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愿望猴神(连锁下集)(7)

时间:2011-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倪匡 点击:

    奈可一个字一个字,小心翼翼地将那张健一留给我的便条,念了一遍。他总算是尽了责。念完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我真不知道他在说甚么。不过,他真的辞了职,而且,立刻离开了东京,走了。”
    我呆了半晌。
    健一的话,我也不是全部明白,可是我至少懂得甚么叫作“我看到了自己”。也明白健一看到自己的地方,就是板垣和云子幽会场所的那个怪房间之中。
    健一在那怪房间里看到了自己!
    我脑中一片混乱,急于想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因为健一既然将便条交给奈可,在这之前,他一定曾和奈可联络过,我要知道详细的情形。
    我忙道:“奈可,你别急,你要将情形详细告诉我,愈详细愈好!”
    奈可的声音听来很苦涩:“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没有长途电话费,我……我……”
    我立时道:“你挂断,再打给我,由我这里缴费。”
    奈可高兴了起来,大声答应着。
    我和健一离开云子的病房之后,由于健一的安排,而且在疯子之中,云子是十分文静的那一类,医生断定她不会对人有伤害,所以允许奈可可以选择任何时间,陪伴着云子。
    奈可这家伙,对云子真有一份异乎寻常的深厚感情,他所选择的时间,是全部时间。也就是说,他一直在陪伴着云子。
    医院方面事后说,云子有了奈可的陪伴,精神好了许多,如果不是她仍然一直在翻来覆去说着那几句话,从外表看来,简直和常人无异。
    奈可却很伤心,因为云子成了疯子。他一直在对着云子喃喃自语,叫着云子的名字,不断要云子说出她的心事来,他一定替云子分担,哪怕事情再困难,他也愿意负责。
    由于奈可不断对云子在自言自语,看起来又伤心又失常,以致一个不明情由的实习医生,有一次,反倒认为奈可是病人,而云子是来探病的!
    云子对于奈可的话,一点反应也没有。当晚,奈可向医院要了一张帆布床,就睡在云子的病床之旁。这本来是不许可的。
    但是医院得到了好几方面的通知,云子这个女病人,和极重大的案件有关,要尽一切方法,使她能恢复记忆。奈可的作伴,也是方法之一,所以医院方面只好答应。
    睡到半夜──这是奈可的叙述──奈可突然被一阵啜泣声所吵醒。
    奈可本来不愿意醒过来,因为他实在太疲倦。可是据他说,这一阵哭泣声极伤心,听了之后,令人心酸之极,觉得就算发出这种哭泣声的,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也应该立即放弃仇恨,转而去帮助这个在绝望中哭泣的人。
    所以,奈可揉着眼,坐了起来,当他坐起身之后,他看到云子就坐在床沿,哭着。那种伤心欲绝,使人一听,心就向无底绝壑沉下去的啜泣声,就是云子所发!
    奈可怔怔地望着云子,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才好。云子在以前,不是没有对奈可哭过,有好几次,云子曾伏在奈可的肩上流泪。
    奈可自然知道云子在大都市中挣扎,日子并不如意,心情的开朗是表面化的,所以每当云子哭的时候,他总是尽量轻松地道:“怎么啦?阳光那么好,又不愁吃,又不愁穿,应该快乐才是,为甚么要伤心?”
    云子是一个性格坚强的女子,每当奈可这样说的时候,她便会立时昂起头来,将头发掠向后,同时也抹去眼泪,现出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情来:“谁说我伤心了?我根本很快乐!”
    在这样的时刻,奈可便只有暗暗叹气。他当然知道云子的话,不是她的心底话,但是奈可自己既然没有力量可以使云子的生活真正幸福快乐,除了顺着云子的话打几个哈哈之外,他也不能做些甚么。
    自从云子的声带出了毛病,不能再歌唱之后,云子有更多次对着奈可流泪的经历,但是每一次,也都能及时地表现自己“并不伤心”。
    在奈可认识云子以来,从来也未曾见过云子这样哭过,云子哭得这样伤心,奈可张大了口,想安慰她几句,但是喉咙发干,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他只是怔怔地看着云子哭,过了好一会,他只觉得自己也想哭,但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哭,总不是很体面的事,所以他竭力忍着,声音干涩:“云子,别哭了好不好?每一个人的生活都不如意,哭并不能改善生活的环境,别哭了好不好?”
    云子仍然哭着。
    奈可又喃喃地说了很多安慰话,云子仍在哭。
    奈可一赌气:“好,哭吧,看哭对你有甚么用,有甚么好处!”
    奈可在这样说的时候,根本没有期望云子会回答自己甚么话。可是云子却突然开了口,她仍然在一面啜泣着,一面说话,她的声音,也是同样伤心欲绝,听来令人心碎。她道:“至少我哭过,你连哭也不能随心所欲,你也想哭,可是你不敢哭!”
    云子这几句话,说得极其清醒,令得奈可一时之间、忘记了一个精神失常的人不会讲出那样清醒的话来。在那一刹那间,他只是被云子的话怔住了,想到了他自己。
    无论在生活中多么不如意,无论受了多少屈辱,无论为了活下去,做过多少自己不愿做的事,无论在大都市的夜生活中打滚,多么令人觉得自己的卑贱,可是正如云子所说那样,他连哭都不敢哭!
    一想到这一点,奈可几乎忍不住要放声大哭起来。
    可是也就在这一刹那间,他还未曾哭出声,就陡地省起,云子一定已经清醒了,不然不会讲出这样的话来!
    刹那之间,他大喜过望,忍不住高声呼叫起来:“云子,你醒了!”
    云子说道:“我根本没睡着过!”
    奈可更加高兴,跳下地,站着,挥着手:“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你从神智不清中醒过来了!”
顶一下
(11)
52.4%
踩一下
(10)
47.6%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