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悦纳烦恼,将心事交予清风浮云

时间:2022-08-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娜 点击:
善待自己,宽容他人(全文在线阅读)   >   悦纳烦恼,将心事交予清风浮云

    人生就好像一场充满苦涩又很惬意的旅行,尽管走向目标的心情是急切的,但是路途中的琐碎和烦恼,总会影响我们的心情,控制着我们的情绪。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做到了对生活的释怀,将心事交给清风浮云,不再苦苦经营那份烦恼和秘密,你会感觉更加轻松自如。

    快乐的法则:少一点,多一点

    为人处世时,不免有形形色色的矛盾、烦恼,如果斤斤计较于每一件事,那生命无疑是一桩累赘,并且充斥悲剧色彩。

    1945年3月,罗勒·摩尔和其他87位军人在贝雅S·S318号潜艇上。当时雷达发现有一艘驱逐舰队正往他们的方向开来,于是他们就向其中的一艘驱逐舰发射了三枚鱼雷,但都没有击中,这艘舰也没有发现。但当他们准备攻击另一艘布雷舰的时候,它突然掉头向潜艇开来,可能是一架日本飞机看见这艘60英尺深的潜艇,用无线电告诉这艘布雷舰。

    他们立刻潜到150英尺地方,以免被日方探测到,同时也准备应付深水炸弹。他们在所有的船盖上多加了几层栓子,3分钟之后,突然天崩地裂。6枚深水炸弹在他们的四周爆炸,他们直往水底——深达276米的地方,他们都吓坏了。

    按常识,如果潜水艇在不到500英尺的地方受到攻击,深水炸弹在离它17英尺之内爆炸的话,差不多是在劫难逃。罗勒·摩尔吓得不敢呼吸,他在想:“这回完蛋了。”在电扇和空调系统关闭之后,潜艇的温度升到近40度,但摩尔却全身发冷,牙齿打战,身冒冷汗。15小时之后,攻击停止了,显然那艘布雷舰的炸弹用光以后就离开了。

    这15小时的攻击,对摩尔来说,就像有1500年。他过去所有的生活都一一浮现在眼前,他想到了以前所干的坏事,所有他曾担心过的一些很无聊的小事。他曾经为工作时间长、薪水太少、还有多少机会升迁而发愁;他也曾经为没有办法买幢房子,没有钱买部新车子,没有钱给妻子买好衣服而忧虑;他非常讨厌自己的老板,因为这位老板常给他制造麻烦;他还记得每晚回家的时候,自己总感到非常疲倦和难受,常常跟妻子为一点小事吵架;他也为自己额头上的一块小疤发愁过。

    摩尔说:“多年以来,那些令人发愁的事看来都是大事,可是在深水炸弹威胁着要把他送上西天的时候,这些事情又是多么的荒唐、渺小。”就在那时候,他向自己发誓,如果他还有机会见到太阳和星星的话,就永远永远不会再忧虑。在潜艇里那可怕的15小时,对于生活所学到的,比他在大学读了4年书所学到的要多得多。

    我们可以相信一句话:人生中总是有很多的琐事纠缠着我们,但是我们不能与它斤斤计较,因为心胸狭窄是幸福的天敌,它对有意或是无意间的伤害是宽厚,对敌意的攻击是忍让。

    在非洲大草原上,有一种极不起眼的动物叫吸血蝙蝠。它身体很小,却是野马的天敌。这种蝙蝠靠吸动物的血生存,它在攻击野马时,常附在马腿上,用锋利的牙齿极敏捷地刺破野马的腿,然后用尖尖的嘴吸血。无论野马怎么蹦跳、狂奔,都无法驱逐这种蝙蝠。蝙蝠却可以从容地吸附在野马身上,落在野马头上,直到吸饱吸足,才满意地飞去。而野马常常在暴怒、狂奔、流血中无可奈何地死去。动物学家们在分析这一问题时,一致认为吸血蝙蝠所吸的血量是微不足道的,远不会让野马死去,野马的死亡是它暴怒的习性和狂奔所致。

    与野马类似,生活中,将许多人击垮的有时并不是那些看似灭顶之灾的挑战,而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人们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无休止地消耗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之中,最终让大部分人一生一事无成。生活要求人们不断地清点,看忙碌中,哪些是重要的,是必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或是无须劳神去忙的。然后,果断地将那些无益的事情抛弃,不去理它。

    人生苦旅,等闲视之

    人生难免会有失意的时候,事业上的、情感上的、家庭上的等。面对失意,强者以一颗自强不息的心不断进取,弱者则是面对一张薄纸,也不愿伸手戳破,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一个人遭受挫折的时候,一定要保持自立、自强的姿态,奋力前行。

    有一个农民,只上了几年学,家里就没钱继续供他上学了。他辍学回家,帮父亲耕种二亩薄田。在他18岁时,父亲去世了,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他的肩上。他要照顾身体不佳的母亲,还有瘫痪在床的祖母。

    改革开放后,农田承包到户。他把一块水洼挖成池塘,想养鱼。但村里的干部告诉他,水田不能养鱼,只能种庄稼,他只好又把水塘填平。这件事成了一个笑话,在别人看来,他是一个想发财但又非常愚蠢的人。

    听说养鸡能赚钱,他向亲戚借了300元钱,养起了鸡。但是一场大雨后,鸡得了鸡瘟,几天内全部死光了。300元对别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对一个只靠二亩薄田生活的家庭而言,可谓天文数字。他的母亲受不了这个刺激,忧劳成疾而死。

    他后来酿过酒,捕过鱼,甚至还在石矿的悬崖上帮人打过炮眼……可都没有赚到钱。

    36岁的时候,他还没有娶到媳妇。即使是离了婚的有孩子的女人也看不上他,因为他只有一间土屋,随时有可能在一场大雨后倒塌。娶不上老婆的男人,在农村是没有人看得起的。

    但他还是没有放弃,不久他就四处借钱买一辆手扶拖拉机。不料,上路不到半个月,这辆拖拉机就载着他冲入一条河里。他断了一条腿,成了瘸子。而那拖拉机,被人捞起来时,已经支离破碎了,他只能拆开它,当做废铁卖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说他这辈子完了。

    但多年后他还是成了一家公司的老总,手中有一亿元的资产。现在,许多人都知道他苦难的过去和富有传奇色彩的创业经历。许多媒体采访过他,许多报告描述过他。曾经有记者这样采访他:

    记者问:“在苦难的日子里,你凭借什么一次又一次毫不退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