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叛逆的青春

时间:2022-09-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弦儿 点击:

  春去秋来,那个伶俐的童真,欢喜的蹦跳,在母亲快乐的记忆里扬起浪花。恰逢爱女生辰,花季的婷美,绚丽的青春,一代天之娇子弥留的叛逆,贯穿了青春的堤廊。

叛逆的青春

  童谣的哼唱,那个静不下来的调皮样,围绕着爸爸和妈妈扭转,编织出幸福的纽带,尤如多彩与开心的红丝带。由于父母操劳,呓语的娇儿绕膝相随,嗅觉着爸爸妈妈匆忙地气息成长。

  调皮的疯丫头,聪慧可人又懂事,对父母的忧郁似懂非懂的张望,意欲品尝那份朦朦的滋味。她的小手开始不老实了,抓起面案板角的小面团,模仿着爸爸的样子揉,被一声喝斥喊停,转身蹲墙角抹起了眼泪。

  那个跳跃的影子,萌芽了不安分,她偷偷跑出去跟大孩子去爬山,一晌午时间,爸爸妈妈左顾右盼等她回家,日头偏西了,那鹊跃的身影在那里?爸爸扔下手头的活挨家逐户找,妈妈见人就打听她的去向,错乱与焦急的脚步踩着大地呻吟,孩子你在那里?

  终于在日头快落山时,夕阳下那个蓬松着发丝的疯丫头下山了,小脸抹地花花的,被焦急气恼地父亲揪回来,玩兴未尽的她,噘起嘴低头挨训话,饥肠辘辘地抗议着。母亲偏袒的疼爱,推委着淘气包去吃饱,倔强的丫头小脑袋扭着对抗,却被腕力降服,童年的叛逆只有在萌动中。

  时光飞转,调皮的纷扰过了花期,那个阳光的女孩,开始品读静的内涵。她躲避着喧嚣,沉浸在自拟的世界,她的世界空白又单纯,她开始用任性涂鸦着自创的轨迹。青春的激活,滋生了一双敏感的双眸,青春期的孩子用独立的视角,审察着这个缤纷的世界,惶恐与茫然的肆意,朦胧的意识,拟定着自以为是的锐气。在青春的血液,冲撞着潜伏的意识,激荡起的漩涡,为青春的昂然拉开帷幕。

  步入青春的校园,少男倩女眸眼碰撞的火花,焚烧着情感的复苏。那个调皮的疯丫头,用憨态的庸懒,迟钝的低调,过度着青春发育期的危机。她是爸爸妈妈眼里的乖孩子,静静背起书店,在父母拟定的花径迎合而行。

  那年她十五岁了,继承了父母的肥胖基因,她为自已发胖的体形开始苦恼,也只是转念间的困惑,学业的始终没有怠慢,她以优益的成绩考入高中,她成了父母沾沾自喜的战利品,也是父母倾心的宠儿。背负着沉甸甸的使命攀爬,花季的清纯,青春的热情,被书本堆积的大山压迫。循环的跑道,孩子在挣扎地压抑中举步,有股奔腾地逛澜渐活。

  放眼的繁华,诱惑着贪婪,纵容了攀比与追潮。孩子开始提出自已的要求,父母的乖孩子,首次的要求被爽快达成,她乐滋滋的满足,却没有饱合的门户,肆意助长了叛逆生根。她厌倦了学习,她烦母亲无休止的叮咛,她听不进母亲没完没了的训斥,她想让思想挣脱束缚的缰绳纵横。那一天,她奋力推开母亲挥起的臂膀,喧泄着久违的压抑,对抗的神态是那仫的陌生,母亲诧异地看着她的“乖女儿”不知所措。渐行渐远的亲昵,青春的倔强泛滥,那个乖巧的远影,在自己周围开挖了一条叛逆的鸿沟。

  青春的血液沸腾,热血的激昂为生命注入能量,个性的旗帜疏远了拟定的标杆,萌生了叛逆的澎湃。背道而驰的日子,亲情似乎冷漠了,妈妈的眼神茫然而忧郁,青春的骄儿游荡在任性的彼岸。

