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姐姐

时间:2022-10-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一泓夜雨 点击:
  一直觉得,姐姐是个很温暖的称谓,她承载着女性的慈爱与温柔,蕴含着同龄人之间的相通与共识。她在履行姐姐的责任与使命时,被父母安排照顾弟弟妹妹时,她就会有着像母亲一样的细致入微,宽容与宠溺,却又不会像母亲那样繁琐与专横。过度束缚与限制。

姐姐
 
  很多时候,在母亲面前,我们都是违心地,唯唯诺诺敷衍了事,而在姐姐身边,则可以肆无忌惮地撒娇与淘气。如果说,母亲是一棵树,为我们遮风挡雨。那么,姐姐就是一把漂亮的花纸伞,无论晴天雨天,都是我们最温馨的需要,最贴心的陪伴。人生路上,若能有姐姐携手同行,沿途风景将会明媚灿烂。
 
  很庆幸,我有姐姐,自从出生以来,我就一直享受着除了母亲,还有来自姐姐的关心与疼爱。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发现自己不但是父母捧在掌心的明珠,还是姐姐心中的小公主。在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关爱中慢慢成长,让我从容地走过了天真无邪的童年,悠然地渡过了懵懂无知的少女时期,这些年来,漫步风雨人生路,感谢姐姐朝夕相伴,关爱始终如一,我明白,这是亲情的力量,无论我长得多大,在她心中,我还是以前那个甩不掉,扯不断的小尾巴,喜欢形影不离地跟在她身后调皮捣蛋的小跟班。
 
  有姐姐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姐姐,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无可替代的角色,温暖了我细水长流的平淡日子。记得我小时候,我都是由姐姐拉扯的,我出生在七十年代末,在当时的农村,刚刚结束了多劳多得的生产队工分制,转为分田到户,家家户户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水田与旱地。村民们都欢天喜地,温饱解决了,日子有奔头了,生活有希望了。大家都起早摸黑地精心侍弄着自己的田地,这是当时以土地为生的农民的真实生活。
 
  我的父母也不例外,全力以赴地扑向了土地。家里的孩子,就由大的照顾小的,这种现象几乎存在于那个时代的每个家庭里。大人们忙着上地下田,年长的孩子,不但要侍候弟妹,还有喂养家禽,洗衣做饭等等。我们家里人口多,为了一家人丰衣足食,母亲围起竹篱笆养了猪,还有鸡鸭等等。姐姐生不逢时,出生在穷困潦倒的时期,仅仅比我大了十年的她,小小的肩膀,过早地背负起了家庭的责任与重担。
 
  每一天都忙得像个管家的小大人,在放学回来与假期的时间里,她不用父母操心,就懂得合理有序地安排自己的工作。在我朦胧的记忆里,她经常带着我一起,去割猪草拾柴火,煮糟糠碾玉米粒来喂家禽。用大木盆把一家人的衣服,捧到村前的小河里洗,无论春夏秋冬,严寒暑热,洗衣服的工作,一直是姐姐做的。
 
  当时,没有自来水,家里也没有水井,姐姐就用两只木制的小水桶,去村里共用的大水井挑水回来,每一趟姐姐只能装两半桶水,多了她挑不起来,一趟一趟地来回,直到储满水缸,够一家人一天的用量。天天如此反复循环,哪一天不挑也没水用的,这是姐姐每天雷打不动的工作了。
 
  姐姐对我说,我还小的时候,赶上农忙时节,家里忙不过来,我就成了很明显的累赘了。姐姐只能背着我去村里的小学读书。我哭了,她怕吵到同学们,就走出教室,把我哄安静了,再回去上课。班里也有几个同学,像她一样,背着弟妹上学的,老师也是村里人的,大致环境相同,家家都如此。老师也是很体谅与理解的。
 
  这事在后来姐姐对我提起时,还半嗔半怨地责怪我说:背着你这个爱哭猫去读书,我的成绩能有多好呀,一节课能听半节,已经是谢主隆恩了。每逢这时,我心里都充满了不可言喻的愧疚感,虽然明明知道姐姐是在开玩笑,可我总觉得,始终是因我的年幼无知,不谙世事造成了姐姐的麻烦与困扰。
 
  让她本来快乐无忧的学生时代,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随着时光慢慢流逝,岁月静静流转,我也随着花开花落的节奏,在四季交替中长大了。少女时期,很多很多不便与母亲言说的青春萌动与玲珑心事,都倾诉于姐姐,她以过来人的身份,谆谆善诱,让我顺利地渡过了青春期,渐渐成熟了心智,为走好未来人生路的每一步,垫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走出校门,第一次离开家,去外地工作时,姐姐已经出嫁了,那时候的通讯没现在方便,手机电话也不是人人都有的。姐姐常常在忙完一天的工作后,在深夜里执笔给我写信。在信里一遍遍地教导我,在外面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要学会保护自己,别轻易相信别人。要自重自爱,对于追求的男生,要做到当断即断,喜欢就喜欢,不喜欢也要婉转地拒绝。感情不是游戏,不能够拖泥带水,最后弄得两败俱伤。
 
  每一次,读着姐姐的亲笔信,闻着淡淡的墨香味儿,想着姐姐低头伏案,在昏暗的灯光下聚精会神地奋笔疾书的恬静样子,我的心就感觉绵绵软软的。无论离得多远,姐姐浓浓的爱,就像千丝万缕的丝线,紧紧地缠绕着我。让独在异乡的我感到无比的温暖。每一个单调乏味的日子,因有了姐姐心的牵挂与信的陪伴,而变得阳光明媚。绚丽多彩。
 
  工作闲暇之余,给姐姐回信,也是我的一大乐趣。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透过笔尖流泻而下,像一个个小小的可爱精灵,通过绿色信使,在我们姐妹间脉脉回流。一字一句都直抵对方的灵魂深处。天涯咫尺的感觉,心近了,距离还会远吗?
 
  后来,我也谈恋爱了,然后水到渠成地结婚,嫁作他人妇。清楚地记得,在出嫁前的晚上,姐姐作了很多经验之谈。苦口婆心地叮嘱我,到了新家后,如何做一个上贤礼下的好媳妇。对公婆要孝顺,对小姑要包容,对妯娌要和气等等。
 
  说着说着,姐姐情不自禁,她泣不成声地搂着我,说:“我的傻妹妹,在我们一家人心里,你就是我们含在嘴怕化,捧在手心怕摔的小公主,从小到大,家里虽然贫穷,没有锦衣玉食,可我们的家是温暖的家,我们一直都宠着你,从来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你的性格倔,可姐知道你的心是善良的,就是刀子口豆腐心。嫁过去后,凡事要忍忍,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我们这样包容你,体谅你,理解你的。傻妹妹,你一定要幸福,姐舍不得你呀,以后,有什么事要回来跟姐说,别装在心里憋屈。”
 
  我的泪也下来了,明天就要披起嫁衣,走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有对父母亲人的依恋,也有对新生活的彷徨与迷茫。毕竟是人生的一道大坎儿,我又如何能从容地洒脱面对呢?此刻的我,也需要姐姐给予的温暖与安全感。我把头深深地埋进姐姐的怀里,说:“姐,我在你们面前倔,只是恃宠而骄罢了,没有了我任性畅游的海洋,没有我可以随意撒娇的场景,妹自然懂事了,自然会乖巧的,姐,放心吧,我会幸福的,一定会。”
 
作品集亲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