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爷爷

时间:2022-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小林子 点击:

  一直想写写爷爷,以表达为孙的感激敬爱,却始终不知从和说起。关于爷爷早年的经历,知之甚少。偶尔从父亲口中了解一二,虽不足以体现这个人的伟大,但姑且写出来,略表未忘恩之意。

  爷爷十三时,没了父亲,便下地干活,独自扛起家庭经济来源的重任。爷爷22岁取妻,26岁离异,育有一儿一女,后来再一直未娶。爷爷是一个比较看重教育,供他三妹读了高中,供我父亲也上了高中(再到后来帮助父亲供我姐弟几个读初中或者大学)。其中的困苦我不得而知,相必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日子一定苦不堪言。

  在父亲23岁时,父亲娶了我母亲。农村的封建观念,男孩才能传承接代。于是在我妹妹出生后,58岁的爷爷已有7个孙女,1个孙子。对于这个封建观念的问题,我从不置可否。因为没有这封建的观念,也就不会有我,因为我在姐妹中排行老七。所以作为唯一的男孩,我深知为了我,他们要付出好几倍的牺牲。要我说出爷爷太封建我真的不敢启齿。

  打我记事起,我就知道,爷爷是一个聪明多才的人。

  从小记得爷爷什么都会,家里用的箩筐,其他很多种小农具都是爷爷亲手制作。爷爷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石匠,在我小时候,爷爷还年轻,村里谁家建窑洞或者砌个墙之类的,一般都会请我爷爷。至于爷爷到底参与了多少工程建设,我并不知道,但是从爷爷为我娶媳妇准备的三孔窑洞,我能感受到爷爷的石匠活干的相当精湛。特此配图。正面的面石的纹理清晰整洁,那便是爷爷亲手一锤一锤打出来的(多数)。另外听父亲说关于建窑洞的一些经过顺便在此处写出。在我出生不久,爷爷就计划建窑洞并催促我父亲开始打石头。于是爷爷和父亲两人便一炮一锤把块石从石山上打下来,然后又一块一块把石头从山脚背在另一座山的山顶(因为我家就住在山顶)。我不敢在想像在那个交通不便,全靠人力,是经过多少个日日夜夜才能完成如此大如此艰巨的工程。我不清楚建窑洞到底用了多少石料,上万块?应该不止,但是我知道块石准备地绰绰有余,因为把砌墙的块石都准备了。

  爷爷还会做豆腐,其实我喜欢吃爷爷亲手点的豆腐,有传统豆腐的香味。只是这几年交通便利一般都去购买,便不再自己做了。总之我相信,如果不是一个聪明的人是不会这么熟练的掌握这么多的手艺的。

  爷爷是一个"古板"严厉的人。

  关于爷爷是一个"古板"严厉的人,主要从爷爷和父亲之间关于农耕的争执中得出的。爷爷认为每块地每年都得倒茬(就是连续不可种植相同植物),而且严格按照传统的倒茬方法。父亲则认为必须倒茬,但是可以灵活修改一下倒茬方法。爷爷就是不同意。为这几乎每个夏季爷爷和父亲都会争个面红耳赤。播种时,爷爷也有一套考核标准,总是责怪父亲把种子埋的太深或者太浅会导致苗出不起,完了还得补种等等,父亲通常会反驳一两句,但是在爷爷强烈的批评甚至责骂下,顺从了事。有一次我问父亲为啥经常和爷爷吵架,父亲扶着我的头笑着说:“咱父子以后不像我们父子。”

  爷爷也是一个慈爱的爷爷。小时,我们很期盼爷爷能去城里赶集,因为爷爷一般会带回来饼干或者糖馍馍之类稀罕品,让我们解馋。当姐姐带着小孩回来时,爷爷逗外孙的情景我现在很清晰:爷爷平躺在炕上,小孩骑在他的胸前,爷爷一会儿用双手把他的外孙举起来一会儿有轻轻地放在胸前。我们在旁边都着小孩,让他亲一下老爷爷,小孩就用他满含口水的小嘴亲了老爷爷。弄的爷爷也满脸口水。爷爷便会说“完了买几个猪尾巴让娃吃吃”(偏方中说吃猪尾巴能缓解小孩流口水),我们围观的都小了。后来我听姐姐们说爷爷是如何的疼我。姐姐们说我快满一岁了的那个春天,有天天气很暖和,姐姐把还未见过外面世界的我抱了出去晒太阳,不幸却被爷爷发现,很是把他们训斥了一顿,说这么冷的天不怕把娃着凉了。

  儿时的我,按爷爷的话说,是一个捣乱破坏份子,对于这个评价没我到什么异议,因为从姐姐们的口中也能找到很多证据,比如家里的东西没见我时一般井井有条,见了我之后就想见了土匪似的东一件西一件;还有一只被我用鞭炮爆破的塑料桶等等。另外爷爷还给我一个评价“人家能文能武,看看你现在别说文武,单说文都没有。”给我这个评价的时候我10岁左右。一般一个班六七个人,我就是第五六名,而且作文不是找姐姐们代劳就是抄,还有最低语文成绩18分的事实。在这些实际情况面前,似乎当时的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爷爷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