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算帐(卫斯理系列)(8)

时间:2013-07-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他道:“你说的那个财阀,是一个独裁政权的核心分子,对不对?”
    我点头:“对,谁都知道,他的财富,来自民脂民膏,在全国百姓头上刮来的。”
    陶启泉喟叹:“这就是了,像我们这样做生意的,财力再雄厚,也有个限度。有一句成语,叫‘富可敌国’,可知真正富有的是‘国’──那不是普通的商业王国,而是真正的‘国’,当这个国度的制度,是一个统治者或一个统治集团独占的局面时,统治者才是真正的富,无可估计的富有!”
    陶启泉所说的这番话,我自然同意,掌握了一国度,普通的商人,如何比拟?
    可是我不知道陶启泉忽然提出了这一点来,目的何在,所以我一时之间,没有出声。
    陶启泉又道:“这个国家就算再穷,但是拥有这个国家的,还是可以极有钱。中非共和国够穷了吧,几乎可以说是赤贫了吧,但是它的独裁者想过皇帝瘾,单是一个登基典礼,也可以花费以千万计美元。菲律宾这国家够穷了,甚至国家收入的一个来源,是靠女性国民到别的国家去帮佣。可是,它的独裁者夫妇,在外国银行的存款,就超过一百亿美元──究竟有多少,谁也无法估计。”
    我吸了一口气:“我对你所说的,完全同意,可是,你为甚么要对我说这些呢?”
    陶启泉却不理会我这个问题,自顾自道:“如果,只是明显地一个统治者,情形就比较单纯,但如果是一个统治集团,情况就复杂多了。”
    我索性不再问,由得他发挥下去。
    陶启泉果然大大发挥:“在这个统治集团之下,必然有权的人就敛财,而敛财的多少,也和谁手中的权力大小成正比。因为有权就有财,所以权越大越好,因此也就在一个大统治集团之下,形成了许多小集团,许多小集团相互之间,会有利益冲突,但久而久之,他们就会明白,冲突对敛财行动有害无益,而天下财富之多,敛之不尽,所以渐渐也就各行其是,可是,若是总权力丧失了,所有小集团也就失去了敛财的能力,故还是有一个总的中心。”
    陶启泉是在分析一个庞大的统治集团中的各小集团,如何各凭神通,利用自己所能掌握到的权力在积聚财富的行为,我对他的分析,很是同意。
    我补充道:“你的分析有理。历史上,手中有权的人,聚财的本领,无非是贪污而已。贪污能贪得了多少?现代有权的聪明人多了,会利用权力,直接参与商业行为,因为他们有特权,所以商业行为对他们来说,比你们商人,容易多了!”
    陶启泉苦笑:“这个自然,商业政策由他们来订,他们的消息,比谁都灵通,翻云覆雨之间,财富就成倍地增长。那是官商的特点,我们做生意,要靠冒险,要靠自己的眼光。而官商有特权,是有赚无亏的,财神爷站在他们那一边,他妈的,真不公平!”
    我心想,陶启泉如此激动,当然是在和官商的打交道过程中,受了不少气之故。
    我道:“话题扯远了吧?”
    陶启泉苦笑:“还是有关系的,官商各凭恶势力,成为许多小集团,其中也不断有互相吞并倾轧,一旦在政治上失势,自然也会垮台,所以权力至上。在表面上,以权谋财,是不正当的行为,所以表面看来,光明正大得很,可是暗中肮脏的勾当,不知有多少!”
    我叹了一声:“此所以民主政治,令人向往──当然也有以权谋利的,但总不敢于如此猖狂。”
    陶启泉道:“正由于他们大部分的行为,还都在黑暗中进行,所以也需要有一个力量,成为中心,来作平衡调度,互相之间,不致于发生太大冲突,这个中心人物,作用极大。”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我渐渐听出一点头绪来了,我道:“这个中心人物,可以协调各小集团之间的冲突?”
    他道:“是,而且,应该也有力量,使各小集团在某种程度上听他的话。”
    我皱起了眉,陶启泉吸了一口气:“如今,我要面对的一方,大约有七个,或十个已形成的小集团,每个小集团都有强大的背景,上至主席总理,至不济,也是退休司令,已故元帅,小集团的负责人,有的是亲信,更多的是子女──”
    我缓缓地道:“你的油田开发,是一块大肥肉,这些小集团都想分肥,是不是?”
    陶启泉愤然道:“这群饿狗──”
    我忙道:“不是饿狗,他们早已吃饱了,只是想吃更多而已。”
    陶启泉改口道:“这群……这群……”
    他一时之间,想不出甚么形容词来,愤然顿足:“这群东西的胃口,大得难以想像,真难相信,人心的贪婪,竟可以到这个地步!”
    对陶启泉的这个指责,我多少有点不以为然,我道:“人心的贪婪,本来就是无止境的!”
    陶启泉叹:“贪得无厌,就算是人的本性,可是也要取之以道才是啊!”
    我笑:“你这是‘五十步笑百步’了,你说将本就利,这是正常的谋利方法,他们说以权谋利,来得更直截了当,各有各的法道。”
    陶启泉恨恨地道:“那不如去抢?”
    我道:“这些官商的行为,比抢更不堪,那是公然的,大规模的掠夺,钱不会从天下掉下来,他们在外国银行中数以亿计的存款,都是老百姓的血汗,民脂民膏,都是在蛀虫国家的财富,是国家的蟊贼!”
    温宝裕突然插言:“真有趣,凡是这一类人,都习惯把钱存在外国银行之中!”
    陶启泉道:“当然,因为在本国,他们这种行为,是靠权位支持的,一旦权位略有动摇,立刻就甚么也没有了。他们的行为进行得虽然公然,但终究还是见不得光的。对他们来说,如何维持权位,是第一要务!”
顶一下
(9)
81.8%
踩一下
(2)
18.2%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