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远方的思念

时间:2022-08-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凝固、 点击:

  写给我的朋友,一个叫坚强的女孩。

  1

  日复一日只增不减的想念,你问谁会懂?无人回答。但你是否感受到我无声的叹息,“姑爹”仿佛是你失意生命里的主题。

远方的思念

  11岁那年,你的天空暗了。11岁,一场车祸险些让你送命;11岁,爱你的姑爹离家出走;11岁,天真无邪地和太太拉钩钩说要一起等待姑爹回家。

  春夏交替的五月,充满希望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期待的味道。一通电话让所有的想念有了明确的路线,你说他在新疆,你说他明年过年就会回家,你说他以后的每个周末都会打电话来。新疆成了你梦中的城市,明年成了你思念的终点,周末的晚上电话成了你独家的财产。

  电话的确是一周打来一次,但六月份、七月份、八月份……你还呆呆的守在电话前,铃声却不再因你的等待而想起。白天偶尔会有人打电话来,却不是你所等待的。期待、失望、期待、绝望反反复复上演着。“明年”来了,却未见归来的身影,心已绝望,因为回忆你却又抱着一丝侥幸。傻傻的你,始终不明白不会回来了,总是折磨自己。

  那次,你的家乡来了一个陌路人,你听你的妈妈说那个人有可能是姑爹,你沿着小路找到天色渐暗,始终没有发现。那天,你上车去学校,你看见了。后来的后来你放假了,你的大姑妈告诉你那个并不是小姑爹。姑爹,你如今到底在哪?

  小路上熟悉的背影,梦中归来的幻境,儿时嬉闹的画面。因为一个“明年”,日复一日的“明年”。因为血浓于水,因为剪不断的疼惜。无数次梦醒时,无数次回首时,记忆里的人儿已模糊。能忆起的也就是那几个小片段。惊醒回首,那只是一个幻影。安静时,你会想模糊的人儿;孤单时,你会想;无助时,你会想;有时候会怀疑你的想念会不会是一种习惯,当看见泪流满面的你时,在你的泪水里,我明白了时间可以让你失望,但也可以将你的想念沉淀,筑成信念。

  今天,你看见几个江苏的人了,这段时间回忆再也无法将你束缚,可当你看见江苏的他们,你还是会想起你的姑爹。

  姑爹,五年了,你依旧没回来,家早已不成家,你在哪?还好吗?她好想你!您现在的生活好吗?回江苏老家了吗?这些年有想起那个天真的丫头吗?以后还会看见您吗?好想好想知道……

  2

  昔人离去、世界一片荒芜空寂。

  2009年的春节过后,正月十三,俩办法年的期待有了音讯,姑爹的来电……问太太是否安好!

  正月十五,早晨的九点,你永远记得那一刻。太太永远的沉睡!梦境、惊讶、迷茫、心碎,一切来得太突然!你们不是说好一起等远方的人儿回家的吗?不是拉过勾勾吗?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反悔!

  站在床前,看着紧闭双眼,微微张口的老人,有人替她抚摸手掌、腿(求来是不是残疾)。你看的出神了,以为是可敬的老人醒过来了……(心里暗自窃喜着,激动的哭了)

  当火盆里的纸燃烧成火焰,当给太太梳洗换上新衣,当家人给老人挨个梳头(衣服是太太生前自己做的,盆子是她自己准备的!)你那可怜的太太有享过几天的福!你已无力去大声嘶喊,低泣的泪水,心抽搐的疼痛,忍着……怕去触碰那冰冷的遗体!你不相信这是真的!

  当棺材在那一刻盖起,低泣的你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太太你起来,太太,你不要小儿了吗?太太,不要丢下我……”显得那么无助!你的声音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上天并未怜悯你,声音最终嘶哑了,你眼角的泪却止不住的流!晚上,听大姑妈讲诉这老人悲惨的过去,刚刚稳定的情绪又开始失控,死盯着棺材,希望它移动,企盼着老天开开眼!

  生死有命,节哀顺变,我这样劝慰着你。

  正月十六的下午要去学校,拖着疲惫的身体告别了太太,踏上了新的征程。正月十七,是太太入土为安的日子,你坐在教室,心早就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天堂,默念:一路走好,下一个轮回我们相遇,走好,我会守住我们拉钩钩的诺言。泪已尽了,只剩下无声的低吟。

  又到了周五,放假的时刻,你早早的告别了学校,飞奔回家,寻访老人的足迹,却发现那最初的记忆都已成为泡沫。无数次看着家门前坐着一个人,她在对你笑,当你擦亮眼睛再看,空空的道路寒风吹啸着无一人,原来想念是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

  后来,你成了坟地的常客,不为别的,只因那里有最疼爱你的人在。我以为时间会让一切都好起来,四年后,你再去坟地,哭的依旧是那样撕心裂肺,不减当年。

  3

  原以为你的悲伤会到此终止,原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原以为你会慢慢坚强。

  还有许多故事,却没有勇气继续写下去。愿天堂的家人朋友一切安好,远方的思念这个夏天回去寻找。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思念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