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暖的岸

时间:2022-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冰蓝水晶 点击:
  光阴荐苒,岁月流转,转眼,又是一年新年时,又到一个归乡季,每逢佳节倍思亲,人在他乡,心在故园,相隔虽远,心却相牵,家永远是心灵深处最温馨的港湾,父母永远是远行儿女心灵的皈依。

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暖的岸
 
  小时候,年是那一件件漂亮的新衣服,花花绿绿充满了欢喜和憧憬,长大后,年是母亲凝望的眼眸,是那一份深深的惦念和浓浓的牵挂。不觉间,旧年又成为翻过去的一页,新的一年来到在我们面前,年关迫近,大街小巷都弥漫着节日的喜庆,男女老少都流露出灿烂的笑容,车站,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大包小包,都在奔向回家的方向,哪怕万水千山,风雨兼程,都抵挡不住回家的脚步。
 
  无论你在外多风光,多落魄,无论你漂泊多远,多久,无论你经历何种风雨,受到多大委屈,无论外边的世界多精彩,家永远都是心灵深处最温馨的港湾,为我们遮风挡雨,永远都在那里静静等待着游子的归来,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打点行囊,踏上回家的路。
 
  当我们从我们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期间倾注了父母多少的心血和爱,父母是那个当我们跌倒的时候,用温暖的手拉我们起来,为我们拂去身上的尘土,鼓励我们迈出更加坚实步伐的人,是那个当我们生病的时候,昼夜无眠,精心呵护,直至我们重新焕发健康活力的人,是那个当我们犯错误的时候,毫不犹豫原谅我们,耐心教育我们走好脚下每一步路的人,是那个快乐着我们的快乐,幸福着我们的幸福的人,是那个当我们远在外,永远牵挂我们的人。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生活的苦涩有三分,你却吃了十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你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每当听到刘和刚的这首《父亲》,总会激起我内心深处的弦,想起父亲。他为这个家和我们的成长付出了太多太多。记忆中,每次离开家,父亲都会送我到车站,当我踏上西去的列车,越行越远时,可他却一直挥动着那双温暖的双手不舍离去,在我心中定格成永恒。如果说我们是一只风筝,父亲的双手就是那根线,不管我们飞多远,他的爱会永远伴我们一路前行“…父爱如山,母爱似海,为儿为女不说苦,不求儿女多富有,只求儿女都幸福。”
 
  在网络上广泛流传的一道“亲情计算题”——假设你和父母分隔两地,每年你能回去几次,一次几天?除掉应酬朋友、睡觉,你有多少时间真正和爸妈在一起?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是72岁,就算爸妈能活到85岁,这辈子你到底还能和爸妈相处多久?
 
  假如父母再活30年,假如自己平均每年回家1次,每次5天,减去应酬、吃饭、睡觉等时间,真正能陪在父母身边的大概只有约24小时,30年总共才720小时,差不多一个月。这样的答案让人感觉残酷,又如此现实。
 
  算完这道亲情计算题,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忏悔自己对父母情感的疏忽,每个人都会渐渐长大,渐渐离开父母的视线。学校、社会、朋友、恋人、异乡、漂泊……都在一点点拉开我们与父母的距离,而一年中留给父母的时间却是缩了又缩。父母会在我们的忽视中快速老去。那原本有限的亲情数据,在我们的账本上不停递减,有朝一日总会归零。
 
  我们在一天天的长大,父母却在一天天的老去,我们总觉得父母的老去遥遥无期,转眼,他们已乌丝变银发,矫健的身躯开始步履蹒跚,年轻的脸庞开始布满皱纹,“丝丝白发儿女债,道道深纹岁月痕”。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世界上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人生短暂,尽量多回家看看,多陪陪父母、别爱得太迟!他们在乎的不是我们挣钱多少、官职大小,而是我们是否平安,健康、快乐。也许一句关心的话语、一束美丽的鲜花、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灿烂的笑容都会让他们内心倍感温暖。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父母都不爱,又怎么可能爱朋友、爱社会。更何况为了培养我们,我们的父母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天空是鸟儿的家,海洋是鱼儿的家园,大地是小树的家,父母是我们心里栖息的地方,是我们前进的动力和精神支柱,有他们的地方就有家。
 
  无意间看到一则新闻,一个临刑的黑老大被处死前忏悔:“如果能重新来过,只要能跟亲人们生活在一起,能时时照顾他们,哪怕拍点小摊,做点小生意,我也愿意,一定要善待亲人和朋友。”人们常说,人世间最伟大的爱莫过于父母之爱。你有多久没有回家看望过父母?有多少次让他们的爱成为等待?常怀尽孝之心,常思尽孝之道,常做尽孝之事。
 
  年关愈近,年味愈浓,回家的日程更近了,打点行囊,回家过年……
 
作品集亲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