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3章

时间:2020-11-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3 章

    简宏图被闹钟叫醒,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飞快起床,飘到洗手间的时候,连眼睛都还没睁开。哥哥在的时候,打死他也不敢睡懒觉。但摸到牙刷时撞翻了牙杯,异常的响动终于将他惊醒,他捡起杯子愣了会儿,赶紧先去探哥哥的动静。才出门,便见对面的书房门洞开,简宏成对着电脑不知已坐了多久。

    简宏成听见小响动,扭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招呼简宏图走近,才轻道:“大姐在楼下,我没让她看见就回头了。你给她钥匙了?”

    简宏图忙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怎么会,只三个人有钥匙:我,妈,钟点工。”

    简宏成道:“噢,那是问妈拿的钥匙,大概也是从妈那儿听说我在,大清早逮我来了。你等会儿下去告诉她我还在睡觉。”

    简宏图撇嘴,“她现在知道她姓简不姓张了?妈真是好骗!她来干什么?”

    简宏成道:“不知道。晾着她。但你得下去一趟让她知道我们已经起床。对,就这么蓬头垢面下去。挑她一下,她才会心急。她最怕等,越等心里越没把握,最后肯定不打自招。”

    “她会不会吃了我?到底来干什么?”

    “我真不知道,所以逼她自己暴露出来。下去吧,我压着场子,她不会吃你。”

    简宏图简直跟上刑场似的蹭下楼去。蹭到第二截楼梯就忍不住停了,因为大姐简敏敏听到响动,两眼如电扫了过来。但他很快想到,此时不同以往,他不听话的时候大姐再不可能摁着他打屁股,他才干咳一声,装作镇定地往下走。可简敏敏一直逼视着他,令他心里很没底。

    “宏成呢?”简敏敏果然心急,先发制人。

    简宏图装傻,“你怎么进来的?我昨晚反锁的门。哦,哥给你开的门?那你不会逮住他啊,干嘛问我。”简宏图话音未落,只见一团黑糊糊东西冲着自己飞来,连忙抓住,展开一看,却是一条女用内裤。简宏图不禁笑了,幸好昨晚没被哥发现这条他不知哪个女朋友拉下的内裤。

    简敏敏厉声道:“少废话,叫他下来。”

    “你自己上去嘛,哈哈。又没人拦你。”

    简敏敏嚯地起身,可又一声不吭地坐下了。见此,简宏图一颗提着的心落下,笑嘻嘻地回去二楼。一边乱糟糟地喊:“咪咪,嗲精,要不要来拜见我大姐?”

    简敏敏开始觉得不对劲,“宏成到底在不在?”

    简宏图反正已上二楼,跐溜一下拐弯不见了,不理大姐的焦急。可他立刻就被哥抓进书房。简宏成有点奇怪,大姐为什么老老实实呆在楼下,早知如此,刚才他也不用龟息在书房不敢动弹。在他逼问下,简宏图吞吞吐吐交代:“有次晚上……大姐是保姆放进来的,一来就窜上二楼……看,看见我跟……跟朋友,都没穿衣服。汇报完毕。她以后再也不敢乱上二楼。”

    简宏成闷笑,想得出当时的尴尬。在简宏成的授意下,兄弟俩将门一关,各自忙碌,全都不理楼下的简敏敏——

    简敏敏以反客为主的姿势坐在一楼客厅,甚至还侧身背对着楼梯,以示其简家大家姐之风。可老三一去不声响,再等,索性连楼上悉悉索索的声音也灭了,于是简敏敏狐疑起来。如果老二就在楼上,有老二撑腰的老三一定跳得很,怎么肯躲在二楼不下来。难道妈妈家保姆谎报军情?于是,她心头焦躁起来,不知不觉,坐的角度开始偏移,渐渐朝向楼梯。

    而简宏成在楼上书房忽然想到他出资买这间别墅又出资请朋友装修时曾安装的防盗监控,便打开来仔细观察老大的动静。

    三姐弟中,是老三简宏图首先坐不住,抓耳挠腮了一番,便打开房门探出脑袋观察动静。见二楼什么人都没有,他便轻轻叫开书房的门,站到简宏成身边。连他这个主人都不知道家里书房还安着监控这玩意儿,他开始担心起来。“哥,你在这屋里还装了几只探头?有没有联网?会不会你随时可以监视我?”

    “联网?好主意。田景野店里应该有监控装置……”

    “你要真装,我明天起住办公室,不,租酒店公寓住。不自由,毋宁死。嗳,大姐要起身上楼吗?”

    “别打岔。要么用我选的住家保姆,要么联网监控,你任选一种。两种都不选,明天起你跟我去深圳,我时时刻刻盯紧你,这边的业务全移交田景野打理。要不然,妈总有天被你气死。”但简宏成说话时候,两眼盯住监视屏,不放过简敏敏一丝一毫的举止变化。

    “哥,你这话就差了。前几年大姐冷血,你被张立新赶出去不能回来,妈要不是有我陪着,早陪爸去了。不信你去问妈,妈最能给我做证明。嗳,大姐起身了,怎么不是上楼?去厨房干嘛?她难道给我俩做早餐?”

    简宏图没心机,一看见大姐有行动,虽然嘴里叽叽呱呱为自己辩护,眼睛早被监视屏吸引过去,不知他哥的眼睛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儿。而且,他还惊呼起来:“她拿平底锅出来干嘛?她学红太狼?”

    简宏成立刻换回严厉表情,“大呼小叫,像个公司老总吗?不用问了,大姐今天一反常态,她必定有大事找我。你等下只看别说,别被她抓住你的破绽害我被动。”

    简宏图连忙乖巧得近乎谄媚地道:“我知道,谁要敢欺负我,哥一准豁出命去保护我。大姐也知道她拿你没办法,只有通过对付我,让哥的计划破产。我一定乖乖坐哥后面不说话。”

    简宏成一愣,却立即看清弟弟眼睛里闪烁的小诡谲,他便坚持对弟弟展示面瘫,以示并不接受弟弟的讨好。简宏图也早知哥哥是百毒不侵,虽然无趣,可也无奈。好在乐子很快送上门来,监控切换到二楼,只见简敏敏操平底锅在小小回廊逡巡一番,便冲一扇门猛砸下去。动作如此刚猛,配着一身偏淑女的哥弟行头,以及精致打理的头发和细细的高跟鞋,监控屏的画面又离奇又滑稽。简宏图忍不住哈一声笑出来。

    这一笑便暴露了行迹,简敏敏精准地找到出声的位置,精准地打开书房的门。见到抓耳挠腮的老三,简敏敏并不觉得奇怪。简敏敏惊讶的是见到看着桌上一块什么匣子嘴角挂一丝讥笑,全然不把她的进门放在眼里的简宏成,简敏敏惊讶地看清那匣子是监视器,原来她的一举一动早落在简宏成眼里,恐怕早已被解读到烂。于是简敏敏进门便大骂的“缩头乌龟”四个字,前三个字骂得雷霆万钧,照着简宏图打去,但最后一个字不知不觉往下一坠,气若游丝地朝简宏成飘几步,便折身落地,出师未捷身先死。不到一个回合,简敏敏的气势便被打掉三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