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时光记得我曾爱过你

时间:2022-09-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安沐槿汐 点击:

  苏禾,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现在我知道了,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反正就是心不由己。

  你对我说这话的时候,二十七岁,当时的我十六岁。那时的我并不懂得你所说的喜欢。以为只要不讨厌,便是喜欢。

时光记得我曾爱过你

  你说这话时,嘴角轻勾起,眼睛眯成一条线,一脸幸福的样子。想必,能让你动心的女子,定很独特,如你一样优秀。你说她漂亮聪明又能干,是个女强人却不失温柔,说我见到她也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不久后你就把她带进家门,我如同往常你带其他女人回来时一样,透过门缝看了她一眼便关上自己的房门。可这次相处气氛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往常你从不管我什么失态与礼貌,带回家的女人没有一个人上过我们家的餐桌。第一次,你把我叫到客厅沉着脸说我没礼貌,指了指她说:“苏禾,她叫许嘉,叫……叫姐姐。”

  一直以来,我什么都不怕,要说怕的,便是你沉着脸,我看不出真正情绪。极其不愿,我徶着嘴叫了声阿姨。你听后脸色并未好转,许嘉忙笑着出来打圆场:“我本就比她大十岁,叫阿姨也没什么不对。”

  你听后尴尬的说小孩子不懂事,别介意才好。许嘉轻嗯了声。

  也是第一次,你把带回来的女人带上了我们的餐桌。吃饭间你们谈笑风生,而多数是我听不懂的商业名词。期间你也不时地给我和许嘉夹菜,往我碗里夹的是红烧肉,你说我正值青春期,长身体的阶段,不能学别人减肥。

  我一向听你的话,不减肥,乖乖吃掉碗里的红烧肉。可这次我嘴里吃着红烧肉,心里却惦记着你夹给许嘉的青菜。一顿饭下来食不知味,她走时你出于绅士送她,自那起我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第二天上学。

  “苏禾,你是不是不喜欢许嘉。”送我到校门时,你转过头突然间问我,语气并非疑问。

  “你带回家的每一个女人,我都不喜欢。”我明显看到你握方向盘的手一紧,不敢看你的脸,我扭头便开门下车,独自走进学校。我想你是生气的,毕竟这是你有史以来第一个说喜欢的人,而我的回答,把她和其他女人相提并论。

  我是真的不喜欢许嘉,反而极其讨厌,比以往你带回来的那些女人更加讨厌。

  苏安,连我自己都不清楚,那时我的不喜欢,是因为她靠近了你,她比以往的女人更得你的心。还是我对你的占有欲太强。

  有人找上门来,已是你带许嘉来家后一个多月。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你在书房里处理公务。听到门铃声我急忙跑去开门。开后我便一愣,是一位陌生妇女,我并没见过。

  “妈,就是她,就是她把我打成这样的……”我刚准备开口问她找谁,一个男声插进来,我寻声望去,是一个鼻青脸肿的男孩,与我身高相差不大,顶多高出我几厘米,躲在那妇女的背后,探出脑袋一脸的委屈与生气。我一眼便认出他是我放学后动手揍的那个男孩。

  “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打我的儿子,今天我非得教训教训你不可……”妇女一脸怒气冲冲的朝我走来,我吓得直往后退。你听到外边的声音后急忙放下文件出来,眼疾手快的把我护在身后。此刻的情景加上刚才他们的一番话,你大概听出了个所以然。

  “有事请进屋说,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要真是她的不对,我自会教训。”

  把她们请进屋后你叫我站好,你来处理这件事情。看那妇女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表情,我瞪了她一眼,不料被你发现,我害怕看你便颤颤地低下了头,手搓着衣角。那妇女气势汹汹的大声吵着要讨一个公道,让你给一个说法。你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任由那妇女撒泼。由于我低着头,站在沙发后面,看不到你的脸色,但我知道,你肯定很生气。

  “多少钱?”直到那妇女说不给说法就闹到警察局去,你才沉声说出三个字,妇女听后并不懂你的意思,一脸疑惑。而我,害怕地不敢抬头。

  “多少钱,你说个数。我们私了,要多少钱才能让这件事情平下去。”

  最后妇女报出一串数字,明显就是敲诈!那点小伤根本就不用去医院,过不了几天就会好。而你让那妇女写下账号,说过几天就会转账到她户上。她半信半疑的在纸上写下一串数字,没想到你答应地如此爽快,那笔钱本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他那是活该,你为什么要给他们钱!”那妇女满意的带着她儿子走后,我终于忍不住朝你大吼出来,情绪带着激动。

  “不用钱了结难道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扯上你去警局闹?”你的声音充满愤怒,面色铁青的说出来,吓得我一个后退。我已经忘了,忘了你有多久没对我发脾气。你一向疼我,而我也一向乖巧。然而这次,我知道你着实气的不轻。

  “苏禾,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动手打人。”许久,你平复下情绪,轻声问我。

  “因为他说我是孤儿,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说完我眼泪夺眶而出,失声痛哭起来。

  “我不是没有父母,只是……只是他们迫不得已才丢下我,我知道,他们也舍不得我……”听完我的话你起身蹲在我面前,红着眼把我搂进怀里。我头埋进你颈间,眼泪更加汹涌。

  “苏禾,你还有我。”低沉的语气,透露着无尽的伤感。我听后一愣,然后把鼻涕眼泪擦在你衣肩上,你并未嫌弃,反而把我搂地更紧。

  苏安,我还有你,幸好还有你。还有你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却疼我至深的人。

  “苏禾,这只是你动手打人的其中一个缘由,对不对。”一句话,让我瞬间安静下来,停止哭声。

  苏安,不得不承认,若要说了解,世上莫过于你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在你面前,我藏不住任何。

  的确,这只是我动手的次要缘由。以往无论他们指着我说得再难听,我都会忍,你也对我的性情了如指掌。我记得你曾对我说过,你说苏禾,这样的情况下你要懂得如何适当的反击保护自己,不要一味受了委屈闷在心里,你并不欠他们什么。

  是,我并不欠他们什么。可是苏安你知道么,在遇到你之前我并不是这样,那时的我懂得如何口头还击,而结果免不了一阵嘲笑与挨打,可是我不后悔。遇到你之后我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学会了如何忍气吞声,懂得了静下心不去计较。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有你。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不想你为了我与别人起争执,因为我知道你舍不得再让我受任何委屈。

作品集爱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