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做父亲的陪护

时间:2022-08-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寒塬雪 点击:

  这社会能让你坚持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以前听到别人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不理解,甚至还觉得很可笑,活着不是一件很轻松很快乐的事吗,为什么要用“坚持”一词呢?就算生活中会有些曲折,也只是一段别样的人生,不至于失去活下去的信心吧。这一切的自己以为可能就是因为自己没有经历过遇事无助甚至绝望的时刻。就算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埋怨,可我一直对生活还抱有美好的向往。今天,当我又一次看到有人在谈论这个话题时,我的心似乎没有了以前那样的平静。

  今天,是父亲住院的第二十二天,是我在医院陪护的第二十一天。我的心情也由刚开始担心父亲病情的焦虑,到看着父亲一天天好转的欣喜,再到现在看着高昂的医疗费用单一筹莫展的无助。我想这一连串情绪的变化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这应该是所有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共同的经历。

  我是2月4号早上乘火车回新疆的,傍晚便接到姐姐的电话说父亲因感冒住进杨陵示范区医院了,而且很严重。因为父亲头晕不能站立,恶心吃啥吐啥,而且还不时的发烧,并且完全不能自理,医院要求必须要家人全天二十四小时陪护。家里就姐姐一个人,根本撑不住,我必须回去。考衡再三,我便在火车还没有到达乌鲁木齐的路上,就预订好了下午返回西安的机票。我是五号晚上直接到医院的,当父亲看到我时虽然嘴上责怪着我来回跑的乱花钱,可他的眼神却明显的流露出对我的相信和依耐。在陪护父亲的前两个晚上,我真的是一眼没眨。我就坐在父亲的病床前,看他醒了就给他说话,并且一会给他捏捏脚揉揉腿,问他的感觉;看他睡着了,就给盖好被子,并坚持每半个小时测一次体温 。

  可一连几天,各种的检查——抽血,CT,B超,彩超,核磁共振甚至不同部位的重复检查都做完了,除了检查出血糖有点偏高外也没检查出其他什么,反而发烧的频率和温度却越来越高了。我就一遍遍用热毛巾给父亲擦身体,用冷水毛巾敷额头。父亲也似被烧迷糊了,什么话也不说,任由我摆布。当父亲发烧时的体温高达三十九度八时,医生和护士似乎才着急了。后来每次发烧,护士都会静脉注射一次退烧药,然后没多久,父亲就会大汗淋漓,体温也就降下来了。可是后来每次发烧前父亲整个身体都会不自觉的颤抖,甚至整个病床都跟着晃动。随着发烧时间的延长,每次打了退烧针最多也就管十一二个小时。医生便又要求做很多检查,而且很多检查都是前面做过的。就那抽血,我看了都害怕,在杨凌示范区医院住了十天,我看到的共抽了七次血,最多一次是抽了七根试管和两个血培养瓶,最少的也是三根试管和两个血培养瓶。我想就是个正常人一连好几天这样抽血也会把人抽坏的,可再怎么想嘴上也不敢说,医生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住院的第八天下午,化验科来电话说血培养出父亲的血液里有革兰氏阴性杆菌病毒,并且给我说这个病菌是传染的,让我注意防护。第十天上午,两名其他科室的医生来给父亲会完诊后,叫我和姐姐去医生办公室谈话。谈话的大概内容就是,父亲血液里面的革兰氏阴性杆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这种情况是十分危险的,要尽快确定治疗,甚否则会威胁到生命。她们想让父亲转科,转到同医院的重症科再进行诊查治疗。我和姐姐商议后决定立即转院,转到咸阳大一点的医院看看。自此,在杨陵示范区医院神经内二科连头带尾共住院十天缴费九千块仍无法确诊而不得不转院。

  随后姐姐托人联系到咸阳二一五医院,我们便立即转院,于二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四十分左右到达咸阳二一五医院。因为是提前联系好的,我们便直接到科室住下才去补办的住院手续。科室医生通过我介绍父亲的病情症状以及杨陵示范区医院的各项化验结果,初步决定先以针对革兰氏阴性杆菌的消炎为主。第二天才去做CT、抽血的各项化验,最后医生的判断是病毒引起肝脏上长了一个脓包,医学术语——肝脓肿。然后就是针对这个病症的用药,坚持每天三瓶美罗培南和一瓶雷尼替丁,然后就是维C维B调整到氨基酸,后来又调整到每天两瓶磷酸左奥硝唑。在二一五医院十三天了,做了一次CT,一次增强CT,抽了两次血。现在人也不发烧了,感觉也好多了,每天上午输完液还出去走走路。

  血液里面的炎症指数由来时检查的28降到了昨天查的0.128,正常人的指数是不超过0.1。增强CT显示,肝脏脓包表面已经硬化,但内部仍没有完全恢复,脓液还没有被吸收。这几天父亲感觉自己好多了,几次三番的说要出院,我去询问了医生,医生说就从目前检查的结果来看,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消炎才能好。我也总算是松了口气,虽然照顾人很辛苦,但至少这些辛苦换来了父亲的健康,我还是蛮开心的。随即我就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医生,像父亲现在的这种状况,要出院还需要多久?医生说最少还需要一个月。我听到这一下子懵了。一个月?我以为我听错了。再次听到医生洪亮的声音告诉我这样的症状后面还需要持续打针一到三个月时,我承认我的内心是有些慌乱了。我慌乱的不是这每天一两千块的费用,我慌乱的是我今年还能不能去工作的问题。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在医院陪护老人的那种难以诉说的无奈。本来这两年疫情影响的就没有什么收入,而且还跟了一些外债。生活的标准也由最初的能吃饱,改变成现在能顽强的活下来。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看看朋友圈里许多人都在跑车,我的内心真的是着急而又无奈。我想去工作,因为只有赚到钱了,才能更好的顾家,给父母更好的生活,可是就父亲现在的状况,我要说走似乎又是最大的不孝。父亲住院二十三天,给医院缴了三万,其他的花了三千多,这对于两年没有收入的我来说,真的是挺让人头疼的。可也是没办法啊,我只能期盼着父亲快一点完全的好起来,那样就算是出去跑车,心里也能稍稍放心一点。这就是所有中年人都会遇到的难关吧。没有退路,只能努力拼搏。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父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