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寻梦(卫斯理系列)(10)

时间:2012-02-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白素补充了一句:“我看这种树,一定是白杨。”
    我当时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并不认为路旁的树是白杨还是榆树有甚么重要。但是当我在听到杨立群叙述他的梦境,讲到了路旁的那种树,我心中的吃惊,不必细说,各位也可以了解。
    刘丽玲神情惘然:“我不知道那是甚么树,我只是顺手摘下了一片树叶,放在口里含着,继续向前走,经过了一座相当高大的牌坊,不知道为甚么,我不是穿过牌坊的中间部分过去,而是绕过去,因为牌坊的旁边,根本没有路,我绕过去的时候,一脚踏在一个凹坑中,跌了一交,脚踝扭了一下,很痛— ”
    刘丽玲讲到这里,停了片刻:“每次当我做完同样的梦,醒来之后,我就像是真的跌过一交一样,脚踝一直很痛。”
    刘丽玲的话,我只是含汉糊糊地听着,因为这时,我心中在想别的事,而且感到很吃惊。我做着手势,吸引刘丽玲的注意,同时问道:“那牌坊……上面应该有字,你可曾注意到?”
    刘丽玲道:“有,上面是‘贞节可风’四个字,我跌了一交之后,站起来,向牌坊吐了一口口水,心里很生气。”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白素向我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刘丽玲看到了白素的手势,扬了扬眉,表示询问。我和白素,都假装没看到她的这种询问的神情。
    可能由于我们假装得十分挫劣,所以给她看了出来。她用一种不满的声调道:“两位,这个梦,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秘密,从来也未曾对任何人说起过。”
    白素忙道:“多谢你对我们的信任。”
    刘丽玲叹了一声:“希望你们听了之后,有甚么意见,不要保留。”
    我道:“其实,也不是甚么,根据中国乡村的一种古老观念,有一种女人,不能在贞节牌坊下面经过,如果这样做的话,被记念的那个贞节的女子,会对她不利,你在梦里,自然而然绕过去— ”
    刘丽玲不等我说完,就“啊”地一声:“我明白了,在梦里,在……那个梦里,我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
    我汉糊其词地道:“大抵是这样。”
    刘丽玲伸手在脸上抚摸了一下:“一定是这样,因为我后来,还做了一件十分可怕的事。”
    这时,我对刘丽玲的梦,已经感到了极度的兴趣。趁她叙述停顿,我过去倒了一杯酒给她。
    刘丽玲接过了酒杯来,她十分不安,有极度的困扰。可是她拿酒杯的姿态,喝酒的动作,仍然维持着优美。
    她喝了一口酒:“我挣扎着起身,忍着脚脖拐上的疼痛— ”
    她讲到这里,我又陡地震了一震:“你说甚么?你刚才说甚么?”
    刘丽玲怔了一怔,由于我的神情紧张,她又想不到甚么地方说错了话,所以不知所以。我忙道:“你将刚才的话,再讲一遍。”
    刘丽玲道:“我站起来,忍住脚踝上的疼痛— ”
    我摇头道:“刚才,你不是这样讲。”
    刘丽玲用更不解的神情望着我,我提起脚来,指着脚踝:“刚才,你称这个部位叫甚么?”
    刘丽玲侧了头,想了极短的时间,才“啊”的一声:“是啊,刚才我不说‘脚踝’,而说‘脚脖拐’,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为甚么会用这样一个词,可以这样叫?”
    我道:“这是中国北方的方言,你曾经学过这种语言?”
    刘丽玲摇头道:“没有,那有甚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那有甚么关系,只是做了一个手势,请她继续讲下去。
    刘丽玲呆了片刻:“我一路向前走,心情越来越紧张,再向前走,前面是一道围墙,走近去,看到墙脚处,有人影一闪,走在我前面。”
    刘丽玲道:“这时,我心中紧张到了极点,我连忙躲起来,躲在一丛矮树的后面,那种矮树上有很硬的刺,我躲得太急了,一不小心,肩头上被刺了一下— ”
    她讲到这里,伸手按住她的左肩,近胸口处,向我和白素望来,神情犹豫。
    在她讲到那种灌木上有刺的时候,我已经知道那是荆棘树。我“啊”地一声,说道:“那是荆棘,给它的刺刺中了,很痛!”
    刘丽玲的神情仍然很犹豫:“会留下一个……疤痕?”
    我呆了一呆,一时之间不知道为甚么她要这样问。我想了一想:“这要看被刺到甚么程度,如果刺得深了,我想会留下疤痕。”
    刘丽玲出现了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我笑了起来:“你在梦里被刺了一下,不必担心会留下疤痕。”
    刘丽玲叹了一口气:“两位,说起来你们或许不相信,我被那尖刺刺中的地方,真的有一个疤痕。”
    我大声道:“不可能!”
    这时,我已经被刘丽玲的叙述,带进了迷幻境界,话讲的极大声,而且,现出了决不相信的神色。
    刘丽玲又叹了一声。那天晚上,她穿的是一件浅米灰色的丝质衬衣,十分高贵。她解开衬衣扣子,我看到了那个“疤痕”。
    “疤痕”并不大,位置恰好在她的胸围之上,肩头之下,近胸处,就是她刚才指着的位置。其实,那也不算是甚么“疤痕”,只是一个黑褐色的印记。刘丽玲是一个美人,肌肤白腻,这个印记,看来碍眼。
    她立时掩起了衣服,抬起头,以一种微询的眼光,望着我和白素。我立时道:“这是胎记,每个人都会有,不足为奇。”
顶一下
(44)
77.2%
踩一下
(13)
22.8%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