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秋夜深深

时间:2022-12-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用户8045 点击:

  他来自山顶,她从河谷走出,他们成了同桌。三年的函授总算结束了,他们从相遇,相识到相知,向一场梦。

秋夜深深

  在最后一天日子里,所有的学员都呼出长长的气,三三五五走到一起,到管子里作最后的晚餐,而后各奔东西。他的家不允许他作高中档的消费,只好默默地坐着,等着大伙的离去。她走到他的面前说:“刘,都走了,我们也去搓一顿,算是最后的告别。”

  他望着她,很不好意思地说:“我……好吧!”

  他和她走进一个僻静的餐管,他点了两肉一菜一汤,她要了一瓶红葡萄酒,他和她面对面坐着。

  她为他斟满酒,自己也倒上一杯,说:“来,相识一场,高兴高兴。三十五年了,中师函授,三沟通读专科,现在又来读函授本科,一辈子就读书,造化弄人,读书好,教书也好,读走了丈夫的关心,教走丈夫的爱,读得了一身的病,教得了孤零零一个人。”

  他端起酒杯,狠狠地喝下一大口,轻轻吟诵道:“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她看着他,莞尔一笑,说:“不要那么伤感,人生在世,总有很多的不如意,过些时间就好了,该吃吃,该喝喝。”

  他提起筷子,给了她一个笑,她为他再斟上一杯酒。

  晚风轻轻地吹,透过车水马龙,他们走进了公园的石板铺成的林荫道。虽然已是秋天,枝条上还是绿汪汪一片,他抬头望着天空的飘飞的彩云说:“天空,彩云飘飞,要去何方,地上,黄叶堆结,归途在那里?”

  她笑着说:“还真会欣赏自然的嘛!三年了,还是头一次听你念这个句子。”

  他笑了,很有自性地说:“如果在年轻十年,我会再读研究生。活到老学到老,是教师的使命。”

  她说:“也许吧,下一轮。”

  他深深地念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快奔五十的人了,不会再有下一轮。”

  他们慢悠悠地走着,那一个一个的画面在眼前浮现出来。

  那是第一次报道的第一天,她写完了笔记,他却只写了几个字,他对她说:“借抄一下好么?”她爽快地答应了,他揉搓着眼睛说:“眼花了,黑板上的看不清楚。”

  上午和下午,他在听,她努力地记录,他很满意地对她说:“你辛苦,我请你吃饭。”

  她很客气地说:“不用,就那么点事情,再说,我们不熟,破费你真不好意思。不跟你去了,明天见!”他望着离去的她娇小的背影说:“我叫刘海和,来自马鞍山小学。”

  第六天的清晨的八点,早点店铺,他点了油条和豆浆,找了个地方坐好,提起筷子的时候。她也走了进来。他站起来走向她说:“来,早点我买。”她微微一笑,说道:“谢谢!”坐在他的对面。

  他们一路走向学校,她告诉他,她性张,叫捻针,河谷的拉歌小学。那里风景很美,攀枝花,凤凰花火火的,一年四季,流水长长。唯一的不足就是夏秋很热很热。她打算在那里一直生活工作下去,直到退休的那一天。

  第十天的下午,学习阶段的任务完成了,他对她说:“谢谢老师对我的帮助了,凭我,不知要抄到猴年马月。” 她望着他,笑容满面,没有回答。

  第二期,她和他不约而同地住在同一家旅馆,她带着很多东西,大包小包的。他帮她,从一楼提到了四楼,她分给他花生、红糖、葵花籽,又分给他甘蔗和攀枝花。他不接受,他走出门。她生气地说:“快过年了,分给你一点点而已,在推辞就是看不起人了。虽然我长得丑,但我有好良心。”

  他有些无奈,转回身说:“真不好意思。”

  她笑着说:“请注意,拿人的手短,吃人的最短。”

  第二天上了两节课,他请假了,生病的妻子打来了电话说,儿子发生车祸。他忙着收拾书本,她小声对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冷静些处理,慌不得的,哦,对了,笔记我会抄好,过几天发给你。”他对她点了一下头表示很感谢,便急匆匆走出教室……

  月亮升起来了,月光婆娑,树影飒飒,凉风徐徐地吹,她对他说:“明天以后,我们也许某个日子还会碰到,也许,那是永久的记忆了,我和你走在月光下,我们……”

作品集感人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