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转水转树转甘棠

时间:2022-08-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程宗伟 点击:

  这里,有水。

  水是大江东去时遗留下来的珍珠,洒在吴尾楚头这片泽国大地;也是长江这根银杆子挑起的盏盏灯笼,挂在名曰浔阳的这家门楣,剔透而璀璨。

转水转树

  她因灌婴凿井而有了灵性,汩汩泉涌,养育了千年湓湖忠孝血脉;又因周瑜点将而厚了底蕴,汤汤烟水,点缀着古老浔阳的历史沧桑;还因李白望了一眼瀑布,感动上苍,银河之水,三千九天,增添了浔阳水无限浪漫。万古长水,衍衍不息。滔滔浪花在时间里湮没了故事,将铅华洗尽,留下透亮之水,在夕阳普照的暮色中波光粼粼,叫世人看透了什么参悟到什么,却又似雾里看花,隐约迷离。生命的源头跟水有关。看见水,才如此亲切。人们爱她的灵动爱她的洁净,爱她的变幻;爱她无形亦有形。她时而平静时而激越,平静时让你无法感觉到她的存在,激越起来窾坎镗鞳似千军万马。她无形,但力量无穷,能托起百尺艨艟;她有涯,但胸怀宽广,日月苍穹若出其中——万千气象都一一装进了文人墨客的篇章语句。在这江南浔城,聚集了千年灵气的她,见证了演绎了吸引了多少善男信女,围着她转着她注视着她!

  于是,转水。这里,有树。

  树是梧桐。梧桐,登高之枝,《诗》曰:“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梧桐,智慧之树,能知秋闰秋,所谓“一叶落而知天下秋”者是也;梧桐,忠贞之树,可同生同老,有云:“梧桐相待老”者也。

  梧桐扎根江南水岸,如鱼得水,嗖嗖拔节,世人看秧苗在风雨中长成碗口粗细,长成一两手臂腰围。春去冬来,树叶落了一茬又一茬。这其中,也许人换了一两代,但寒暑易节,枯荣间,树向地黄、向上苍伸出无限可能,枝繁叶茂,绿树成荫,却也悄悄聚集了灵气,在静默与悄然中就足以震慑人心。她养育了多少生命——蚁族在巨大的王国里繁衍后代,水鹭于树冠的保护中哺育幼雏,更有鸣蝉将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了她。人们则踩着春寒,由上一个冬季,目睹了湖堤上一个个光秃秃的树杈,一点点在东风的彩笔下,涂抹成鹅黄,嫩绿,最后成了翠绿,碧绿;炎炎夏日也就到了。这些碧绿浓阴,将烈日酷暑挡在了树冠之外。拱形的林荫大道上,洒下的是冒着绿氤氲的惬意与爽快。日暮时分,彤彤夕日,余晖斜斜,穿透云层,在湖面铺出金光大道;光影折射,斑驳陆离,涂染大道。这时来了一阵晚风,湖里金波荡漾,树木摇曳生姿,再也没有如此精彩的光景结合了。再晚些,华灯初上,万家灯火。变幻的霓虹倒映在夜色中的水波。此时,走在拱形的林荫里,仰起头,你会发现,头顶上空,装饰灯映着绿叶,叶片重重叠叠,枝杈错落有致,往前看不见头,往后瞧不见尾;你仿佛置身林海,置身在满眼绿色的浩瀚森林……这样想着,身上的身边的暑气顿时消退了一大半。徜徉湖堤,你还会遇上千年香樟,密密麻麻的绿叶让你感觉凉快正向你砸来;还有垂柳,纤纤细枝犹如佛之细语,拂过心田;又如高山融雪,漫过心脾,再浮躁的心也得到了慰藉。

  于是,转树。

  湖呢?转啊!转湖嘛——成本低,操作简单,于是老少皆宜。

  青年人转青春。他们穿红戴绿,婀娜多姿;体格健硕,刚柔并济。轻盈快捷脚下生风;柔的摇着碎步,扭出迷人舞姿,一路洒下袭醉香气。青春与美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最好诠释。

  中年人转生活。和青年人一样,他们也渴望有凉风穿透腋窝的爽快,但他们稳重的步伐里有了追求,坚毅的面孔上写着担当。他们三五成群,相邀散步。一路上谈事业,谋划发展;拉家常,促进和睦。有的头上胸前挂着汗水,手里还拿了手机,不停地与对方交流。他们步履匆匆,出来转一次湖似乎也不太容易,但他们知道夜幕下哪里躲着无常,还能看穿霓虹背后的真实。他们聚焦家庭、婚姻、事业以及责任,这一个个都成了他们歌唱的嘹亮旋律。

  老年人转健康。这群人步子从容。他们走走停停,随心而动。岁月在他们眼里单纯了,时间的脚步也缓慢了下来。他们走湖,或许为了在石桥边拾掇记忆,或许为了向水中月倾诉衷肠,或许纯粹为了看远方的光影,听树林里的蝉鸣。手中那把不紧不慢的蒲扇,摇走了多少时光摇去了多少辉煌,又摇出了多少街头巷尾的故事——其实啊,人世间的精彩,不正是在这些树下,在这清清水边,在这朗朗乾坤,一场场地上演着的吗?

  仓央嘉措在《那一天》中写道,转山转水转佛塔。这是信教徒的一种虔诚。而我要说,转水转树转甘棠。细想来,烟火人间,太平盛世,哪一样不是为了转生活转健康平安呢?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