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母亲的蜡烛人生

时间:2022-08-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耀军 点击:

  回到家里,再也看不见母亲熟悉的身影了,再也看不到母亲为儿女们准备的可口饭菜了,再也听不到母亲那一声声亲切的问候了…母亲在我52岁生日这天永远的离我而去了。虽然在母亲病重期间儿孙们日夜守候在她老人家身旁尽了孝;虽然儿女们为母亲选择了一流的医院并请了专家级的医生为母亲诊治了;但还是没能够留住母亲。

母亲的蜡烛人生

  以前我总感觉,凭母亲的良好心态,凭儿女们的孝心和富足的生活条件,母亲再活个十年八年的没问题。所以还有许多孝敬母亲的计划没急着去做。如:母亲喜欢农村的田园生活。我曾设想再过几年我就可以在厂里内退了,到那时我先在老家盖两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再圈个大院子,喂几只鸡,养几只羊,再养只可爱的小狗,在院子里种些菜、种点儿花…我陪母亲在那样的环境里安度晚年,母亲一定会很开心。

  母亲喜欢户外活动,但她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走不了远路。去年我和妹妹买了一辆摩托三轮车带着母亲到郊外的岔河、瓜果园游玩,到乡下的姥姥家赶庙会,母亲玩得可开心了,但坐摩托车风大,天冷时就无法带母亲外出了。我想将来有了钱,一定先买辆小汽车让母亲享用。然而,时间太残酷了,她把我为母亲设想的幸福愿景全都化成了泡影,使我失去了再为母亲尽孝的机会。对母亲的愧疚、思念之情时常在煎熬着我的心。现在只能在回忆中、在梦中,重温和慈爱的母亲在一起的幸福感觉了。

  在母亲温暖怀抱的幸福日子里

  母亲原本在单位上班,我出生后,亲母准备把我放到托儿所继续上班,可我在托儿所仅待了一天,父母亲看我哭得两眼通红,就再也不忍心把我放进托儿所了。母亲辞掉了工作,在家专门照看起了我,后来我又有了妹妹,我们都是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长大的。那时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父亲每月37元钱的工资养活着家里5口人,经济上很紧张。母亲除了照看我们还经常抽空打些零工补贴家用。

  60年自然灾害粮食紧缺时,母亲常忍饥挨饿把吃的东西先让父亲和孩子们吃饱,有时家里改善生活买点好吃的也总是先让我们吃,自己经常品尝一口就不吃了。当母亲看到我们孩子们津津有味的吃着那些好东西时,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笑容。在母亲眼里,没有比看到自己的儿女们幸福快乐的生活,更欣慰的事情了。这大概就是母爱吧。

  有一年妹妹得了肺结核,一连打了三个月的针都不见好。后来我也得了肺炎,父母非常着急。医生说需要增加营养配合药物治疗,病才能好得快。那些天我们想吃什么,父母就给我们买什么吃,那时我们小不懂事,心想有病真好,可以吃到那么多的好吃的。现在想起来那时我们吃的好东西都是从父母嘴里省出来的呀!

  后来母亲又听别人说在郊外呼吸新鲜空气有助于治疗肺病。母亲就天天给我们带上午餐,骑上自行车驼着我和妹妹到十几里外的运河边上让我们玩耍,呼吸新鲜空气。(母亲原来骑自行车不敢托人,母爱的力量使母亲那时学会了骑车带人。)我记得当时母亲坐在大树下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哄着我们玩耍,我和妹妹在河边的草地上玩得可开心了。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我和妹妹终于康复了。

  ***中因我们家成份高,父亲在单位被关押遭批斗。不懂事的学生们把当时历史教科书上的恶霸地主与我们家联系起来,对我们家恨之入骨。起初他们在上下学的路上尾追向我投石块、对我打骂。母亲怕我受伤害,每天护送我上下学。当我受到攻击时,(母亲不让我还手,怕给关押在学校的父亲惹来麻烦。)母亲总是把我搂在怀里用她的身体保护着我。

  有一次一个经常欺负人的学生绕过母亲的阻挡狠狠的踢了我一脚,母亲火了像发了疯似的向那个学生追去…吓得那个学生以后再也不敢打我了。后来在学校里也无法保证我的人身安全了,母亲就把我关在家里面,母亲怕我在家寂寞,给我在门前磊了花池教我种花、种玉米,给我买来小兔子陪我玩,帮我在家度过寂寞的时光。再后来红卫兵来抄家,到家里闹革命。母亲怕我受到伤害,把我送到乡下姥姥家避难。

  在姥姥家避难一年多的时间里母亲十分挂念我,经常抽空骑自行车一天往返百里到姥姥家来看望我,给我送吃送穿。母亲怕长期不上学影响我的学业,时局稍稳时,又把我接回市里想让我继续上学。母亲考虑到我回原学校怕受同学们的歧视和欺负,于是又帮我联系转学,那时谁都不愿意接纳我们这些“黑五类的子弟”,母亲看尽了人家的冷脸,说尽了好话,总算帮我转了学。使我很快又跟上了同龄人的学习,为我今后的人生奠定了良好的文化基础。

  我刚到纺织厂参加工作时上三班倒,身体不适应,曾一度不安心工作,多亏母亲在生活上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使我尽快的适应了厂里的工作,才有了我以后在工厂上大学,成长为了一名纺织工程师和管理干部的今天。

  我结婚后跟父、母亲一起居住了十五年,母亲对待儿媳比自己的儿女高看一等,她常说人家离开自己的爹妈来到咱们家,咱不能让人家受委屈。母亲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得。

  那时每天母亲给我们做好早饭,盛好了摆在桌上才叫我们起床。我们下班回到家,母亲已给我们做好了晚饭和第二天上班要带的饭菜,暖壶里灌满了开水。吃完饭我不主动抢着刷碗,母亲就会自己到厨房刷碗收拾餐具,从不主动让儿媳做这些事情。

  母亲临终前住院期间,我和妹妹分两班日夜在医院伺候着母亲,那些天我和妹妹很累,很需要有个帮手,可儿媳仅当了两天帮手就“累的”下了阵,母亲丝毫没有埋怨儿媳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反而怕我埋怨爱人,开导我说:“儿媳身体弱,长期在这儿挺不住,不要把她累着了。”

  结婚后每次我给母亲钱的时候,母亲都要夸儿媳懂事,能给婆婆这么多的钱。拿自己儿子的钱,往儿媳脸上贴金,我的母亲就是这样做婆婆的。

  98年我厂里分了宿舍,我们从母亲那搬出后,母亲时刻牵挂着我们的生活。怕我们吃不好、喝不好,经常把我们叫到家里给做些好吃的饭菜吃,每次吃完饭不剩下许多饭菜,母亲心里就不踏实,她唯恐我们没吃饱。往往我们走后母亲一连吃好几天的剩饭菜。母亲还经常给我们蒸馒头、蒸包子、包饺子用塑料袋装成一袋袋的在冰箱冻好后,让我拿回去慢慢的享用。直到母亲去世时,我们的冰箱里还有许多母亲给蒸的馒头、包子没吃完。

  母亲一生关爱儿女们有操不完的心。母亲临终前担心自己过世后儿女们心里难承受。一再安慰我说:“我这辈子有你们这些好孩子,我活的很知足。看到孩子们生活的都很好,我走会很放心的。我的年纪也不小了,人总会有这一天的,只是我走后,你们心里千万别太难过了。”母亲是晚上十一点多钟走的,她走的时候很安详。母亲用自己最后的行为,给与了儿女们最大的精神安慰并把儿女们守灵的痛苦时间缩到了最短时间。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母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