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财神宝库(7)

时间:2014-02-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叙述到这里,觉得有必要做一些小说明。)
    (在叙述故事的时候,为了营造气氛,不免绘声绘影,说来煞有介事。若是看故事,真要寻根究柢,把故事当作历史来查证研究,就未免太可笑了,而且很快就会发觉,一切无非都是叙述者的向壁虚构,纯属子虚乌有,到时大呼上当,不如在看的时候,看过就算,不要太放在心上。)
    (这个故事中有关“老板”的部份,应该作如是观。)
    当下江海叹了一声,很诚恳地道:“不瞒你说,老板去世之后,我不像那些昧了良心,吞没老板财产的半吊子,可以对天罚誓,我甚么也没有捞到,也不屑发这种死人财。”
    白老大哈哈一笑:“这些年来,你居然喝西北风过日子,其难为你了。”
    白老大讽刺江海,江海并不恼怒,他道:“我没有趁这个机会发财,并不等于我没有钱,我有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在南太平洋买几个小岛,买几架七四七……的钱还拿得出来!”
    江海口气不小,白老大却知道他并非在吹牛——他跟了老板那么多年,说句粗俗一些的话:就算只是捡老板掉下来的毛:也够他受用的了。
    当时白老大哼了一声,江海凑近了一些,沉声道:“可是我有的那些,比起老板藏在保险箱里的,算是甚么呀!连一条毛都不是!”
    白老大冷笑几声,闭上了眼睛,道:“你虽然像狗一样跟了老板那么多年,可是我敢断定老板不会将他在保险箱里放了些甚么东西告诉你。”
    白老大的话非常不客气,不过江海既然来找白老大,当然知道白老大的脾气,他立刻道:“你说对了,老板完全没有告诉过我保险箱里有些甚么东西,就是他有这样的一只保险箱,也是一次他喝醉了酒之后对我说的。”
    白老大像是略感兴趣,道:当时老板酒后吐真言,他所说的每一个字,你一定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了?“
    白老大推理能力很强,他所料的事情都很准确,江海立刻道:“是,都记得。”
    白老大总算睁开了眼睛,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江海把当时老板说的话叙述出来。
    江海吸了一口气,把当年发生,不到五分钟的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经过情形其实只是老板一个人在独白,他喝醉了酒,叫着江海的名字,道:“我有一个特别的保险箱,在阿尔卑斯保险库,瑞士的一家银行,这件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保险箱……右边……右边……”
    老板很洋化,当时说的是英文,当他说到“右边”的时候,推开了扶看他的江海,摇摇晃晃走进了一扁门,然后站定,伸手指向右,同时望向江海,像是在问他明不明白。
    江海连连点头,老板又道:“右边……第七个,就是我的保险箱,这保险箱,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能够打开……要用密码!”
    说到这里,老板坐了下来,抬起一只脚,江海连忙过去替他脱皮鞋,这时候老板在继续:“密码……密码……那密码……”
    这时候江海心跳剧烈,他以为老板要将密码说出来了,这可是非同小可的大秘密!
    然而老板忽然笑了起来,挥看手:“那一串数字,谁能记得,我也忘记了!”
    江海实在想问:你忘记了,那如何开这个保险箱?
    可是他却咬紧牙关,一个字都不说,他能够伺候老板那么多年,绝非偶然,他知道在主人面前,万万不能多口,尤其不能对主人的秘密,表现有丝毫兴趣。说不定老板这时候是在装醉试探他,他如果表现出对主人秘密保险箱的密码有兴趣,即使不至于人头落地,也必然要被充军了!
    老板一面说一面笑,神情洋洋自得,道:“忘了也不要紧,我记下来了,哈哈,我自作隐语,将数字隐在其中,别人看了,就算认齐了白龙山人的草书,也完全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是甚么意思,哈哈,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才明白。”
    江海听到这里,更是心跳加剧,因为他在老板的醉话中,知道了一个大秘密。
    综合起来,这秘密是:老板有一个秘密保险箱,开做的密码数字非常复杂,老板自己都记不住,所以他亲自作了一套隐语,将数字隐藏其中,而这一套隐语,老板请白龙山人用草书写了下来。老板如果要开做保险箱,只要带上隐语,自然就有了密码。
    江海心头狂跳的原因也很简单——这保险箱中一定有惊人的财富,而他却无意中知道了开放保险箱的方法!
    老板的话说到这里为止,第二天,老板看来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说过的醉话,从此之后,老板再也没有提起过关于那保险箱的事情。
    江海却留了心,留意老板将那幅隐语放在甚么所在,可是却一直没有发现。
    他行事非常小心,在老板没有死之前,不管在人前人后,他甚至于连保险箱这三个字,可以不说就不说。
    所以一直在老板死了之后,他才多方面打听,知道了所谓“阿尔卑斯保险库”是怎么一回事,和在哪一家瑞士的银行。
    白老大和白奇伟显然原来就知道阿尔卑斯保险库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听到这里,白老大也表示出了有相当程度的兴趣。
    显然白老大要白奇伟不开口,可是到了这时候,白奇伟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终于找到那隐语了?”
    江海吸了一口气,还没有表示肯定还是否定,白老大就冷笑道:“找到了也没有用,白龙山人的那一手狂草,谅他也认不齐全!”
    那白龙山人是当时著名的书法家,尤其以“狂草”著称,捧场者不怕肉麻,有说他直追张旭的,当然是扯蛋!
顶一下
(35)
79.5%
踩一下
(9)
20.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