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开心见诚

时间:2022-09-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卷 第十章 开心见诚

项少龙回到听松院,那居心叵测的池子春在主堂前迎上他道:“小人又有要事要向执事报告。“
  项少龙虚与委蛇道:“什么事?“
  池子春左顾右盼后,低声道:“不若借一步到园内说话,那就不虞给人看见。“
  项少龙皱眉道:“这么夜了,什么人会看到我们?“
  池子春煞有介事的道:“其实我是想领执事到园里看一对狗男女幽会。“
  项少龙愕然半晌,暗忖难道今早还誓神劈愿的董淑贞在说谎话?压低声音道:“是二小姐吗?“
  池子春点头道:“还有沙立,若非我一直留意谷明等人,仍不知他们安排了沙立偷进来。“
  项少龙心中无名火起,冷冷道:“带路!“
  池子春喜色一掠即逝,带路绕过主堂,沿着小径朝后园走去。
  踏入花园时,四周寂静宁谧,明月高挂天际,却不觉有人。
  项少龙心生疑惑,问道:“人呢?“
  池子春指着后院远方一角的储物小屋道:“就在柴房里,我们要小心点,谷明等会在附近给他们把风,执事随小人来吧!“
  不待他答应,迳自绕过后院小亭左方的花丛,看来是想由靠后墙的小径走去。
  项少龙大感不妥,董淑贞若有和沙立勾结,私下见面绝不稀奇。但在目前这种形势下,他今早又曾怀疑过她和沙立的关系,照理怎都不会仍要在这么局促的地方幽会。想到这里,脑海浮现出池子春刚才的喜色,那就像因他中计而掩不住得意之情的样子。
  池子春走了十多步,见他木立不动,催道:“执事快来!“
  项少龙招手唤他回来,把他带到一丛小树后,道:“我尚有一事末弄清楚。“
  池子春道:“什么事?“
  项少龙指指他后方道:“那是谁?“
  池子春愕然转身,项少龙抽出匕首,从后一把将他箍着,匕首架到他咽喉处,冷喝道:“还想骗我,二小姐仍在她的闺房里,我亲眼看到的。“
  池子春颤声道:“沈爷饶命,小人不知二小姐返回房间了。“
  只这句话,便知池子春心慌意乱,根本份不清楚项少龙只是诈语。
  项少能以毫无情绪的语调冷冷道:“谁在那里伏击我,只要你敢说不知道。我立即割开你少许咽喉,任你淌血致死。“
  池子春的胆子比他预估的小许多,全身打震,哆嗦道:“沈爷饶命,是沙立迫我这么做的。“
  项少龙想起仲孙玄华对他们的事了如指掌,心中一动问道:“仲孙龙派了多少人来助沙立?“
  池子春完全崩溃下来,颤声道:“原来沈爷什么都知道,小人知罪了。“
  项少龙终弄清楚沙立背后的指使者,整个人轻松起来,沙立若非有人在他背后撑腰,祝秀贞和董淑贞怎会将他放在眼内。跟红顶白如谷明、富严之徒,就更不会听他的命令。
  若非身上负伤,这就去狠狠教训沙立和那些剑手一顿。可是不借这机会惩治他们,又太便宜这些卑鄙之徒。
  项少龙抽出池子春的腰带。把他扎个结实,又撕下他的衣服弄成布团塞满他的大口,才潜出去,采再一方向往柴房摸去。
  潜踪匿隐本就是他特种部队的例行训练,直到迫至柴房近处,敌人仍一无所觉。
  项少龙留心观察,发觉柴房两扇向着花园的门窗,都半敞开来。屋顶处则伏了两人,都手持弓箭,假若自己冒然接近,不给人射个浑身都是箭矢才怪。再留心细看,连树上都藏了人,确是危机四伏。
  项少龙心中好笑,闪到柴房后,悄悄把后面一扇窗的窗门以匕首挑开,再将窗门推开少许,朝内望去。
  很快他便习惯了柴房内的黑暗,借点月色,隐约见到每面窗前都伏有两人,正严阵以待的守候着。
  沙立的声音响起道:“池子春那狗奴才怎样办事的,和那狗杂种躲在那里干什么?“
  再一人沉声道:“似乎有些不妥。“
  项少龙没有听下去的闲情,躲到一旁打燃火熠,再窜到窗旁,采手朝其中一堆似是禾草的杂物抛下去。
  惊叫声在屋内响起,一片慌乱。
  木门敞开,数名大汉鼠窜而出,往后院门逃去。
  项少龙后屋后扑出,大喝道:“哪里走!“
  认准沙立,匕首掷出。
  沙立惨嚎一声,仆倒地上,小腿中招。
  树上的人纷纷跳下,加入逃跑的行列,转瞬由后门逸走。
  项少龙施施然走出去,来到沙立躺身处,用脚把他挑得翻转过来。
  沙立惨叫道:“不要杀我!“
  柴房陷在熊熊烈焰中,将沙立贪生怕死的表情照得丝毫毕露,丑恶之极。
  凤菲大发雷霆,将所有与沙立勾结和暗中往来者立即清洗出歌舞团。沙立则给五花大绑,扎个结实,准备明早送上齐王,务要求个公道。
  沙立被押走时,已过二更,凤菲请项少龙随她回闺楼,到了楼上的小厅时,凤菲语带讽刺道:“沈执事不是病得爬不起来吗?为何转眼又和解子元溜了出去混,更大发神威,擒凶惩恶?“
  项少龙疲态毕露的挨坐席上,淡淡道:“刚才我见到你的情郎。“
  凤菲背着他瞧往窗外,平静答道:“由今晚开始。凤菲再没有情郎,以后都不会有。“
  项少龙感受到她语调里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态,叹道:“不是这么严重吧“
  凤菲摇头道:“你不明白的了。我曾向他提及仲孙龙的事,请他凭仲孙玄华师兄弟的身分,说几句话,却给他一口回绝,并明言不会私下去见仲孙玄华。唉!“
  接着幽幽道:“凤菲现在已心灰意冷,只想找个隐僻之地,静静度过下半生,什么风光,都一概与我无关。“
  项少龙苦笑道:“这正是本人的梦想,我对战争和仇杀,早深切厌倦。“
  凤菲别转娇躯,狠狠盯着他道:“终于肯说出真心话了吗?凤菲早知你是这样的人。“
  项少龙淡然道:“什么人也好,假设大小姐肯答应让二小姐作接班人,我可保大小姐完成你这梦想。“
  凤菲哂道:“你凭什么可保证能办到呢?“
  项少龙微笑道:“项少龙这三个字够了吗?“
  凤菲香躯剧震。秀眸烈射出不能相信的神色,呆瞪了他好半晌,颓然倒坐,娇呼道:“这不是真的?“
  项少龙苦笑道:“若不是我,今天大小姐来探病时,小弟又怎会见毒指环而色变,赶着将韩竭见仲孙玄华的事说出来。“
  凤菲羞惭垂首,六神无主的道:“凤菲那样对你,为何你仍肯帮人家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