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以德报怨

时间:2022-07-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九卷 第十一章 以德报怨

项少龙本想溜走,却给升了官兴奋得要死的李斯给扯了他去见小盘,纪嫣然却没他们好气,自行返家去了。
  今趟虽未可言全胜,却是有天大良好的转机,王齿、王陵、昌平君、昌文君等都情绪高张,拥着项少龙这大功臣入内廷见小盘。
  小盘见众人来到,由龙座走了下来,两眼感动得红了。
  项少龙有点神智迷糊的看着小盘龙行虎步、气势迫人的朝他走来。
  忽然问他感到小盘非常陌生,但又像亲近得像自己的儿子。
  那种极端相反的感觉,激起他无比奇异的情怀。
  尚有几年。小盘就要加冕为王了。
  而他与这未来的秦始皇的关系,就要书上休止的符号。
  他是不能不走。
  因为他不想沾上六国军民的鲜血。对战争他深感厌倦。
  小盘的实际年龄是十九岁,完全具备了一代霸主那种高于众生之上的威仪和气概。
  他虽此项少龙矮了大半个头,但肩宽背厚,手足粗壮,方面大耳,尤其是一对龙目,连项少龙被他望来时都感心寒。
  以前的徐先、鹿公在知道他不是吕不韦的孽种时,立即死心塌地;现在的王陵、王齿对他矢志效忠,自非无因。盖小盘正是那种天生具有服人魅力的政治领袖。
  可想见当他正式加冕为王时,将更不得了。
  小盘此时来到项少龙身前,一把紧执着他双手,喜叫道:“太傅啊,我们成功了。“
  李斯等围着两人,高声道贺,人人都有点胡言乱语。
  一直以来,君主和权臣的斗争,鲜有可在不动干戈下完成的。
  但就是要了黑龙这漂亮的一招,立即把吕不韦辛苦经营多年的势力削减了大半,又把他可能暗中策划的叛乱粉碎了。如此兵不血刃的取得这种成果,谁能不感动莫名。
  在现今的情势下,要举兵作乱,根本是没有可能的,连咸阳的平民也会起义来支持小盘,更不要说一向忠于王室的军队了。
  项少龙微笑道:“臣下也好该休息一下,请储君赐准。“
  小盘叹道:“寡人虽是千万个不情愿。但也只好如太傅所愿,不过一旦有起事来,太傅定要回来助我。“
  项少龙如释重负道:“文有昌平君和李延卫,武有两位上将军,储君看着办吧!“
  众人哄然大笑。
  因项少龙等若说,没有事就最好不要来烦我了。
  李斯笑骂道:“项大人不要笑在下了,在项少龙跟前,李斯永远都是你由赵国回来时在城外初遇的李斯。“
  小盘道:“太傅准备何时回牧场暂休呢?“听到他特别在“暂休“两字加重了语气,各人均露出会心微笑。
  项少龙反手握紧小盘的双手,感到两人的血肉都连住了一起,答道:“待扫平了邱日升的武士行馆和待小俊成婚后。我便回牧场去,依储君之意暂休,该仍有十多天会留在咸阳。嘿,我要回家沐浴更衣,好参加今晚的春宴。“
  小盘依依不舍放开项少龙的手,感触道:“我嬴政之能有今日,实拜太傅所赐。“
  以他一国之君的身分,肯说出这种话,众人无不动容。
  只有项少龙才真的明白他意之所指。
  当日只知调戏婢女的顽童,谁想得到竟是日后一统天下的千古一帝秦始皇呢?
  宫门外挤满来“朝圣“的群众,见项少龙出来,立即欢呼四起。
  蹄声响起。国兴领着一队亲兵,由旁里冲出来,隔远向他施礼。
  项少龙见国兴一身军服,像变了再一个人般威风凛凛,不禁记起荆俊初穿官服的样子,心里不由对国兴多了几分亲近的感觉。
  国兴来到他旁,陪他往乌府驰去,底笑道:“卑职在门外等了一段时间,刚才缪毒和吕不韦分别出来时,群众都大喝倒采,气得两人脸都变了。但项大将军出来时,却搏得最多的采声。“
  项少龙看着穿上新衣的小孩在道旁放掷鞭炮和互相追逐,心情前所未有的闲适舒畅。
  小盘终于稳固了他的王位,以后只有他找人算帐,像吕不韦、缪毒之徒,难堪配作给他练拳的对手。
  国兴道:“项爷请相信小人,小人以后是死心塌地跟着大人了。“
  项少龙听他改变口气,摆出家将的姿态,欣然道:“十来日后我会返回牧场,现由小俊暂代我的职位,你好好跟着小俊干吧,这是你和他最佳的修好机会了。“
  国兴点头答应后,压低声音道:“那些刺客有五个人逃出来后,到了杜璧的将军府去躲避都卫的搜捕。听邱日升的口气。他们会装作我们武士行馆的人,今晚去参加春宴。“
  项少龙奇道:“难道他们以为今晚还有机会行刺或不知道入宫赴宴者都是不准携带武器的吗?“
  国与道:“邱日升还没这么大意,只是希望借这批人来重振行馆的威风。“
  项少龙淡淡道:“也好,就让我今晚落落邱日升的脸吧。若非碍于缪毒,今天我就去把他的行馆拆了。“
  国兴听得心惊胆跳,暗忖幸好自己“改投明主“,否则就是受尽凌辱的其中一个了。
  国兴又道:“听说今早单美美想上吊自尽,幸好给人救了下来。“
  项少龙这时对单美美只有同情而无恼恨。但此事却不宜插手,只好叹一句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忍不住问道:“单美美的心是否向着缪毒呢?“
  国兴神秘地道:“这事恐怕只有她本人才清楚,但醉风楼婢仆间流传着一个消息,就是单美美真正看得上眼的人却是项爷你。“
  项少龙吓了一跳,失声道:“这事定是弄错了,否则为何我没有任何感觉。“
  国兴耸肩道:“女人心是最难测的。或者真是传错了吧!“这时上到乌府,国兴施礼走了。
  项少龙想起自己幸福温暖的家庭,立时把单美美的事置诸脑后。
  刚踏入府门,手下告诉他醉风楼的红阿姑杨豫来找他,正在东厅等候。
  项少龙大感愕然,隐隐猜到该与自杀不死的单美美有关,心中暗叹。
  他差点就想使人去把杨豫遣走,但终硬不起心肠,矛盾地挣扎一番,才到东厅去。
  这美女洗尽铅华,身穿素服,样子比她浓装艳抹更顺眼,虽比不上前晚的石素芳,但其清秀之色已属罕有。
  到现在他仍弄不清楚这欢场美女心底内的玄虚。
  她是否只因屈于吕不韦的权势,才不得不暗害自己?抑或她真的爱上了管中邪或许商,才甘心为虎作伥。
  在这充满阴谋诡计的环境里,他学晓了不再轻信任何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