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怀念爷爷

时间:2022-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青蛙皮炒火腿 点击:

  近日正在阅读萧红的作品,今天读到一段“我得知他们的意思是说旧皮球还没有破,不能买新的。于是把皮球在脚下用力捣毁它,任是怎么捣毁,皮球仍是很圆,很鼓,后来到祖父面前让他替我踏破!祖父变了脸色,像是要打我,我跑开了!”

  “从此,我每天表示不满意的样子。”

  这段话让我也想起来我的祖父。

  在我的家乡,没人叫祖父,我们都叫爷爷。

  爷爷当过兵,海军,勇毅。我小时候常常幻想着爷爷在军舰之上屹立如树,海军帽檐的飘带好像有生命一般和风一起舞蹈,整齐的蓝白条衫满是肃穆的热烈,好像那不是蓝色而是血一样的黑色。大海之上满是神秘和庄严,偶尔有几只不甘寂寞又不问世事的海鸟低空掠过,像是在嘲笑地发出一声嘎吱嘎吱,但我明白军人心中肯定也在嘲笑它们吧。

  他们站成一排,像树,不过是蓝白色的树,似乎每一个军人都能和大海对话一样,可能是大海也在阅读他们,唯有这样才能让整日的海漂生活能有几分跳动的生机。到后来我才知道,常常幻想这一幕的还有婆婆,那眼神之中满是自豪的味道,像有一双翅膀,一边扶摇腾空一边播种故事,有那么几个瞬间好像迫不及待地要拿出爷爷的勋章,微笑着起纹的嘴唇,没有手舞足蹈都肯定是碍于长辈的威严。后来我有时想起,那定是我们不能想象的无尚荣耀。

  以前的房子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每一间房间都连接在一起,就像一个循环的圈。好像每一间房间关着的时候都锁着一个秘密,敞开的时候又像是一片欢愉的土地。有时阳光洒在二楼家里的阳台上,伴随着芬芳的喇叭花飘洒着生动的紫色,洋溢着一种温馨的律动,好不怀恋却又只能在回忆中试着抓住这丝狡黠。碍于淘气,小时候经常欺负弟弟,也说不出个道理,总感觉自从有了弟弟之后婆婆的爱就分掉一半走了,有时竟还比一半更多,这多么不公平!

  然而爷爷可以说是全身心投在弟弟身上了。我不太懂,为什么“你是哥哥就应该让着弟弟”,好像以前讲不出什么道理来反驳或者是我根本就不敢反驳。而我记得最清晰就是一次我故意找弟弟茬,一边夺过电视遥控器一边把零食拱在自己身边,我脸上满是神气,眼睛好像也没有正视他就一把将他夹在自己的手臂之下。可这小子也是机灵,可能是有经验了,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我推开跑去找婆婆了。可我们彼此都知道找婆婆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就像是个公开的秘密,一直伴随着我长大:婆婆是不会打我的,手心手背都是肉阿!

  于是我还是一边咆哮一边追他,好像要把平日里积怨已久的愤怒全部倾泻而出,也不管他这只小水壶能不能装得下我的狂怒。好像人都是这样,有时我们不顾一切地做成一些事情,往往只是为了发泄情绪,也说不上是自私,就全当活得率真吧。他也是顽皮,知道找婆婆于事无补,只好一边哭泣一边奋力嘶叫着“爷爷爷爷”。就这样,我们在家里的循环圈中奔跑着一回又一回,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听见一阵关门的声音,我就暗自警觉不好了,肯定是爷爷回来。但我也不傻,我能做得唯有跑到院子里躲一阵子,木已成舟不能直面海军阿!

  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叫躲上一阵,只是感觉那个时候能说出这样的话的人肯定很酷!就好像小学老师来检查作业了,小明说“我作业没做先出去躲上一阵”。但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没过几分,爷爷就从二楼下来了,手里握着一根竹条。我一看就知道没戏了,也只能坦白从宽了。那以后我有了两点体会:一,弟弟怎么一天有那么多的眼泪可以流出来?如果我用瓶子装起来,那肯定可以养蝌蚪了,说不定蝌蚪都变成青蛙了他的自动出水器都还在出水。二,没过多久我就偷偷地不漏声色地把爷爷的竹条扔了,然后我告诉婆婆是被鸟叼走了。当时婆婆也只是眯着眼睛并没有笑出声,一边说我淘气一边说长大了就好了。我现在才惊觉:去哪找这么大一只鸟呢?

  如今我来到了陌生的城市,开始了自己选择的路,爷爷去世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在我闲暇之余我还是想起有一排人屹立在军舰之上,像树,海军帽檐的飘带好像有生命一般还久久地飘扬在那边大海之上。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爷爷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