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树上的叶子就是我的家第二节

时间:2022-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文轩 点击:
细米(全文在线阅读)>    树上的叶子就是我的家 第二节

  细米果然又在那里刻什么——不是刻桌子,而是在桌子上刻一个木头疙瘩。听到脚步声,他以为是妈妈进来了,立即将它划拉到抽屉里,并顺手拿过一本早预备好了的课本看起来。

  梅纹问:“你又在刻什么?”

  细米听到是梅纹的声音,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说:“我没有刻什么。”

  “还没有刻什么,我都看到了。”梅纹走到细米跟前,“拿出来让我看看嘛。”

  细米慢慢拉开抽屉,但没有完全拉开,只是拉开一道缝隙,然后将双手伸进去,身体尽量压向桌子,好不让梅纹看见抽屉里有些什么。他摸索了一会儿,从里面拿出了那个正在被他雕刻的木疙瘩。

  这是一个看上去还没有什么形状的木疙瘩,但梅纹仔细看了之后,还是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个形象:一个小毛驴的面孔。

  “是小毛驴吗?”她问。

  “是三鼻涕家的小毛驴,不是毛桥桥家的小毛驴。”

  “还分得这么仔细?”

  “三鼻涕家的小毛驴才两岁,毛桥桥家的小毛驴都三岁了。”

  “细米真不得了哇!”梅纹点着头,心里对眼前这个男孩的那份精细的感觉着实有点惊讶。

  细米说:“眼睛、鼻子、耳朵、嘴巴,三鼻涕家的小毛驴与毛桥桥家的小毛驴全都是两样的。”

  “你就用那样的刀刻的?”梅纹看着桌上的那把刻刀,问。

  细米点点头:“削铅笔的刀,一个鸡蛋可以换两把呢。”

  梅纹摇了摇头:“这刀可太差劲了。这本来就不是一把雕刻刀。雕刻刀是专门的。”

  细米一点也不懂。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什么雕刻刀。他的眼睛里满是迷惑。

  “雕刻刀分很多种,方口刀、圆口刀,一种刀又有很多种型号,十把几十把呢。”

  细米觉得自己的那把刀变得有点寒碜起来,就将它放回文具盒里。

  梅纹说:“干什么,都应该有它专门的工具。就说木匠吧,如果他是一个好木匠就肯定离不开好工具。将眼凿成应该有的样子,将榫做成应该有的样子,那工具是将就不得的。一个能把活做得漂漂亮亮的木匠,都会有一整套的工具。那个不讲究工具,且没有几样工具,干起活来,就把那些工具将就着用的木匠,也算不得木匠。”

  细米从未听到过这样的道理。这样的道理,爸爸不曾讲过,妈妈更不曾讲过,稻香渡的老师们也从未讲过。细米觉得这些道理很新鲜,就像黄瓜架上刚结出的毛刺刺的瓜纽纽那么新鲜。他听得很入神。除了用刀刻什么,他是很少有入神的时候的。他的心思总像是一头不安分的牛或一只不安分的羊,总惦记着到处乱跑、乱窜。

  “有了应该有的工具,你心里想的,就会流到手上,再流到它上面,它就像自己会动似的,把东西做成你想要的样子——有时甚至做得比你心里想的还要好。”

  细米很安静地听着。

  梅纹看到了桌子上的图像,她的注意力一下子全跑到了这些图像上。一切都是简单的、稚拙的,但她却被这份简单与稚拙吸引着,她的眼睛里不时地闪着亮光。偶尔,她会看一眼细米,但很快又回到了图像上。她说不清楚她为什么被这些图像吸引了,心里只是喜欢这些图像。她仿佛看见了鸽子的飞翔、公鸡在草垛上拍着翅膀、狗在追一个落荒而逃的孩子;她仿佛听见了鸭子游过柳丝下时的呷呷声、拴在树上的小毛驴的仰天长叫声。

  她的目光在细米的小房间里游移着,从桌子到窗户的框子,到床头,到柜子,到椅背,到墙上的砖。正像妈妈说的,屋里已没有多少好地方了。但她喜欢看的,却正是被细米“糟蹋”了的地方——更确切地说,是那些地方所显露出的图像,虽然她也会不时地对那些好端端的但现已“伤痕累累”的家具有点心疼。

  细米从梅纹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什么,将抽屉全拉开了。

  梅纹看到了满满一抽屉的“作品”,她真是惊讶了。

  细米拉开了另一只抽屉,同样,又是满满一抽屉的“作品”。

  梅纹很是惊讶了。

  接着,细米拉开了柜门,掀起了垂挂下的床单,打开了一只纸箱,梅纹看到柜子里、床下、纸箱中,到处都是细米的“作品”。

  梅纹有点惊呆了。

  细米兴奋得两眼闪闪发亮,脸红扑扑的像发烧。

  这些“作品”有人,有物,有天上的,有地上的,有水中的,同样的简单,同样的稚拙,也同样地让梅纹充满兴趣,并同样有力地打动了她。她从这些作品看到了细米眼中的世界——一个热闹非凡、千姿百态的世界。这个世界经一颗少年的心的过滤,而显得充满童趣,让人感到天真而可爱。

  梅纹的目光有时会较长时间地落在一些“作品”上:

  一只狗盘坐在树下,很眼馋但却又很无奈地朝大树上望着——大树上有一只猫,正在很舒服地吃着一条鱼,那鱼好像还在扇动着尾巴;

  一座独木桥,一个男孩一只羊,都走到了桥中央,互不相让,正抵触着,男孩的身子已经失去平衡,而那只羊已有一只蹄子滑出了独木桥;

  ……

  梅纹看到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形象:她胖胖的,围着围裙,鼓着腮帮子,瞪着眼睛,身子向前倾,高高地举着鸡毛掸。

  细米用手一指:“我妈!”

  梅纹看着看着,“噗哧”一声笑了。细米也跟着傻傻地笑起来。

  “我要告诉你妈。”梅纹用手指在细米的脑门上点了一下。

  “告诉她,我也不怕。谁让她打我啦?”

  梅纹又去看,看了又止不住地笑。虽然,这尊小小的雕像很幼稚,很粗朴,根本谈不上什么艺术与刀法,只不过是一个孩子的纯粹的胡雕乱刻,但却十分的传神。等笑得没有劲了,她问:“还有吗?”

  细米说:“还有。”

  “还有呀?”

  细米点点头,朝门外走去。他知道梅纹会跟随他而来。他不回头,领着梅纹走出屋子,走出院子,然后走过一排教室,再穿过一片小小的白杨树林,这时他们见到了稻香渡中学的那座方圆十八里都很有名气的办公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