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太阳落进大河我回家第三节

时间:2022-08-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文轩 点击:
细米(全文在线阅读)>    太阳落进大河我回家 第三节

  这天,梅纹批改完作业后,看了一份这地方上的报纸。最初,也没有什么,但当她刚走出办公室时,突然又想起了报上的一条消息:县文化馆将在一个月后举行业余艺术创作展,现正在征集作品。她转身回去,抓起了报纸,就往细米家走。

  那时,细米正在小屋里雕刻一件小小的作品。

  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细米,但细米无动于衷,因为他不知道这个消息与他有什么关系。

  梅纹说:“将你的作品拿出来,让他们展览。”

  当时,细米的样子是:他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你要拿你的这些作品去参加展览,懂吗?”

  细米显得手足无措。

  梅纹望着在窗台上、架子上、桌子上到处放着的作品说:“我们要从中选出五六件、七八件最好的。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再雕刻出一两件来。你手头上的这一件就不错……”梅纹低头看了看,“噗哧”一声笑了。

  这件作品高不过一尺,造型生动有趣:一个小男孩好像被什么所吸引,在往前跑,一条狗却咬住了他的裤子,人向前倾,狗向后埋,男孩的裤子被扯了下来,露出半边光溜溜的屁股来。

  梅纹越看越觉得好笑,直笑出了眼泪。

  细米指着那个男孩说:“他是朱银根,那天,他到我家中来玩,正玩着,就听到了院门外有人在跑,有人在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朱银根起身就要往外跑,翘翘不让他走,要他再玩一会儿,就一口咬住了他的裤子……就这个样子,……”他自己看着看着也笑了。

  梅纹指着那个屁股蛋说:“用圆口刀轻轻地轻轻地去掉一些,让它有一个浅浅的小坑,肌肉就有了紧张感,这样,人就会觉得他在用力往前跑。还有这儿,是不该用圆口刀的。圆口刀刻出来的比较柔和。应该用方口刀,刷的一刀下去,马上就显出力量来了。但要在心里想好了深浅——这雕刻最要记住的就是不能有错刀,一旦错了,就是个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事实上,一件作品,并不是用刀子刻出来的——在刀子刻出来之前,已被自己的心刻好了……你先别管参加展览的事,我会来帮你挑选作品的。现在最要紧的是,你没有好木料。这两天,我们必须再找到几块像样的木料,有时,一块好木料放在那儿,你即使一点都没有动它,就让你满心喜欢了。”

  接下来,一连好几天时间,梅纹和细米就到处寻觅木料。

  大河上,会经常驶过一些装运木料、树根的船。它们不知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也不知要到什么地方去。谁家要用木材了,就站在大河边喊:“想买几根木头盖房子!”“要买块好木料箍桶!”……船上人听到了,就将船向岸边靠过来。然后双方就谈生意,也许谈成了,也许没有谈成。若没有谈成,想买木料的,依然蹲在河边上,很耐心地等下一条船过来,而这只船就依然走它的路。

  他们曾经看中过一块木料,但那块木料太大,而且价格太贵,不是他们能够买得起的,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那条船走掉了。

  实在没有什么木料可用来雕刻了,最后勉强买了一块。梅纹说:“质量还不错,但纹理太张扬了。”拿回家细看了两天,心里还是不太满意。

  杜子渐说:“大河边上的那口砖窑不烧煤,只烧树根,隔不几天,就会要下一大船树根。这些树根都是从远地运来的,有南方的树根,也有北方的树根,堆成了山,也许那里头能找出几个有用的来。”

  细米领着梅纹来到砖窑堆放树根的场地上。那树根真是堆成了山,很壮观。然而,他们从早找到晚,也没有找到一个有用的树根,都是些只配当柴禾的孬材。两个人一无所获,却弄得衣服泥迹斑斑,梅纹的手在翻动树根时,还被树皮割流破出血来。

  两个人筋疲力尽,望望那座根山,叹息了一声往回走。

  细米走着走着,有点不死心,又回头看了一眼那根山,脚下没留意,被散落在路上的一个大树根绊倒了,“咕咚”摔在地上,肚子压在了树根上,双腿翘起,脸杵在了地上,肚子被硌得十分疼痛不算,脸颊还被擦破了皮,鼻子血流如注。

  梅纹连忙从后面跑上来,从地上拉起了细米。就在这时,她惊喜地叫起来:“细米,这是一个好树根!”她一条腿跪在地上,另一条腿半跪着,仔细察看那个树根。

  细米顿时不觉疼痛,蹲在树根旁,鼻子里的流血,一滴一滴地落在树根上。

  “天哪,这是什么树的树根呀,这么好的木质!”梅纹用手轻轻拍着树根,十分激动。

  他们问窑上的人他们如果拉走这个树根要付多少钱,窑上的人说:“一个破树根,再说是杜校长家的儿子想要,给什么钱呀!拉走吧!”窑上的人还给了他们一根绳子。

  他们用绳子捆住树根,就将它往家中拖去,一路拖,一路轻轻打着号子。

  遇到他们的人,都好奇地看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