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赶赴一场诗意之约

时间:2022-08-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彦林 点击:

  许你百里樱花海

  迎着挥洒的晨光,一路向北,于大山的皱褶间驰骋。

  车到剡坝村,沿着一条通达之路而行——路面宽阔、平坦,从一幢幢靓丽的房舍间穿过;但见村里屋舍俨然,庭院溢彩,印证了人们安居乐业,生活富庶,一派祥和气象,折射出幸福的生活在这里扎下了根系。

赶赴一场诗意之约

  继续沿着一条舒缓的溪流相向而行,逶迤的山路牵引着寻觅的脚步。过山王村,顿然陶醉于流水弹奏的琴弦——河水清且涟漪,传送着一道道翡翠般的水波,轻盈跳动于波浪上的阳光,仿佛在阅读一部独特的经典——流水的诵读,是妙不可言的乐章——灵动轻盈,无尘无埃,心无旁骛。此时,阳光也在阅读人间这部大书——山色泛动绿波,分布出鹅黄、浅绿、深绿的层次来,大自然蘸着浓墨重彩,正在胸有成竹地挥洒和晕染;麦浪随风涌动,春潮此起彼伏,暗生滋长、悄然拔节的麦苗,已经酝酿着缔造丰盈而馥郁的唇齿之香,口舌之幸,百姓之福;相间于田野的油菜花,这边一片纯黄,那边一片灿亮,孕育着粒粒芬芳、油质上好的阳光,把唐诗宋词里的流光溢彩,复原于山脉与峡谷的胸膛脖颈之上;草莓花、蒲公英也争奇斗艳,以娇小的身躯高擎着蓓蕾,为这让人顾盼、流连的春光,再平添了一抹诗情画意。

  还未抵达高峰村,便被沿途的樱花树羁绊住步履——三十里的乡间路畔,仿佛每隔一米就站着一个粉团儿似的仙女。可以来此修身养性,也可以建舍结庐、长久安居,更可以赋诗作画、邀朋欢聚。如果你有意,就用这百里樱花海作为馈赠,让你顷刻成为大自然的“王者”。

  珍存一段农耕文明

  啜饮着樱花捧来的一杯杯琼浆,被牵引到另一条河畔的村子。

  村子临路,被清浅的河水爱恋着,守护着,拥抱着。河唤作“雪水河”。村子姓“杨”。河、村、人和谐相处,让宁静的岁月透着舒心的宽慰。

  沿着房屋与房屋腾挪出的巷道,左顾右盼而行,顺着生活的另一条通道,穿梭于村庄,想把这里看得真真切切。屋顶之上,蓝色的屋瓦,上接湛蓝的天幕,日日眺望轻盈的白云,日久可生浓情。廊檐之下,土黄色的墙体,透着时光流走的擦痕,风吹、雨淋、日晒,于春、夏、秋、冬的琴键上,弹奏出一曲曲动人的和弦。在燕子的呢喃里,在清脆的鸟鸣里,升腾的炊烟也有了动人的味道。

  此刻,打动心弦的,是那些被岁月挤出视野,却被有心的村人千方百计搜寻而来,巧用一面面闲置的土墙,一件件地悬挂起来的农具,瞬间就有回到旧时光里的错觉,熟悉的农耕场景骤然铺展开来,哞哞的牛叫声,犁铧打开泥土的叭叭声,似乎还传来隐隐约约的蚂蚱跳跃声,草虫的交谈私语声……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田间劳作的繁忙场面,碾麦场上碌碡滚过麦穗的沙沙声,扬场机、风车和木叉的忙碌,人头攒动、胳膊挥动的情景……

  回到眼前,忽略一串串鲜亮的红辣椒,一串串金黄的玉米棒子,一串串透着辛辣的蒜辫,专注于一件件随意排列的农具,重温一种久违的记忆,一切瞬时变得亲切和亲近起来。镰刀,可以割青草,也可以收割成熟的麦子、黄豆和高粱;镢头,可以深挖土地、播种蔬菜,也可以把土坷垃敲得粉碎;木榔头,用来对付顽固不化的土块,也可以敲打积攒下的一堆堆粪土;铁锄,给玉米、黄豆疏松土地、施加肥料,也可以把滋蔓而生、争抢养分的杂草斩草除根。连枷的拍打,会让油菜、黄豆、小豆和高粱等作物,把丰收之果转化成颗粒归仓的“金豆子”。这些农具,在父辈、祖辈的手头上,曾经挥舞出了诸多的惊喜与感叹,也带来了日常所需的丰衣足食。一架风车,用来过滤庄稼颗粒中掺杂的杂物——风轮转动时,从入口处漏下来的粒粒庄稼,经过风的挑拣和筛选,会顿时干净、色泽鲜亮、温和有光起来。

