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麦克白

时间:2021-04-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莎士比亚 点击:

剧中人物


邓肯  苏格兰国王 
马尔康
道纳本  邓肯之子 
麦克白
班 柯  苏格兰军中大将 
麦克德夫
列诺克斯
洛  斯
孟提斯
安格斯
凯士纳斯  苏格兰贵族 
弗里恩斯  班柯之子 
西华德  诺森伯兰伯爵,英国军中大将 
小西华德  西华德之子 
西登  麦克白的侍臣 
麦克德夫的幼子 
英格兰医生 
苏格兰医生 
军曹 
门房 
老翁 
麦克白夫人 
麦克德夫夫人 
麦克白夫人的侍女 
赫卡忒及三女巫 
贵族、绅士、将领、兵士、刺客、侍从及使者等 
班柯的鬼魂及其他幽灵等 

地点

苏格兰;英格兰

 

第一幕

--------------------------------------------------------------------------------

第一场 荒原
      雷电。三女巫上。 
女巫甲  何时姊妹再相逢,
雷电轰轰雨蒙蒙? 
女巫乙  且等烽烟静四陲,
败军高奏凯歌回。 
女巫丙  半山夕照尚含辉。 
女巫甲  何处相逢? 
女巫乙  在荒原。 
女巫丙  共同去见麦克白。 
女巫甲  我来了,狸猫精。 
女巫乙  癞蛤蟆叫我了。 
女巫丙  来也。① 
三女巫  (合)美即丑恶丑即美,
翱翔毒雾妖云里。(同下。) 

第二场 福累斯附近的营地
      内号角声。邓肯、马尔康、道纳本、列诺克斯及侍从等上,与一流血之军曹相遇。 
邓肯  那个流血的人是谁?看他的样子,也许可以向我们报告关于叛乱的最近的消息。 
马尔康  这就是那个奋勇苦战帮助我冲出敌人重围的军曹。祝福,勇敢的朋友!把你离开战场以前的战况报告王上。 
军曹  双方还在胜负未决之中;正像两个精疲力竭的游泳者,彼此扭成一团,显不出他们的本领来。那残暴的麦克唐华德不愧为一个叛徒,因为无数奸恶的天性都丛集于他的一身;他已经征调了西方各岛上的轻重步兵,命运也像娼妓一样,有意向叛徒卖弄风情,助长他的罪恶的气焰。可是这一切都无能为力,因为英勇的麦克白——真称得上一声“英勇”——不以命运的喜怒为意,挥舞着他的血腥的宝剑,像个煞星似的一路砍杀过去,直到了那奴才的面前,也不打个躬,也不通一句话,就挺剑从他的肚脐上刺了进去,把他的胸膛划破,一直划到下巴上;他的头已经割下来挂在我们的城楼上了。 
邓肯  啊,英勇的表弟!尊贵的壮士! 
军曹  天有不测风云,从那透露曙光的东方偏卷来了无情的风暴,可怕的雷雨;我们正在兴高彩烈的时候,却又遭遇了重大的打击。听着,陛下,听着:当正义凭着勇气的威力正在驱逐敌军向后溃退的时候,挪威国君看见有机可乘,调了一批甲械精良的生力军又向我们开始一次新的猛攻。 
邓肯  我们的将军们,麦克白和班柯有没有因此而气馁? 
军曹  是的,要是麻雀能使怒鹰退却、兔子能把雄狮吓走的话。实实在在地说,他们就像两尊巨炮,满装着双倍火力的炮弹,愈发愈猛,向敌人射击;瞧他们的神气,好像拚着浴血负创,非让尸骸铺满原野,决不罢手——可是我的气力已经不济了,我的伤口需要马上医治。 
邓肯  你的叙述和你的伤口一样,都表现出一个战士的精神。来,把他送到军医那儿去。(侍从扶军曹下。) 
      洛斯上。 
邓肯  谁来啦? 
马尔康  尊贵的洛斯爵士。 
列诺克斯  他的眼睛里露出多么慌张的神色!好像要说些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似的。 
洛斯  上帝保佑吾王! 
邓肯  爵士,你从什么地方来? 
洛斯  从费辅来,陛下;挪威的旌旗在那边的天空招展,把一阵寒风搧进了我们人民的心里。挪威国君亲自率领了大队人马,靠着那个最奸恶的叛徒考特爵士的帮助,开始了一场惨酷的血战;后来麦克白披甲戴盔,和他势均力敌,刀来枪往,奋勇交锋,方才挫折了他的凶焰;胜利终于属我们所有。—— 
邓肯  好大的幸运! 
洛斯  现在史威诺,挪威的国王,已经向我们求和了;我们责令他在圣戈姆小岛上缴纳一万块钱充入我们的国库,否则不让他把战死的将士埋葬。 
邓肯  考特爵士再也不能骗取我的信任了,去宣布把他立即处死,他的原来的爵位移赠麦克白。 
洛斯  我就去执行陛下的旨意。 
邓肯  他所失去的,也就是尊贵的麦克白所得到的。(同下。) 

第三场 荒原
      雷鸣。三女巫上。 
女巫甲  妹妹,你从哪儿来? 
女巫乙  我刚杀了猪来。 
女巫丙  姊姊,你从哪儿来? 
女巫甲  一个水手的妻子坐在那儿吃栗子,啃呀啃呀啃呀地啃着。“给我吃一点,”我说。“滚开,妖巫!”那个吃鱼吃肉的贱人喊起来了。她的丈夫是“猛虎号”的船长,到阿勒坡去了;可是我要坐在一张筛子里追上他去,像一头没有尾巴的老鼠,瞧我的,瞧我的,瞧我的吧。 
女巫乙  我助你一阵风。 
女巫甲  感谢你的神通。 
女巫丙  我也助你一阵风。 
女巫甲  刮到西来刮到东。
到处狂风吹海立,
浪打行船无休息;
终朝终夜不得安,
骨瘦如柴血色干;
一年半载海上漂,
气断神疲精力销;
他的船儿不会翻,
暴风雨里受苦难。

顶一下
(21)
75%
踩一下
(7)
25%
------分隔线----------------------------
栏目列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