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财神宝库(6)

时间:2014-02-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哼了一声:“谁希罕他的甚么隐语!”
    当时当然我不知道江海相当坦率,他见白老大当其就是为了一段隐语,我也不知道会从这段隐语中引发出许多事情来。
    却说江海有了地址之后,要找白老大当然不是甚么难事,几天之后,他就在农场草堆旁看到了白老大。
    他离远看到了白老大,就大声叫:“有一套大富贵,来送给老大!”
    在这之前,白素有足够的时间告诉白老大,有这样的一个人会去找他,虽然江海出言惊人,可是白老大好像并不是十分欢迎,只不过懒洋洋地举了一下手,倒是草堆后面转出一个人来,笑道:“这不是赤发鬼刘唐要见晃天王的对白吗?”
    刘唐见晃盖,接下来就是《水浒传》中精采的情节“智劫生辰纲”,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了,不必细表。
    而那从草堆后面出来的人,正是白奇伟。白奇伟来探视白老大,父子二人相聚甚欢,已经有好几天了。
    江海为人非常机灵,他虽然没有见过自奇伟,可是一眼之间就判定了白奇伟的身份,他来到了近前,就道:“白老大,天伦之乐乐何如。”
    白老大给他一句话就说中了心中的快乐,呵呵大笑,道:“你也看到我并不寂寞,有甚么话,快说!”
    江海吸了一口气,道:“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听说过瑞士的银行有一种特别的保险库?”
    白老大神情不屑:“有何值得注意之处。”
    这时候江海刚接过白奇伟递过来的一杯酒,他先大大地喝了一口,才压低了声道:“我知道老板在瑞士一家银行的特别保险库中,有一个保险箱。”
    这句话,向老大听了,征了一征,不怎么样,白奇伟却颇为动容。
    由此可知这句话很有份量。
    而使得这句话有份量的,其实只是话中那“老板”两个字— 这两个字出门江海中,白老大和白奇伟一听,就可以知道这“老板”是个专门名词,并不是普称通号。
    江海就是这老板的亲信。
    在当时官场上,甚至于在民间,或者在国际上,只要提起“老板”,大家就都会知道指的是甚么人。
    老板掌握天下财权,是真正的人间财神,不过这个财神却并不造福平民百姓,反而利用权势,把官僚资本耍得出神人化,广开财源,予取予携,千方搜刮,百计聚敛,二三十年间,把天下财富集中到了一人一家的手中,终于刨空了国家的根本,使得河山变色,生灵涂炭。
    老板究竟聚敛了多少财富,确确实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老板的豪语是:“财富可以说出一个数字来,即使是大约的数字,也就不能说是甚么了不起的财富,要拥有根本连数字都说不上来的财富,才能算是富翁!”
    照老板所说的这个标准,现在甚么世界首富亚洲首富包括陶启泉大亨天嘉土王等等,根本不能算是富翁。
    老板的标准定得如此之高,当然是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的缘故。
    老板究竟掌握多少财富,一直没有人能够做出估计,有一些事实,或许可供参考。
    老板并不长命,未到古稀之年,就在一个宴会上,由于一个可笑的意外而一命鸣乎。
    老板的生意遍及全世界,分布在各行各业,他将这些事业交给亲信、亲信的亲信,甚至亲信的亲信的亲信打理,也没有甚么合约文件,反正只要老板在,人人都知道那是老板的生意,其余所有人都是替老板工作而已。
    等到老板天不假年,一死下来,那些事业的管理人,倒是人同此心,全体行动一致,都将自己管理的企业,据为己有— 本来只是替老板工作的董事长,变成了真正的董事长。
    一时之间,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冒出来的这种新富豪,有好几千人之多!
    陶启泉在谈话中,有时候看不起在商业社会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常常会说:这人算甚么!也叫做是银行董事长(或者是航运界巨子甚么的),谁不知道他不过是老板的小管家(或者是老板小管家的管家、老板小管家的儿子等等)!老板一死,替老板管理的事业就算是他家自己的了!
    陶启泉在这样说的时候,神情当然非常不屑,而且往往以一句“真不要脸”作为结束。
    老板分出去给人管理的财富,都可以造成几千个富豪!
    他自己亲自掌握的又有多少?作为他头号亲信的江海,又沾染了多少,只怕没有人说得明白。
    有这样的背景,所以当江海一说到老板在瑞士银行中有一个特种保险箱的时候,听到的人自然而然立刻会联想到天文数字的巨大财富。
    白老大当时外表看来不怎么样,却也不免心动,只不过他掩饰得好,所以不动声色而已。
    后来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向我和白素道:“常言说钱财连心,其是一点不错,生活和钱财的关系太密切了,以至于听到和财富有关,就自然动心,也忘了自己已经是在鬼门关之前徘徊的人了,就算把老板的钱全都弄到手,又怎么样?能够带进鬼门关去的话,老板当年自己还不带走!连这一点都想不穿,一把年纪,算是白活了!”
    白老大这样说他自己,我和白素当然不敢搭腔,白老大算是可以想明白,知道自己当时不免心动的可笑,已经是具有超人的智慧,多少行将就木的老人,还在穷凶极恶、不择手段地楼钱,真好像可以带下去一样。
    白奇伟正当壮年,财富对他来说,当然还有相当程度的意义,所以他的心动程度,远较白老大为甚。
    白老大显然知道白奇伟的心思,他向白奇伟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
    白老大望了江海片刻,笑道:“老板一死,鸡犬升天,小鬼全部成了城隍,阁下本来就已经是城隍,只怕早已做了阎王,还在乎甚么保险箱不保险箱的。”
顶一下
(35)
79.5%
踩一下
(9)
20.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