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无忧公主(第四十五章)

时间:2022-09-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逸 点击:
无忧公主(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宫一刀直直地瞪视着他,满脸无助神情,恨到极处,只管死命地咬着牙根,却是无计可施,涔涔泪水,却是淌了满腮都是。

  “你也有伤心的时候么?”

  海无颜冷冷他说道:“这多少年以来,你们不乐帮作了多少坏事?杀了多少无辜?你可曾想到过?宫一刀,这就是你的报应!我能够留下你一条活命,实在已是天大的恩典了!走吧。”

  这一次宫一刀倒像似把话听进去了。聆听之下,他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叹息,随即苦笑道:“海无颜,你真的要来不乐岛?”

  “我一定会去的。”

  “君子一言,如皂染白!”

  宫一刀脸上带着凄惨的笑:“我等着你。”

  说完摇晃着身子徐徐转身自去。

  他似乎对一切都死心了,走在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渐渐地才消失了。

  离开了布达拉宫的这些日子,只觉得身上轻飘飘的,什么牵挂都好像没有了。

  大批的宝藏都交到了布达拉宫,交给了第十五王扎克锡活佛,为了慎重计,他还特别要求对方成立了一个专司掌管这批宝藏合理运用分配的组织,由当今藏王扎克锡活佛总司其责,下设六位喇嘛大臣,今后有关这批宝藏的任何运用,都需要此六人合商办理。

  为避免人心的腐蚀,金钱的滥用,海无颜更保留了不定期的审核抽查权力,这样一来,便不惧有中饱贪污的现象了。

  完成了这件事,他心里松快多了。摆在眼前面的似乎就只有这一宗了,去不乐帮。把那个当今最称强梁霸道的黑道组织挑散了,了结多年的宿仇,救出无忧公主及其家人。

  这件工作当然不容易,可是事已至此,已是无从选择,终将要破釜沉舟地一干了。

  今夜,他孤独一个人坐在这里,已人中原的一个鸡毛小店里。

  所谓“鸡鸣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正是这个时刻,他静静地坐在这里,由敞开的窗子望出去,那便是天地相接的地平线了。

  一方方的旱田,豆腐干也似地平铺着,积雪新化,汇集成汪汪的池泊,那么静静地陈列在那里,就像是平铺着的白铜镜面,从而将天上的白云星斗都映入其中。

  海无颜已惯于早起。每天在日出之前的一个时辰之内,就像眼前这个时候,他就起来了。

  面对着东方,练了一阵子吐纳功夫,头脑益加空明。一阵阵的草药气息,在眼前徐徐扩散着。

  他缓缓站起来走过去,在屋角的那个小红泥炉子上拿起了药罐子,把里面的药汁缓缓斟出来。那是半墨绿色的药汁。

  海无颜举碗待饮,忽然眉头轻皱道:“什么人?”

  随着他放碗,腾身,有如鸿鸟也似地掠了起来。

  窗外人影一闪,一条人影更较他为快地掠了进来,海无颜原本待将纵出的身子,霍地向后一个倒折,斗室内大风震荡,“轰”然声中,先后两条人影,俱都落了下来。

  一个是翩翩风采的俊秀奇侠。

  一个是长身玉立,面现忧怨的楚楚少女。

  四只眼睛甫一交接之下,彼此都似有些不自然地避开了目光。

  “幼迪,是你?”

  “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原来身上的病,一直都没有好?”

  一面说着,潘幼迪缓缓地走过去,低头看了一下桌子上的药碗,眸子里泪光莹莹。

  “你到底得了什么病?还是受了什么伤?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好?”

  海无颜摇了摇头,一副不欲多说的表情。

  潘幼迪呆了一下,拿起了桌上的药碗,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实在也无从窥知,她越是费解,越是想要探知究竟。

  面对着灰蒙蒙的东方,海无颜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摇摇头,冷笑道:“有些事我可以告诉你,有些事你也不必要知道,就像这个天地之中,有大多的奥秘,你我始终无从得知一样。”

  潘幼迪呆了一下,缓缓走过去,用着神秘的眸子打量着他:“你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的事情,我不该知道?”

  “不错!”海无颜有意避开她的眼睛:“我不希望你对我知道得这么清楚。”

  “为什么?”

  在潘幼迪幽怨怪罪的目光下,海无颜那张脸忽然飞起了一泛红色。

  “不为什么。”

  一种难以抑制的怒火,使得他忽地怒颜转向潘幼迪,那是一种自尊心遭到了贬伤之后的自然反应;潘幼迪由不住为之吃了一惊。

  只是面前的这个人,关系她一生太重要了,他的一切对她来说也太重要了,偶然,她发现到了这碗药,这碗小小的药却似乎关系着对方长久以来,一直隐藏着,不欲为外人所知的隐秘,那么这件秘密是否能为对方过去对自己的疏远、冷漠,以及诸多的不尽情理,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老实说,这才是潘幼迪一心想要探测知道的。

  她好不容易自认为已经接近到了事情的关键,自不会为对方的一番疾颜厉色便吓退。

  “不,你一定要告诉我。”

  一个半生柔顺,只知道逆来顺受的女人,并不表示她本性就是软弱的,正如同我们不能以羊的外形来断定它不会发怒一样的愚蠢。

  潘幼迪的转变,其实在她与朱翠邂逅结拜为姐妹之时,就已经明朗了,她似乎已经摆脱了昔日的那种逆来顺受,一切处诸命运安排的弱女子作风,她要对一切面对现实。

  “你一定要告诉我!”忽然,她抓住了海无颜的一只胳膊:“你身上到底有什么病?我们想办法找人治,不会治不好的。”

  海无颜这一刹那,脸色涨得通红,他原思发作,但是当他接触到潘幼迪那张脸,想到了过去年月对她的种种冷漠,尽管是“事出有因”,却也心怀愧疚,以至于一腔悲怨,难以发泄。

  “唉,你这是何苦?”

  闭上了眸子,他那张涨红了的脸,渐渐地又变为白皙,却让一只臂腕,紧紧地被抓在对方手上。

  “无颜,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

  她紧紧地咬着下唇,几乎都要咬出了血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