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无忧公主(第四十章)

时间:2022-09-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逸 点击:
无忧公主(全文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大雪茫茫,一眼看去只是那么耀眼刺目的白。

  塔克马干山高近千仞,站在山脚上仰首上望,一片银白,几与天齐,雪花飞舞里,简直让人分不清何者为山,何者为天,真真称得上“天地朦胧”。

  站立在底峰峰头,仰首上望。老喇嘛苏拉呼气成雾的喘息着道:“早着哪,这不过刚上路,往后还远着哩。”

  高立一身雪白的长衣,大冷的天,他甚至于只是一袭单衣,眸子里精光闪闪,显示着此人果然有异于常人的功力,无限精神抖擞。

  平伸而出的一截岩石,正好挡住了落雪,在一段长行之后,二人暂时在此处落脚。

  “好冷的天,”老喇嘛一面往手心里哈着气说:“今年的雪下得特别早,山上更冷。”

  高立只是注意着附近的山势,探手入怀,摸出了那羊皮图卷打开来看了看,又收起来。

  苏拉一面吃着藏粑,一面道:“这是塔克马干山东路山口,我们要绕向西边去,光这个绕头就得两天的路程。”

  高立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直接从西面上去,不省事得多么?”

  苏拉摇摇头冷冷地道:“你说得轻松,西面山口岂是好登的?那里正当风口,终年结着寒冰,自古以来,就没有人敢从那边入山的,不要说入了,连飞鸟都不敢由那里进出。”

  说着,他把一根杏黄色的丝绦,紧紧在腰里盘了盘,由一块石头上站起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雪花,老喇嘛道:“走吧,要是入夜以前不能到‘二羊分角’,那么今夜我们可就得在雪里过夜了。”

  一面说,刚要起步,就见高立忽然站住道:“慢着。”

  苏拉道:“怎么?”

  高立凝神倾听了一下,十分肯定地道:“有人来了。”

  二人凝神以待,果然不大一会儿的工夫,即见脚下山洼子里转出了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人影,敢情是个糟老头儿,背着一个大竹篓子,穿着羊皮大袄,腰上插着旱烟袋杆子,足下是高腰的白布袜子,一双长毛的“扒地虎”鞋子,可真够窝囊的!

  这个小老头儿,可就这个样一步步地往山上走过来。

  苏拉似乎有点惊异了,这种天,竟然会有人往这般大雪封闭的高山里跑,不能不说是怪事了。

  小老头儿一只手拿着一根看似铁签的玩意儿,每走几步就往地上拄上一拄,像是在探测什么物什似的。渐渐地,他们双方的距离,可就接近了。

  “哟!”

  乍然发觉到顶上的二人,小老头儿禁不住吃了一惊,先用西藏话说了几句,发现二人没有答,随即又改口说汉语道:“两位老哥早来啦。”

  苏拉看高立一眼道:“你们认识?”

  高立摇摇头,没有答声,一双眼睛瞬也不瞬地向着对方小老头逼视着。

  苏拉好奇地向对方答腔道:“老哥,你这是从哪里来?”

  “从哪儿来?远啦!”

  一面说,这个老头几手上铁签还是不停地拄着,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嘴里嘻道:“对了,这就是了。”

  铁签子扎在冰地上,铮锵乱响。随即见他手腕子翻处,却由雪地里挑出了一根红色的山藤一类,又像是什么植物根类的东西。老头儿一只手抓着这根东西,眉开眼笑地说道:“总算找对了地方,可找着你啦。”

  老喇嘛苏拉看得奇怪,跃身而前,就着对方手上看了看那根东西,不过是生满了须茎的一截树根罢了。

  “这是什么?”

  “宝贝!”小老头儿咧着嘴笑道:“认识它的都管它叫‘地龙’,不认识它的人叫它‘老蜈蚣’。”

  “干什么用的?”

  “干什么用?”小老头儿睁大了他那一双小眼:“用途可大了,驱寒、生津、活血、补筋,样样都行,就差不能起死回生了。”

  一面说,他反手揭开了背后所背竹篓的盖子,把这根“老蜈蚣”的“宝贝”给装了进去。

  苏拉注意到他背后的竹篓内,除了根“老蜈蚣”之外,空无一物,想是专为采摘此物而来。

  小老头儿笑向二人打了个招呼,随即一路继续向山道上攀行自去。

  苏拉打量着他的背影道:“奇怪,我在这里几十年了,竟然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个人,原来他是个采药的。”

  白鹤高立脸上现出了一丝冷冷的笑:“你以为是么?我看未必。”

  苏拉道:“难道他是为那批宝……”

  话方到此,立刻为高立轻嘘之声所止住。

  老喇嘛再一抬头,才注意到那个小老头儿竟然去而复返。

  双方距离不远,小老头儿嘻嘻笑道:“敢问二位老哥一声,这地方离‘六星钩子’还有多远?”

  苏拉摇摇头道:“不知道。”

  老头儿摸了一下脖子道:“我敢情是走错了,大概是这条路吧。”

  说时,伸手指了另一条路一下,向着二人咧嘴一笑,告了辞,随即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踏霄而去。

  白鹤高立等他去远之后,随即纵身而前,落向他身后,仔细地向地面上注视着。

  苏拉不解地上前道:“怎么,有什么不对么?”

  高立冷笑一声道:“果然不错,这个人你我要小心防着一点。”

  苏拉越加地不解道:“他有什么不对么?”

  高立道:“你只看看雪上脚印就知道了。”

  苏拉听他这么一说,再注意地往雪地上细看了一下,却见那积雪盈尺的地面上,小老人方才踏过之处,却只留下了浅浅一行脚印,不过只有铜钱儿那般厚薄,只此一样苏拉就自愧不如。“哦,好轻功。”

  白鹤高立微微冷笑了一下,道:“能够把这门‘踏雪无痕’的功夫练到这个地方,已是不易,只是这老头儿却也未免过于自大,竟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哼哼!一天若犯在了我的手里,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苏拉见他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竟然发此毒咒,恨恶如此,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嘴里连声念起佛来。

  “南无阿弥陀佛,高兄,这可万万使不得,使不得,你这么一来,我这个善功也行不得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