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眼睛,眼镜

时间:2022-11-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笑君 点击:

  天地赋予人的,不仅是生命,还有一双眼睛。

  当然,其他的动物也有眼睛。站在人的角度看,他们的眼睛,似乎只是眼睛而已。

眼睛,眼镜

  眼睛,让我们分清了前后左右、上下高低的位置与层次,也让我们认识了大小、美丑的不同与差别,还让我们熟悉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五彩缤纷,更让我们能够感知风雨的冷暖与天地间的阴晴圆缺。

  人,有了眼睛。人便可以掌握人世间的一切,人也就与天地成为一体了。

  试想,人若没有眼睛,人会是什么样的形态呢?不仅如同盲人那般无趣,恐怕整个世界也会是个无聊的洞洞。

  不得不说,是眼睛让我们清楚地明白了人类的存在,还是不同于其他任何物种,更是主宰与领导着天地资源的一个独一无二的形象。

  就人本身来说,眼睛只不过是多种器官之一,与“诸位”一样,担负着规定的任务。但是,眼睛的地位特殊,是悬在脑门上的,既扶峭攀崖,又“一览众山小”。既上托“苍生”,又下安“同僚”。

  眼睛,有大有小,有宽有窄,有明有暗,有美有丑,各具其形,各争其美。最关键的,是眼睛必须在眼睛的位置,不能“躲猫猫”,更不能让别人看不见。若是挪到其他的什么地方去了,不方便不合适不说,恐怕人也会因此而成为另类了。

  眼睛与人而言,既要发挥功能,又要生得美,才是人最欣慰的事情。眼睛不美,人是不高兴的。因为,人与人相逢,出入“外交”场合,尤其是谈恋爱见男女朋友等,都是有比较的。

  眼睛的作用,是看天看地,看人看物。也就是说,眼睛看见了,人才会有感知,头脑等其他器官才能辨识与分享。也让人,成为真正的人了。

  眼镜呢?是由眼睛派生出来的,是帮助和保护眼睛的一个物件。

  眼睛是生长在人的脑袋上的,也跟身体的其他器官一样,在岁月中老化,在风雨中衰弱,还会在生活中变得……最典型的是,有人成为近视眼睛,有人成为散光眼睛,有人成为青光眼睛,还有人成为色盲。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基本上都会成为老花眼睛。

  眼睛出现了问题,除了医学上的一些防护与治疗,最便捷、最有效的办法便是佩戴眼镜。因此,走在大街上,不论老少,不分男女,很多人的鼻子尖上都架着一副眼镜。当然,有人佩戴的是隐形眼镜,别人看不见。也有人为了方便,在眼镜腿上系根绳子,挂在脖子上呢!

  有了眼镜,这眼睛基本上也就完好如初了。而且,还为人增加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比如,有人变得儒雅,像个学者。有人的形象气质陡升,像个老板。也有人,一下子倒成老头、老太太了。

  年轻时的我,因为长得不帅,总想着在形象上做些改变,让外在的气质有所提升。本不是近视眼睛,却也戴上了眼镜,还是一副阔边、方形的金丝眼镜。对镜一照,额头阔达了,鼻梁也挺直了,整个人仿佛换了一副模样,有些“文化人”的感觉了。

  当然,我戴的是平光加变色的眼镜。初戴,很沉,压鼻梁,扎耳朵根,很是不舒服。最不能说的,是喝水、吃饭容易熏上热气,蒙上一层雾,都看不见东西了。另外,阴雨天、晚上,眼镜就成了一个防护罩,挡住了本来就很微弱的光芒,平坦的路倒成了坑坑洼洼的曲折之途。

  还有,很多知道内情的人,是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的。一位叔叔去世了,我随父亲去祭奠。一行人,戴着眼镜的有两位,一个是我,还有一个是我弟弟,他是真的近视眼睛。就在我为叔叔下跪叩首时,父亲却使劲地扯了扯我的衣袖,并严肃地说:“拿掉眼镜!”

  一时,令我有些愕然,又无言以对,只得摘掉了眼镜,并迅速地揣到口袋里去了。

  接下来,轮到我弟弟下跪叩首。父亲却平静如水地站在一旁,没有任何表示。他也是自然的就位、下跪、叩首,那副闪闪发亮的眼镜依旧在鼻梁上,随着身体与脑袋的一起一伏,行云流水似的飘荡着,自然而无任何意外。

  这个过程,定格在我的脑子里几十年了,总也未曾褪去,却又不知道怎么述说。快五十岁时,我的眼睛真的退化到需要戴上老花眼镜,才能看得清文字的时候,便有了某种感悟。

  俗话说:人到四十四,眼睛便长刺。我的眼睛倒没长刺,看书、看手机却模糊了,直至没有眼镜就跟盲人差不多。怎么办?只能佩戴眼镜了。最先佩戴是150度的,嘿!戴了眼镜跟不戴眼镜竟然是两个世界。可是,没到两年便不行了,换了一副200度的。过几年又不行了,再换了一副250度的。我暗自好笑,岂不就是二百五吗!还怪呢?我和太太每年的体检报告明明写着,我的视力正常,她的视力有问题。可她呢?看书看手机不要眼镜也可以。我倒好,离开眼镜便寸步难行。近日,眼镜又不行了,需要换个300度的。不由得让我产生了一丝疑惑,难道……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