  一些耕作的器具,也透射着沧桑和黯淡的成色。保存完整的木犁,虽然铁质的铧尖不知去向,用于调节深浅的短木也去向不明,但这并不妨碍人们脱口而出喊出它们的名字,甚至如数家珍地讲述并不久远的故事。牛耕头上的粗麻绳依旧如新,各处部件一个不少,还保持着耕作的老态,仿佛主人刚刚转身离开,还会回来到田间地头,以精耕细作的方式,擦去落满的尘埃和土屑,重新唤醒撂荒太久、荒芜酣睡的土地。皮鞭还在,牛笼嘴还在,这些教导牛乖乖听话,也禁锢牛贪吃的嘴巴的老物件,上面似乎留有人的手温,似乎还有牛留在上面的鼻息。一个个木耱,还保持着坚韧的脾性,回想起那些把土地熨成一匹匹温润而柔滑的绸缎的劳作,至今耳畔还萦绕着一曲曲山歌的嘹亮、浑厚和苍凉,久久不曾消散。

  把生活酿得比蜜甜

  翻过一座座春色荡漾的山麓,品尝着樱花毫不吝啬的赠予,苟店村突然打开了一个新天地。

  这里的河流,弹动流水之弦的节律依旧。山郁郁葱葱,树木灵秀,山色苍翠如黛。村外沟壑密布,纵横无序,是那种毫无章法的雕刻手法。河畔的绿柳,有着徐志摩笔下的意蕴;杨树笔挺,桑树葳蕤,桫椤繁茂。野生的灌木围拢在庄稼地外,随处安家,随性落户。依山而居的村人,把房屋建得相当漂亮。沿着通达的小路,可以随意而走。每隔不远,就有人家闯入视域。不用担心狗吠,鸡鸣之声可闻,一个宽阔的庭院,会慷慨迎接一个客人——即使陌生不识,也会“笑问客从何处来”。好客而热情的主人,会倒上一杯热茶,临了,还会端出一碗蜂蜜水,让你慢慢品尝,享受口齿留香、肺腑舒畅和浑身安泰的安逸。因为这里盛产品质优良的土蜂蜜,可以随你一碗复一碗地品味生活的甘美。

  不论是麻庄社,还是实施了易地搬迁项目的桃园社,都建有中华蜂养殖基地。聪慧的当地人,早已探究出一条致富路——养殖中华蜂,酿制甜蜜事业。经过几年努力,各家各户的日子变得比蜜更甜。无意中走进一户路畔栽满鲜花,篱笆墙上缀满花儿,门楼上垂满金银花藤的人家,巧得很,七十五岁的女主人正在用传统方法,把一群刚分家的蜜蜂收进蜂斗,在树下的儿媳、孙女呼喊着“蜂王进斗,蜂王进斗”,一群中华蜂被成功“请君入瓮”。听说,待到夜幕降临时,就可以转移到预备好的蜂箱里。此后,这群蜜蜂会以勤劳的方式,获取百花之蜜,给父老乡亲储存下源源不断的甜。一箱蜂,十箱蜂,一百箱,一千箱……随着蜂群家族的繁衍壮大,丰沛的甜蜜让人口舌生津,不由心生诸多的羡慕来。

  走过一家家农户,我们为主人家的漂亮楼房和新式的陈设赞叹时,也被一群群奔忙的蜜蜂感动着,鼓舞着……勤劳是一种美德,从蜜蜂的身上,不仅能得到上好的蜂蜜,还能汲取到引人深思的教诲和让人振奋、立志进取的启迪。也许,还可以从这里找到村容整洁、环境优越、交通便利和村人生活蒸蒸日上的理由,选对一条致富之路,生活的美好和甜蜜怎会遥远?

作品集优美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