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算帐(卫斯理系列)(9)

时间:2013-07-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我长叹:“是啊,为了维持权位,他们已到了神经严重衰弱的地步,有甚么人略为批评一下他们的权位,就会出动坦克车!”
    陶启泉用力挥了挥手:“不说这些了,据我所知,如今在积极活动的官商集团,其中也有一个力量,作为总的主持人。”
    我道:“那自然,看谁的职位最高,谁就是了!”
    陶启泉狠狠瞪了我一眼:“你真的不懂,太天真了!职位最高的人,是要摆上台面的,是要作为清廉公正的形象面对全世界的,也要以反对以权谋利的面目出现,可以使全国面姓敢怒不敢言,这种两面三刀,说一套做一套的反戏,他仍玩得纯熟无比,全世界无人能及。这个主要指使人,另有其人!”
    我被他一顿排揎,只好苦笑:“我和官商,一无接触,确然甚么都不懂!”
    我言下之意是:我甚么都不懂,你来找我作甚?
    陶启泉伸手在脸上抚摸着:“像我现在要进行的事,各集团都想啃大口一些,互相牵制,以致无法进行,若是找到了这个主要的人物──”
    听到此处,我当然也听出些名堂来了,我道:“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找到了这个牵线人,由他来安排利益的分配,事情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陶启泉吁了一口气:“正是!”
    说到这里,我当然更明白他的“找一个人”是甚么意思了。他确然要寻一个人,而且,要寻的是甚么人,他不知道!
    我看到陶启泉用一种期盼的眼光望着我,我忙双手连摇:“你把那么深奥的问题来问我,那是问道于盲,我肯定,我不能给你任何帮助!”
    陶启泉并不出声,我又道:“以你的经商经验,关系网之广,你应该知道,该找甚么人下手的!”
    陶启泉苦笑了一下:“起先,我也认为是这样,以往,我也有许多次‘利益输送’的经验,渠道都很畅通,可是,这次,需要走通的是总渠!”
    我道:“以你的能力和地位,若然还找不到这个‘总渠’的话,那就证明根本不存在这个总渠!”
    陶启泉大摇其头:“不,存在的,只不过我还没有找到,我正通过各方面的力量在找──”
    我实在不想和他多讨论下去,所以我忙道:“那太好了,你总可以找到的!”
    陶启泉望了我半晌,很是恼怒:“你把门封得那么死,一点也不肯帮我!”
    我苦笑:“老兄,我怎么能知道这个庞大的统治集团,纳贿之门何在,你这不是在开我玩笑吗?”
    陶启泉盯着我,似是一脸不谅解之色,我叹了一声:“好,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既然所有集团,都是以权谋利,那么,当然是权位最高的人,就是你要找的人!”
    陶启泉瞪了我一眼:“是啊,我去找他,对他说:”主席先生,你通知各部门别为难这计划了,就照我的条件批准,我额外拿十亿元出来,其中两亿归你个人,其余八亿,给你上下打点,你看如何?‘你看,我有没有把这番话说完的机会?“
    我也感到可笑,只好道:“你当然要对他私下说!”
    陶启泉怒道:“我派你去说如何?”
    我也没好气:“说来说去,根本不关我的事!”
    陶启泉气呼呼,我的脸色也不好看。
    温宝裕对我道:“我明白陶先生的意思,你认识一些地位非常特殊的人,可以去说。”
    我呆了一呆:“你是说黄蝉、朱槿她们?”
    陶启泉大声道:“真是!”
    我心中暗叹,我真算是领教商人的生意手段了,真是甚么方法都想得出来,只要有利可图,削尖了头,哪里有缝,就往哪里钻!
    连这样的方法,陶启泉都想得出来。
    我吸了一口气,本来想一口拒绝,但是一转念之间,我道:“其实,你太心急了些。”
    陶启泉道:“甚么意思?”
    我向他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他镇定一些,我道:“你打算用十亿元来打通关节?”
    陶启泉道:“二十亿也可以──时间就是金钱。”
    我笑了起来:“你真是聪敏一世,糊涂一时了,你准备了那么多钱,还怕没有人来拿吗?何必要你去找人,只要放点风声出去,自然有人会主动来找你了!”
    我的这番话,实在是无可反驳的,那些陶启泉口中的“饿狗”,既然见肉就咬,见骨就争,有了那么大的一块肥肉,只怕连掩掩遮谮的行动都不再造作,飞扑上前,张口就咬了,哪里还用自己去找人送钱!
    说了这番话之后,我等着陶启泉的反应。
    陶启泉只是定定地望着我,我立即在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他对我的讥嘲,接着,他摇头:“你还是一点都不懂!”
    我不服气:“我哪一点说错了?”
    陶启泉道:“你每一点都说错了!”
    我反倒笑了起来:“请逐点指教。”
    他居然毫不客气:“好!第一,二十亿,或更多,对这个我要找的人来说,根本不算甚么,他们的胃口,大到你难以想像的程度,别说是国家一级领导人了,就算是一群虾毛,只要手中有权,也就无不狮子大开口。第二点,别说他不会来找我,就算我找到了他,也要好话说尽,他还要诸多推搪,你给他钱,还几乎要跪在地上,求他笑纳,这规律,和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行事规律,大不相同。第三点,整件事,如果无限期搁置,对他本人,或是他所代表的集团来说,一点损失也没有,反倒可以得到‘坚持原则,不损害国家利益’的美誉。第四──”
顶一下
(9)
81.8%
踩一下
(2)
18.2%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