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父母的心

时间:2022-10-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钟利 点击:

  这一年,眨眼般的光阴,不知不觉春节悄悄临近,老父老母在家却盼候已久…“爸妈,家里冷不冷?”,一通电话,除了问候还是问候,除了关怀还是关怀,每次想到爸妈,心里都特别温暖,在他们面前我表达的不多,像个孩子一样也常常在通话后暗自内疚,暗自湿了眼眸。

父母的心

  每次通话几分钟后爸都说:“没什么事就挂吧,家里一切还好”可他每次都等我先挂,妈也是如此,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为我操劳惦记太多,什么都得扛着,都得兜着,害怕影响我工作影响我学习,担心我吃的不好,睡得不安,妈好几次住院都不说,都是出院后才告诉,是不是也担心我会过得不好而忧虑,是不是也怕我承担太多而受不住…

  我很少知晓他们昨天是什么想法,今天是什么心情,他们总默默无微不至的替自己着想,虽然有时想法在我们年轻人看来不太妥当,可为人父母的他们,却用粗糙的双手拼尽一生为孩子争取每一丝的安稳生活,用血与汗水攒下了每一分劳累所得,为孩子将来所准备。

  妈常唠叨:“家里并不富裕,有合适的要珍惜,年龄大了乡下家庭会有人嫌”……爸妈的想法很真挚,同时也给了我无尽的暖意,连忙碌时都不忘惦记,多存一分,将来就少一分的压力,爸妈这话的心思我很理解,他们希望可以看着子女幸福,可以像当初抚养子女长大一般,看着乖孙长大,可以一家欢聚在一起度过年老。

  妈在电话里头说:“工作哪边现在冷不冷,冷就要多穿点衣服…快过年了,今年什么时候回家?”……听着妈关怀与盼切又吞吞吐吐的声音,心里莫名的酸楚一下涌现,并语气柔和的微笑着:“妈,你别担心,我穿的好暖,倒是你和爸两人在家要穿暖一些,大概过年前几天才放假,回家时我给你打电话。”

  挂完电话后静静的站在一旁好久,看向窗外淅沥沥下起的小雨,抬头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泪,体会着父母常孤独在老家的那种心情,含辛茹苦把子女拉扯长大,转眼间想看一眼都难,有时连想听一声爸爸妈妈都要隔久在几次电话中才能听到一次。

  我的老家是一个橘子脐橙之乡,有中国蜜桔之乡之称,在这里每家每户都种了许多的果树,生活全是源自果园的收获与零工所得,一踏进老家的边界,两边山坡种满了果树,十多年以来,父辈们用双手开辟了一片又一片的山园生活,老家的每一对父母们也踏进过许多人家的果园,挑断过许多扁担,磨破了许多的箩筐。

  总是一身颇旧的衣服在身,一顶草帽一双袖子一根扁担一对箩筐一把剪枝刀,每年七八月份开始,当天蒙蒙亮时就吆喝起乡亲们开始采摘橘子,大多都由乡下的母亲们挑担子,父亲们则装车与打称,每担橘子大概都有九十来斤,每天一人平均都要挑上百来担,一个来回平均也有个一里路甚至远不止。

  可又多少人知道果园山上的坡是多么陡,又有多少人知道当下起小雨大雨还在采摘橘子的父母们是多么艰辛,也有不少挑着担子的父母在山中滑落摔倒,还是赶时间的站起身拍拍膝盖上的泥土,憨笑的说声:“没事”……

  继续捡起散落的橘子挑起担子一颠一颠往山下走,每天都夜幕降临后才回家,收入一天下来也有好几百,但这是用血汗换取来的,他们的疲惫从来都用笑容掩饰。在外这么多年来,我并不太了解父辈们的生活,远在他乡的我只知道很苦很苦,也知道很多父母常常含着泪教育子女要争气。有时白天累的十分疲惫,回到家还要做饭洗衣喂家禽,可是爸妈咬牙坚持了很多年,爸是一位朴实诚恳的农民,妈是一位善良仁慈的乡下妇女。

  她与爸一起用瘦弱的的身子撑起了家,抚养着孩子们长大,他们对孩子很是严厉,其它孩子可以玩的,我们不准碰,一点儿错事就罚,从小受了很多爸爸的鞭子,还记得儿时有一次摘了邻居家桃子,爸狠狠的用鞭子抽打在我的手上,直到双手上浮现条条血色痕迹才转身到门口卷起一支烟,妈看着心疼,跑过来抱住自己又轻揉我的手又细声的问疼不疼,看着母亲仁慈心疼的脸庞,看着父亲难受的背影,我低下头暗暗的掉起了眼泪,也渐渐明白打在我的手上痛在父母的心上。

  他们总是默默的付出,不辞幸苦的教导自己的孩子,他们没什么文化,只能割痛通过粗鲁的行动让孩子懂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随着长大,越来越理解当初父母的心,在城市的这些年中深深感受到来自遥远老家的呼唤与挂念,长大后,爸妈时常与我唠叨唠叨日常,生活过的如何,工作还顺利吗,他们从来不过问需要存多少钱,要有多出色,只希望平安踏实就好,在老家一群父辈们也常坐一起聊聊家常。

  谈谈孩子,每当别家父母谈论自己孩子今年寄了多少孝敬时,妈总微笑的说;“孩子他自己有自己的生活,他寄多少我也给存了起来,将来再给他”,这话是以前二伯说给我听的,妈的话让人听着随意,心里也难免失落,可爸妈从来不给我说,从来做着我意想不到的事,把苦往肚吞,从来都那么自私,什么累活都要有个份,离开家乡的这些年,每当怀念起在他们身边时的笑容,偶尔撒个娇的幸福,都倍感温暖。

  我也曾给爸妈说:“别太累了,生活过得去就好,你们照顾要好自己,别的事不用担心”,爸总开玩笑的说;“那你就要踏实争气点,早日成家生个孩子来给你妈带带,让我们也享享带孩子的乐趣”…一句很简朴的话说着简单,却也透露了他们心中何尝不是想带带乖孙到处欢笑,半生的年华都在山上度过,山下的清福他们也很渴望,渴望的白了头发,瘦了身子。

  家!还是原来的家,爸妈除了把家里劳务忙完,还会常去接活,用了十几二十年的时间积累,他们能力有限,从孩子出生抚养到孩子完成学业步入社会需要二十年的学习生活费,从孩子出生到孩子步入社会,甚至负责到成家需要二十年的家庭日常开销,在这二十来年中还会有许多的小事大事发生。

  在这二十年中父母已亲手建起了好几层遮风挡雨的楼房,在这二十年中父母已帮你备好了一些自己成家的本钱,在这二十年中父母省吃俭用已成了习惯,在这二十年中不论风雨天寒他们都不曾休息几时,算来算去……

  有过多少日子清闲,曾为自己花过多少钱买套衣服,买双鞋子,一双袜子,曾为自己花多少钱买点水果来尝,曾为自己花多少钱买点营养品来补,曾多少次小病小伤都没去检查过身体,又多少次病痛缠身也还要把家务忙好才安心,总有太多的理由让爸妈停不下来,也有太多的事让爸妈忙不完,为人父母的他们很优秀,很称职。

作品集亲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