  挑衅的眉睫翘起,不甘于家的束缚,索取的仍是父母省吃俭用的积蓄,父母拱手的血汗钱,为儿架设着攀爬的阶梯,力挺辉煌的一天。那一夜,母亲被爱女无情的质问惊呆了,为何生其于寒碜,而没有充足的富有?为何还要孩子参与艰辛的劳碌?母亲有种灭顶的崩溃,教育的失败击倒了倔强地婷美,动荡的心扉撕裂,流淌的血液染红了五脏。

  青春的号角格外刺耳,叛逆的阔绰,亲情产生了距离,那个可人的疯丫头变的陌生了,母亲陷入深深的痛苦中。隔窗的灯光在深夜未熄,青春的倩影,也在长夜寻觅着那份没有距离的亲情,她喜欢妈妈的爱抚和怀抱,喜欢爸爸把幼小的她,举过肩头兴奋地欢笑。她对父母争吵地片段刻印,烙印地伤疤,在幼小的心灵扎下了叛逆的根源,幼小的呼声被忽略,时光膨胀了那笔忧郁,喧泄地却是叛逆的重击。

  孤立在叛逆中,青春期的弄潮儿被清冷裹足,透骨的奇寒颤栗,冰冷的泪花挂在腮唇。母亲的窗棱一夜烛映,那颗欲碎的心在长夜自残,孩子一次叛逆的创伤,泪水已无力释放,积怨成海的泛滥。含辛茹苦的一幕幕,被践踏地屈辱,质问苍天为父母何罪之有?

  天用博大的情怀,聆听着泣不成声的苦诉,无语的抚慰,豁达的悄然,释义的内涵游荡在天际云隙。地用厚重的臂膀,揽住忧郁的狂潮,挺立着宽广的胸怀,任由百感交集袭来,默然的沉受,并亲手托起朝阳的霞光,新日的灿烂,独自承受着纷争的行程。无语的自然轮回,演绎着真伪的因果,清风舒心愁,绵语落花追。

  一叶葬清华,伏地入土肥。生态轮转的定论,繁育托付,惊魂的悟性,生命的廉价索取又如何?无语的诲印在长夜巡回,顿悟与血脉挚情妥协,天地容忍了万物生息的蜕变,以肥沃的土壤,为自然展开生存的空间。为人父母职责所使,看护的使命搭肩头,血脉牵绊地宿命,达成今世无法推辞的无奈。

  夜微明了,曙光叩动着柴门双扇,撩拨着布帘后的惆怅,母亲揉揉干涩的双眼,谨记天地的开导,遵从自然的规律,走入灶台敲打着生活的节奏。炊烟滚滚,烹饪的美味,是推心置腹的开心锁,医治心伤的良药,饱食的口味,赢得脾胃的舒缓。热气腾腾的早饭做好了,这都是孩子平时喜欢吃的,母亲走到女儿的窗户外,喊了一声起床吃饭,屋内没有丝豪的回音,声息惊动着玻璃颤动,清晨的清冷划过母亲的红腮。

  祸里冒着热气的饭菜,催促着母亲二次喊吃饭,屋内仍然没有回音,垂首地吊帘无奈的摆动着,隔望的气息轻叹。母亲的咽喉有些塞堵,酸楚掠过心头,横飞的枯叶撞击了母亲稀疏的鬓角,母亲一脚踩碎了叶的讥讽,对着窗户加重了语气喊了第三声吃饭,片刻静默之后,传出一声不耐烦的,知道了,母亲转身的瞬间,不争气的泪花滚动,抽搐的嘴角强咽了喉哽。

  厨房里热气腾腾的饭菜,在不耐烦地等待中少了热情,终于母亲盼到女儿走出房间。清庭的鸟鸣,划破了霞姿的矜持,喧嚣的启程为生计鸣锣,看着孩子们都来吃饭,母亲也匆忙吞咽几口,丢下一串串的叮嘱,出门去张罗自已营生的店铺。生存的背负,对于一对普通的夫妻有些无奈,儿女的成就弥补地是一辈人的缺憾,他们饱尝着天各一方的孤独,忍受着生活底层的卑微,丈夫所得的酬劳无几,舔舔干裂的唇舌,望望目光尽头的海市蜃楼,遥不可及的奢望终成泡影。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青春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