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执笔人》第一部《雪末》2018年12月23日——2018年12月26日

时间:2021-01-1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诗彧 点击:
雪末


  1.初见
 
  故事无限地延伸到了两端,而左右故事的人,即执笔人,他们操纵着他人的命运,却无法掌控自己的情感,不由自主地去成全别人,在成全那一刻,即执笔人离开人间的一刻。有一日,笔下的人们突然告诉执笔人:请为我们创造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那里的生活简单,没有纷争,没有痛苦与失望,善良被放大,邪念被祛除,执笔人不解,于是他将自由暂且归于人们一日,一日里,人们选出了一人,承受所有的邪恶,并将此人送往人间,执笔人答应了……
 
  手中的铅笔虽然没有法力,却能将她的所思所想尽情释放纸上!继承执笔人已经十几载,从她记事起,听到虽是各种教育,说什么没有妖魔鬼怪,相信科学什么的,可是真正到她接手执笔人时,否定颠覆成了她的印象,她年纪20余岁,打扮中性,不喜女孩的装扮,为人与给人的第一感觉成鲜明的反比,比如她说话温柔,实则是不熟,不知说什么,在熟人面前,却是格外地出口成章,总能抓住别人的错误,直言不讳,同时对自己的错误,坚决认错,在她的眼里,对是对,错是错,倒不是耳濡目染,是为了更好地做执笔人。
 
  冬日是诗人喜欢的,是故事上演的场合之一,她有多日未曾出门了,电话持续发挥着它的作用——循环播放电视剧,电影,动漫,甚至一日她想把恐怖电影灌输到自己的脑海里,以此作为打发时间的办法,下午4点30分,她听着手机里的歌,怒火中烧!距离上份工作,已经几个月了,若长此以往下去,不过2个月,她定要求助家人了!在这个时代,即使是执笔人,也会被“打垮”!而且走出去,一味着承受一次疼痛,加上“飞毛腿”的速度,她害怕疼,已经落下病根的腿,连她睡姿不良,长时间站定,着凉时,“蠢蠢欲动”,她有时候望着镜中的自己,怀疑上天为什么让她学会这种能力,却没有接受的本领,她不能像书中的人们一样,法力治愈!
 
  “晚上好!”微信响了,她抹去眼泪,翻着手机,是冰儿!她意识到自己似乎太软弱了!温和的目光投进了手机,她笑了笑,手指滑过,屏幕亮了起来,她爱惜眼睛,认为亮度太高,对眼睛不好。
 
  “甭客气,直接说吧!”她可不信冰儿是“礼貌的天使”!
 
  “咱想走走别的风格嘛!对了,听说明天有集市,咱们溜达溜达呗!”
 
  溜达?这词莫不是偷学的?敢情自己把她影响了?她不慌不忙地拿起杯子,青花装饰的塑料水杯是从十元店淘的,她喜欢这种风格,淡雅而不失清新。
 
  “我说你在屋,该不是避世吧?”一句话戳到了她的痛处,她懊恼地抓紧水杯。避世?开玩笑,其实穷得吊儿郎当的,你不知道吗?你每次逛街,没看到我都是拎着一箱又一箱的方便面回屋吗?小时候与长大的区别是小时候,方便面是家人给买,长大了,方便面是自己买,进步了,让人心酸!咬牙,火气直奔右半边脑门儿了。
 
  “好!老习惯!明儿吃板面,还有雪糕,雪碧!”她不假思索地入了坑儿。说完,后悔了,冰儿了解她,她是那种吃软不吃硬,在激将法下,主动入坑儿的主儿!
 
  “我得写进行程里!”冰儿开心地说。
 
  “不,等等!”她蒙了,自己怎么回事啊?明天不看书吗?晚了,去就去吧!
 
  集市,是镇上的人最喜欢的场所之一,逢这一日,家家户户像是过年般聚在一起。她已经躲在镇子上许久,远离一个地方最好的理由,是厌倦与过于熟悉。她害怕自己的秘密被人觉察,于是不和他们熟识,除了冰儿,她没有任何朋友,至于异族那些人,不过是她笔下的字码!生,死凭一人掌控!
 
  “请问,带上快乐了吗?”冰儿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兴许是她一路的魂不守舍,令冰儿担心了。
 
  “它今天不在!”她不喜热闹,当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在不合适的频率放飞时,即使扬起的嘴角,笑变得僵硬无力。
 
  “诗彧,瞧那里,棉花糖,好多零食,还有——”冰儿冷不丁地望向了人群的尽头。
 
  “还有冰激凌——你的最爱!”她瞟过大大小小的摊位,忽而一种奇异的感觉,令她的手指微颤,不由自主地握着右手指!是异族人吗?她张望着,肉眼可视的范围毕竟有限,她无法判断此人是谁,在什么地方!心口处隐隐的翕动,她害怕,此人是被驱逐的!所以她心痛!
作品集诗彧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