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难得糊涂

时间:2022-09-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暗恋(全文在线阅读)  >  第九章 难得糊涂

  “念慈姐!”

  洛阳听到她的称呼不免一脑袋冷汗,而陈静早就在座位上兴高采烈地招呼她了。三个人坐下之后服务生把菜单递给洛枳一份。她低头默默研究了很久,觉得头都大了,索性放下,对陈静说:“嫂子我跟你一样。”

  陈静也不说话,笑起来,温柔地看了洛阳一眼。洛阳嘴角抽搐地说:“不是吧……”陈静也放下菜单,朝洛枳眨眨眼,又扭头重新注视着洛阳说:“我跟你一样。”

  洛阳长叹一口气,“你们逼我。好,我要套餐。”

  “什么啊,套餐里面没有奶油浓汤!”陈静闻言按住洛阳的菜单。

  “没有就没有呗。”

  “不行,你重新点。这个我不喜欢。”

  “那你想要什么?”

  陈静又低头看了一会儿菜单,抬起头,继续温柔地笑:“随便吧,反正跟你一样。”

  洛枳憋不住乐出声,抬眼看到旁边的服务生也弯起了嘴角。

  吃饭果然是可以让人心情变好。新鲜的食物一路焐热了胃,一边紧挨着的心脏也沾染到了一丝暖意。洛枳的牛排要了全熟,纹路清晰,厚厚的一大块,中间还连着骨头,切起来十分费劲。刀叉碰撞在餐盘上面发出的声音让她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放下刀叉喝了一口汤,陈静却又在另一边弄出一声极有金属质感的响动。

  “不行了不行了,什么破玩意儿。”陈静连发牢骚都是声音轻柔的。

  “哥,你动作真熟练。”

  洛阳的变化洛枳清晰地看在眼里。不再是大学里面纠集一帮哥们儿直冲烧烤店的大男生,现在的洛阳穿着浅灰色衬衫,把陈静的牛排端到自己面前轻轻松松切成小块,骨头顺利剔除推到一边,然后放回到她面前,又端起洛枳的这盘。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得了,你别制造噪音了。”

  “这才半年,你居然变化这么大。”

  “不就是切牛排比你利索吗?别告诉我你因此觉得我步入精英的行列了。”

  “嫂子你不觉得吗?欸,我说的可不是切牛排,是气质,成熟多了。你原来就比别的男生稳重,不过那顶多算是先天性格。现在不一样了,反正不一样了。开始有魅力了。”

  “嗯,对,我该有点危机感了。”陈静笑着接上。

  “而且我觉得我哥的气质有点变忧郁了,好像有心事似的。以前好像总是傻乐傻乐的。不过我倒觉得忧郁的男人更有魅力呢,是因为开始工作的关系吗?男人都是这么长大的吗?”

  洛枳一直在用唠唠叨叨的方式来避免自己回想刚刚街上的一幕,一边低着头吃东西,一边前言不搭后语,却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无心之言让陈静眼睛微微一抬,转瞬目光又低垂下去。洛阳左手的叉子不小心打到水杯,发出“叮”的一声。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洛枳吃了两口觉得不对劲,洛阳盯着叉子,而陈静捧着的果汁杯子停在嘴边。

  “怎么了?”

  洛枳有些后悔,在亲人面前过分放松,她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犯了他们的忌讳。

  “男人不是这么长大的。”洛阳认真地说完,朝洛枳眨眨眼睛笑起来。洛枳傻愣愣地看着他。洛阳什么时候学会这种笑容了?这种笑容明明是戈壁和那个顾总的标志。

  “你傻了是不是?我让你带的东西呢?不会还放在塑料袋里面吧?”

  洛枳反应了两秒钟才有点结巴地说:“现,现在?”

  陈静一头雾水地看过来,洛枳立刻俯身从放在窗台上的书包里面掏出一个纸袋递给洛阳。洛阳低下头,从纸袋中掏出一个什么盒子,却不拿上来,而是自己打开,在桌子底下鼓捣了好一阵子,然后突然放到桌子上。

  一个陶塑的小女孩,穿着天蓝色的高领毛衣和白色及膝裙,眉眼淡淡的,鼻子上架着银色框架眼镜,笑得很温暖。

  陈静的陶塑人偶。洛枳看到陈静笑得仿佛洁白的山茶花,不禁从心底里为洛阳高兴。周围认识的所有人,包括她自己在内,总是把日子折腾得鸡飞狗跳,然而眼前的哥哥嫂子,在最紧张的高三气定神闲地牵起手,考入同一所大学,西子湖畔携手四年看透风景,仍然能在细水长流的今天因为一个小小的陶塑女孩执手相看,甜蜜得好像时间都停住了。

  那个陶塑,洛枳今天也是第一次见。洛枳从后海走出来就接到了洛阳的电话,他给了洛枳一个奇怪的地址,说自己实在太忙,所以让她去代领一个完成的工艺品,趁今天见面刚好拿给他,三天后陈静生日,他要送给她——洛枳没想到,洛阳居然等不及,这么快就拿出来了。

  是希望自己做个见证者吗?她想着也会心地笑起来。

  “生日礼物?”陈静笑着,看看洛阳又看看洛枳。然而洛阳却低头指指人偶左手臂上挂着的手袋。那个小手袋是棕色的,并不是陶塑,而是毛线织的。陈静疑惑地看了一眼他,伸手去摸,拇指食指轻轻一捏,感受到袋子里面物件的形状,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惊喜万分,张大了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正笑得高深莫测的洛阳。

  洛枳疑惑地皱起眉,看着陈静小心翼翼地从那个毛线手袋里面捏出一个闪亮的指环。

  不顾餐厅中众多顾客的侧目,两个女人一起尖叫起来。

  “我说啦,男人不是这么长大的,男人要长大呢,一定要没事儿找事儿给自己添一个负担,美名其曰学会承担责任。喏,老婆,愿不愿意成为我的负担?”

  陈静抿嘴笑着,眼中泪光点点。洛枳双手托腮,幸福地微笑,看他仔细万分地给她戴上戒指,餐厅暖色调的壁灯给对面的两个人镀上了温暖的色泽。

  她人生中经历的第一个求婚。

  无论如何,总归还是会见证到让人心底一暖的别人的爱情。

  “念慈姐,就这么答应了?”

  陈静看了一眼洛阳,故意愁眉苦脸地长叹一口气:“唉,能怎么办,这辈子就这么凑合到老吧!”

  从餐厅走出来,洛枳再次回头看了看那个橘色的小招牌,它在这个格外冷清的长街上兀自闪耀着。童话故事中,主人公逃出黑森林的巫婆魔爪,一路狂奔,总会在路的尽头看到这样一盏温暖的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