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树上的叶子树上的花第二节

时间:2022-07-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文轩 点击:
细米(全文在线阅读)>    树上的叶子树上的花 第二节

  树上的叶子树上的花——第二节于是,锣鼓敲响了,鞭炮炸响了,细米家的狗也吠开了。

  河岸上一片骚动。

  船头上,一个大汉叫着:“闪开!闪开!”抓着缆绳跳到码头上,然后像牵住牛鼻子的放牛人一般,将还在向前滑行的大船紧紧牵住,直到它的身体慢慢地贴靠在码头上。

  这回是大船安静了,其余的一切却都动弹起来。

  细米在树上呆不住了,双手抓住横枝,身体垂落下来,摆动了几下之后,很飘逸地就落到了地上。

  跳板搭好,女孩儿们开始下船了。

  人群像被一股风吹着似的,自动闪开了一条道。

  女孩儿们个个都很精神,在稻香渡男女老少朴素而热情的目光下,羞涩地微笑着。她们在通过跳板时,都有点紧张,但一走过跳板、踏上码头的石阶时,又变得身体轻盈。比起差不多大岁数的稻香渡的姑娘们,她们的身体似乎有更好的弹性*与灵活性*。

  人们纷纷上船帮她们往岸上搬运行李,为了让跳板空出来留给女孩儿们走,他们许多人涉水爬上船,拿了行李,又涉水上岸。

  那个绾着红手帕的女孩儿等所有的女孩儿都上了岸,还独自站在船头上。她双手抓住一只皮箱,她的双腿几乎被皮箱挡住了,只露出一双脚来。或许是她的胳膊本来就长,或许是那皮箱可能有点分量将她的胳膊拉长了,总而言之,她的胳膊显得长长的。

  她有点胆怯地望着这块只有五六寸宽的跳板,不敢将脚踏上去。

  不知为什么,人们都看着她,忘了上去帮她拿过皮箱再将她搀上岸来。仿佛倒希望她永远就这副模样站在船头上,让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细米一直站在浅水里。从大船靠岸的那一刻起,他就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站着。他呆呆的、傻傻的、清澈的、充满好奇同时又显得很灵动的目光,虽然也不时地看看这个女孩儿再看看那个女孩儿,但大多数时间里,他在看绾着红手帕的女孩儿。不知为什么,每当他看到她时,他心中就会生长出羞涩,并很快映到脸上。他觉得自己在看她时,是属于那种“偷偷看”的看。他有一种模模糊糊的奇怪感觉:他似乎在哪儿见过她。

  还是没有人过去帮她拿过皮箱。

  她转动着头,她的目光好像在这陌生的天空下寻找什么。

  她看到了细米,不知为什么,她游移的、飘忽的目光就在他那张脸上轻轻停住了。她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只想着:这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男孩。

  她也模模糊糊地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他。

  毛胡子队长在岸上问:“都上来了吧?都上来了吧?”

  有人回答:“还有一个。”

  但依然没有一个人过去帮她拿过皮箱。

  毛胡子队长说:“胆放大一点,上来吧。”

  她看了看跳板,依然没有将脚踏上去。她又转过头来,看着细米。

  翘翘突然“汪”地叫唤了一声,并朝大船跑去。它立直了身子,将双爪搭在跳板上,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她,又转身跑向细米。

  细米忽然从她的目光里听到了一种呼唤,下意识地挪动脚步朝大船走去。走了几步,他便开始跑动,并且越跑越快,溅起一路水花。

  她就一直看着他跑过来。

  他站到了船边,气喘吁吁地仰脸望着她,然后伸过双手要抱起她手中的那只皮箱。

  她微微弯下腰,用眼睛问他:你能行吗?

  他点点头。

  她蹲下,将皮箱交给了他。

  他抱住了皮箱。大概是他错误地估计了皮箱的重量,或是因为皮箱太滑的缘故,要不就是他们的交接有点问题,她刚一松手,皮箱便从他的胳膊里滑脱出去,落进了水中。

  岸上不少人“呀”了一声。

  他连忙去抓那箱子,但脚底下一滑,身体先失去了平衡,歪倒在水中。

  等他站稳时,小七子“咯咯咯”地大笑起来。

  皮箱已经漂出去一丈远了。

  他连忙朝皮箱游去。

  翘翘摇了摇尾巴,也纵身一跃,朝皮箱游去。

  皮箱在水上漂着,很像一只船。

  他抓住了箱把,将它拉了回来,等能站稳时,他将它用力举起,然后将它顶在头上,一步一步,稳稳当当地走上了岸。

  他回头看着她,目光在说:没事的,走上来吧。

  她就走上了跳板。

  他顶着皮箱,一级一级地攀登着台阶。潮湿的衣服在“啪嗒啪嗒”地滴水。

  她踏着他潮湿的脚印,跟在他后面。

  三鼻涕跑下来,想给他帮忙,他一脚将三鼻涕踢开了。

  她回到了女孩儿们当中。

  但,他却还将皮箱顶在自己头上。

  红藕提醒他:“将皮箱还给人家呀。”

  细米这才想起将皮箱放到她跟前。

  她朝细米笑了笑。

  随即,细米转身走到了大人的身后。

  稻香渡的人将这些女孩儿围在了当中。

  老人们议论着:“人家城里姑娘美得!”“一个个嫩葱似的。”“白得像面捏的。”“脸蛋儿也好看。”……乡下人最喜欢去品评人的长相,尤其是老人们。他们又格外喜欢品评孩子与大姑娘、大小伙子。

  女孩儿们虽然不能听懂这里的老人们的话,但她们知道老人们在品评她们,便一个个显得有点害臊。

  村东头的丁大奶奶,几乎要将脸靠到女孩儿们的脸上,眯着昏花的老眼打量着她们。她用黑黑的、瘦骨嶙峋的手抓住绾红手帕的女孩儿的手,正过来反过去地反复看着。后来,她将绾红手帕的女孩儿的一只手放在左手上,然后用右手抚摸着:“瞧瞧这手!……”

  细米扭脸很厌恶地瞪着丁大奶奶。

  丁大奶奶看到了细米:“小子,长大了娶媳妇,就娶一个长了这么一双手的姑娘。”

  细米掉头,藏到了许多大人的背后。

  老人们笑起来。

  绾红手帕的女孩儿笑着,扭头看着细米用劲钻进人堆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