远处,尘埃中,一个女孩子的身影渐渐清晰了。
 
  (终)

作品集诗彧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