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记忆中的垄上

时间:2022-07-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钱义贵 点击:

  垄上,以黄土为岗为垄,而得名。垄岗横亘千米,坐落在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地藏道场——九华山脚下柯村东头。庄前庄后,翠竹摇风,绿树婆娑;脑枕狮形松山,脚蹬马靴草湾;胸怀高明堂上,背靠八百田畈。庄子不大,几十户人家,十有二三他姓。

记忆中的垄上

  听前辈说,唐朝神龙年间,此处就为柯氏家族一支脉。历史上盛衰更迭,沧桑多变。鼎盛时五百人口,百户人家。到明朝嘉庆年间,此地盛极一时,柯氏家族建有宗祠于庄中。深宅大院,坐北朝南;砖木结构,斗拱造型;雕梁画栋,古风徽韵。

  庄中十有八九为耕读人家,半耕半读,民风淳朴。柯氏祠堂内有学堂、书馆,厅内两边粉墙上有“忠、孝、节、义”四个大字。那副楹联我还记得:

  荆树有花兄弟乐,砚田无税子孙耕。

  庄上明清时代曾出现过不少的私塾学馆名师,多赴黄山、黟县、休宁、泾县一带山区开馆授童,教书为生。据说休宁县在大清某年同科高中八位状元中,就有六位同一师门,那先生就是池州府青邑九都柯家垄上庄走出的柯松昭。

  庄中老人说,庄上自古以来,惊天动地之伟人是没有,倒出过不少能工巧匠。九华山历年一些寺庙的修建,都少不了庄上的砖木匠手艺人。有道是:“砖知府”、“木秀才”,他们在周边百里开外留下了诸多的不朽建筑杰作。诸如九华山上的百岁宫——万年禅寺、吊桥庵、天台正顶的万佛堂、刘冲的云波书院……以及柯村的柯乔门坊、柯氏家族的几大宗祠与牌坊。这些辉煌的古建筑,是值得我们后辈人骄傲的。

  庄上有一间旱碓、旱碾坊。旱碓,是一种古老的人工脚踩,利用杠杆力学原理的舂米工具。旱碾为人或牲口代替拖动碾鼓在碾槽上滚动的一种碾米原始方式。那时没有电与机械设备,舂米靠水碓、水碾,若久旱无雨,河水干了,就无法让碓、碾发挥作用。也不知是在哪朝哪代,庄子中的能工巧匠,就地取材,建好了旱碓、旱碾。它可在那些大旱之年,发挥了重要作用。

  庄上还有一处令我最难忘的乐园,那就是村庄后面的竹林桑园。一大片毛竹与筀竹,四周还有不少的果树,桃李杏是当家树,一垄垄桑树,一眼望不到尽头。桑椹、秋枣、秋栗、石榴、柿子……应有尽有。我们这里是没人看管,果儿熟了,愿吃你就去摘呗,但有一条庄规:那就是准吃不准糟、不准带。赶上果熟时,你家来了客人,你带着客人上那儿就树摘着吃,是没人反对的。

  我们小时候,在这里摆过龙门阵、打过仗;在这里野餐、学着大人猜拳喝酒;在这里玩过迎亲接媳妇、拜堂成亲……总之,什么好玩,就玩什么,什么奇特,就寻什么。甚至撺掇邻居家的小妞把从沙土里扒出的蛋,带回家放在抱鸡娘的窝里让它带孵,你猜结果怎么着?孵出了小蛇呗(不过我们那时也不知道是蛇蛋),把那小妞的妈妈吓得大病三天。这可比鲁迅笔下的《三味书屋》中的百草园好玩、惊险、刺激多了。

  然而,这些今日都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泥楼房,面目全非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垄上”将写进历史了。我甚至连一张小村庄的照片也没来得及拍摄下来,这叫我时常感到深深的遗憾。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