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温莎的风流娘儿们(4)

时间:2021-04-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莎士比亚 点击:

福斯塔夫  孩子们,我快要穷得鞋子都没有后跟啦。 
毕斯托尔  好,那么就让你的脚跟上长起老大的冻疮来吧。 
福斯塔夫  没有法子,我必须想个办法,捞一些钱来。 
毕斯托尔  小乌鸦们不吃东西也是不行的呀。 
福斯塔夫  你们有谁知道本地有一个叫福德的家伙? 
毕斯托尔  我知道那家伙,他很有几个钱。 
福斯塔夫  我的好孩子们,现在我要把我肚子里的计划怎么长怎么短都告诉你们。 
毕斯托尔  你这肚子两码都不止吧。 
福斯塔夫  休得取笑,毕斯托尔!我这腰身的确在两码左右,可是谁跟你谈我的大腰身来着,我倒是想谈谈人家的小腰身呢——这一回,我谈的是进账,不是出账。说得干脆些,我想去吊福德老婆的膀子。我觉得她对我很有几分意思;她跟我讲话的那种口气,她向我卖弄风情的那种姿势,还有她那一瞟一瞟的脉脉含情的眼光,都好像在说,“我的心是福斯塔夫爵士的。” 
毕斯托尔  你果然把她的心理研究得非常透彻,居然把它一个字一个字地解释出来啦。 
尼姆  抛锚抛得好深啊;我这随口而出的话好不好? 
福斯塔夫  听说她丈夫的钱都是她一手经管的;他有数不清的钱藏在家里。 
毕斯托尔  财多招鬼忌,咱们应该去给他消消灾;我说,向她进攻吧! 
尼姆  我的劲头儿上来了;很好,快拿金钱来给我消消灾吧。 
福斯塔夫  我已经写下一封信在这儿预备寄给她;这儿还有一封,是写给培琪老婆的,她刚才也向我眉目传情,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一霎不霎地望着我身上的各部分,一会儿瞧瞧我的脚,一会儿瞧瞧我的大肚子。 
毕斯托尔  正好比太阳照在粪堆上。 
尼姆  这个譬喻打得好极了! 
福斯塔夫  啊!她用贪馋的神气把我从上身望到下身,她的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炙我。这一封信是给她的。她也经管着钱财,她就像是一座取之不竭的金矿。我要去接管她们两人的全部富源,她们两人便是我的两个国库;她们一个是东印度,一个是西印度,我就在这两地之间开辟我的生财大道。你给我去把这信送给培琪大娘;你给我去把这信送给福德大娘。孩子们,咱们从此可以有舒服日子过啦! 
毕斯托尔  我身边佩着钢刀,是个军人,你倒要我给你拉皮条吗?鬼才干这种事! 
尼姆  这种龌龊的事情我也不干;把这封宝贝信拿回去吧。 
       我的名誉要紧。 
福斯塔夫  (向罗宾)来,小鬼,你给我把这两封信送去,小心别丢了。你就像我的一艘快船一样,赶快开到这两座金山的脚下去吧。(罗宾下)你们这两个混蛋,一起给我滚吧!再不要让我看见你们的影子!像狗一样爬得远远的,我这里容不了你们。滚!这年头儿大家都要讲究个紧缩,福斯塔夫也要学学法国人的算计,留着一个随身的童儿,也就够了。(下。) 
毕斯托尔  让饿老鹰把你的心肝五脏一起抓了去!你用假骰子到处诈骗人家,看你作孽到几时!等你有一天穷得袋里一个子儿都没有的时候,再瞧瞧老子是不是一定要靠着你才得活命,这万恶不赦的老贼! 
尼姆  我心里正在转着一个念头,我要复仇。 
毕斯托尔  你要复仇吗? 
尼姆  天日在上,此仇非报不可! 
毕斯托尔  用计策还是用武力? 
尼姆  两样都要用;我先去向培琪报告,有人正在勾搭他的老婆。 
毕斯托尔  我就去叫福德加倍留神,
 说福斯塔夫,那混账东西,
想把他的财产一口侵吞,
 还要占夺他的美貌娇妻。 
尼姆  我的脾气是想到就做,我要去煽动培琪,让他心里充满了醋意,叫他用毒药毒死这家伙。谁要是对我不起,让他知道咱老子也不是好惹的;这就是我生来的脾气。 
毕斯托尔  你就是个天煞星,我愿意跟你合作,走吧。(同下。) 


第四场  卡厄斯医生家中一室
   快嘴桂嫂及辛普儿上。 桂嫂  喂,勒格比! 
      勒格比上。 
桂嫂  请你到窗口去瞧瞧看,咱们这位东家来了没有;要是他来了,看见屋子里有人,一定又要给他用蹩脚的伦敦官话,把我昏天黑地骂一顿。 
勒格比  好,我去看看。 
桂嫂  去吧,今天晚上等我们烘罢了火,我请你喝杯酒。(勒格比下)他是一个老实的听话的和善的家伙,你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样的仆人;他又不会说长道短,也不会搬弄是非;他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喜欢祷告了,他祷告起来,简直像个呆子,可是谁都有几分错处,那也不用说它了。你说你的名字叫辛普儿吗? 
辛普儿  是,人家就这样叫我。 
桂嫂  斯兰德少爷就是你的主人吗? 
辛普儿  正是。 
桂嫂  他不是留着一大把胡须,像手套商的削皮刀吗? 
辛普儿  不,他只有一张小小的、白白的脸,略微有几根黄胡子。 
桂嫂  他是一个很文弱的人,是不是? 
辛普儿  是的,可是在那个地段里,真要比起力气来,他也不怕人家;他曾经跟看守猎苑的人打过架呢。 
桂嫂  你怎么说?——啊,我记起来啦!他不是走起路来大摇大摆,把头抬得高高的吗? 
辛普儿  对了,一点不错,他正是这样子。 
桂嫂  好,天老爷保佑培琪小姐嫁到这样一位好郎君吧!你回去对休牧师先生说,我一定愿意尽力帮你家少爷的忙。安是个好孩子,我但愿—— 
      勒格比重上。 
勒格比  不好了,快出去,我们老爷来啦! 
桂嫂  咱们大家都要挨一顿臭骂了。这儿来,好兄弟,赶快钻到这个壁橱里去。(将辛普儿关在壁橱内)他一会儿就要出去的。喂,勒格比!喂,你在哪里?勒格比,你去瞧瞧老爷去,他现在还不回来,不知道人好不好。(勒格比下,桂嫂唱歌)得儿郎当,得儿郎当……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