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4章

时间:2020-12-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4 章

    简宏成以实际行动对田景野表示的极大信任和对田景野能力的极大肯定,让田景野在这美好的春天里精神焕发起来。他破天荒做了件这辈子从小逃避到大的事儿——早跑。更令他没想到的是,早跑后虽然有点儿累,可心情似乎嗑药了似的好。上网搜一下,才知跑步果然刺激内分泌愉悦好心情。

    田景野竟然心情好到早跑路上排队买了一包生煎,去前妻家送给儿子吃。想不到在前妻家楼下,他见到一陌生男人与前妻和儿子一起上车,状甚亲密。田景野张口结舌愣在那儿,等车子尾灯红红地走了,才抬眼看看身边开得一树璀璨的垂枝海棠,悻悻地一笑。早知会有这么一天,可亲眼见到了,还是不快。回家的路上,跑得蔫蔫儿的。

    偏偏,陈昕儿此时来电。因来电显示是上海的座机,田景野听清是陈昕儿的来电,惊讶了。“你你真回国了?”

    “我把孩子托付给朋友。我必须赶回来一趟。没办法,我这辈子都交给简宏成了。”

    田景野再次看看手机,没错,确实显示是上海的座机,他心里有些明白了,但明知故问:“班长在深圳啊,你等下转机过去?你还不如飞香港转深圳方便嘛。”

    “不瞒你说,我想找宁宥谈谈。你刚前几天见过宁宥,能给我她的家庭地址吗?我刚找去她几年前的家,搬了。”

    “我只有宁宥电话,平时都电话联系,她电话你也有,一百年没变了。你直接联系她吧。不过我看你就是缠住她也没用,班长完全是单相思。为什么不从班长那个源头解决问题?”

    陈昕儿叹道:“你不是女人,你不懂。你不知道宁宥见了简宏成就声音变细变软变得像只讨人抚摸的小猫。她完全不需要用嘴表态。”

    田景野噎住,想来想去,宁宥对他与对简宏成没什么不同,对简宏成只有更加坚壁清野。田景野本来还想说点儿劝阻的话,可一想到多年前初见宁宥的一幕,不禁一笑,懒得说了。这个陈昕儿虽然看似女强人派头,可从来在宁宥面前吃瘪,全方位地吃瘪。

    田景野往回家跑的路上,想起初见简宏成和宁宥的一幕幕。

    报到第一天,田景野应曹老师要求,和陈昕儿一起在大门口摆下接待桌。几乎是才刚摆放妥当,一辆异常拉风的雪亮崭新的摩托车轰鸣着窜进宁静的校园,一个大回旋,红尘滚滚地停在他们接待桌前。田景野羡慕得几乎流口水,殷勤地冲上前询问:“大哥,您找哪位?”

    摩托车上的男子慢慢摘下罩住全脸的硕大头盔,狂野地甩甩汗湿的头发,却是一张与田景野差不多年龄的脸。可田景野此时心中早对此人五体投地了。一边的陈昕儿张口结舌地看着摩托男,比田景野的表现更差,甚至都说不出话来。

    摩托男一手夹着头盔,一手指向红榜,“我看到我的名字,简宏成。”

    “啊,原来你就是曹老师惦记的简宏成。曹老师说让你一来就去见他,那边的三层楼,看到吗?一楼,数学教研室。曹老师早在等你了,你原来数学满分,附加题也满分,没想到人也满分,哇。”

    简宏成大笑,伸过手来,跟田景野像成年人似地握个手,又潇洒地与发呆的陈昕儿敬个礼,带上头盔,摩托车轰轰轰地疾驰而去。

    陈昕儿张着小嘴,看简宏成不见人影了,才回过神来,“不是说,未成年人不能骑摩托车吗?”

    “怕什么,戴上头盔谁看得出。”

    田景野一脸神往地看着那边教学楼,恨不得扔下曹老师派的活,跟去再瞻仰瞻仰那个简宏成。陈昕儿也是望着教学楼的方向发呆。直到一缕细细的好听的声音打断他们的遐想。

    “请问,报到是这儿吗?我叫宁宥。”——

    田景野这才不情不愿地将眼睛收回,好在,面前这位号称宁宥的女孩长得好看,大夏天毒辣辣的太阳一个暑假晒下来,居然皮肤还是这么白皙,再配上立体的五官和瘦弱的身板,再配上柔柔的怯怯的笑。田景野这个不识风情的小子竟然一颗心温柔了起来。若说刚才的简宏成是太阳,惹得他田景野热烈地追逐,那么眼前的宁宥正好相反,犹如缠绵于星云间的新月,让人不由自主地微笑。

    但陈昕儿不同,她热情地张罗开了。“你叫宁宥?我找找名册……嗯,你拿着报到证吗?请这儿签字。还有哦,你被安排在203寝室,这是你的寝室钥匙,请在已领取这栏签名。你的名字……可能许多人会念错。不过老话说,秀才读字读半边,起码读音上‘有’和‘宥’是一样的。”

    陈昕儿办事老练,有条不紊,在她的指点下,宁宥依言笑眯眯地静静地照做。但等陈昕儿评论到宁宥的名字时,田景野见低着头的宁宥眯起眼睛深深地一个微笑,笑得像只狐狸,田景野立刻心里灵光一闪,毫不犹豫地代言,“‘有’有三声和四声,一般念三声,但‘宥’是四声,其实刚才宁宥自报家门已经正确地念给我们听了。”然后,田景野好奇地看着宁宥,咦,这么宁静的女孩,竟然也是数学附加题答对的三巨头之一?同为三巨头之一,田景野对宁宥莫名好感。

    而陈昕儿一张脸立刻烧得通红,但她正对着埋头签名的宁宥的头顶,没看到宁宥的笑。只是,等宁宥抬起脸将签名本转回给她时,她无言了。她不说话了,宁宥才开口:“是这些手续了吗?”

    陈昕儿才忙道:“完了,完了。”

    田景野听了又忍不住地笑。幸好,陈昕儿大方,很快调整了状态,还抢在田景野之前对宁宥道:“你没带行李?家就在附近?你是什么中学毕业的呀?”

    宁宥笑眯眯地道:“我弟弟今年也考进一中,在对面初中那儿报到呢。我的行李先放他那儿。等下我可以把行李放你这儿吗?我得先把我弟弟安顿好。”

    陈昕儿一边听一边翻看花名册,“行啊行啊,你放心放这儿,我和田景野都在。哦,你是马山中学考上来的,马山……”

    陈昕儿看向田景野,田景野也觉得这个校名很陌生,还是宁宥不紧不慢地道:“马山镇的中学啊,山坳坳里的,很多老师也不知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