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妈妈的厨艺

时间:2022-07-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建明 点击:

  出去一两天,家里便打电话来。妈妈在电话里告状:“你儿子不好好吃饭,早餐给他下面条,就尝了几口。”

妈妈的厨艺

  我心里明白,咱家老妈肯定又是每天给儿子下烂面条了,儿子吃了几餐肯定就不想吃了,又不好驳七十岁老外婆的面子,只好随便应付两口,然后跑到外边去买东西吃。

  什么时候,我们开始觉得老人们做饭不好吃了呢?

  记得儿时,妈妈很是做得几个拿手炒菜。一个是红辣椒炒牛肉,红通通的湖南辣子,炒得香喷喷的黄牛肉,那滋味,足可以让我这个馋猫下三碗饭。

  另外一个是青辣椒炒肉,摘下自家菜园种的头批薄皮青辣椒,将本地的有皮土猪肉煎得两面发黄开始出油,再倒入青椒,炒得快熟的时候加点蒜瓣,就出锅。除了盐,甚至不需要任何其他调料,便是一道极其美味的下饭菜。

  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开始变得越来越衰老,厨艺也越来越差。大概因为自己牙口不好,只要她下厨,几乎所有做的菜都是烧得烂烂的。除了炒牛肉和青辣椒炒肉,一般是不会其他菜式。有时,我买回去的一些菜,比如花甲,比如鱿鱼,比如基围虾之类的,妈妈常常抱怨,从来没有烧过,不会烧,只好等到我下班回去亲自操作。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公公婆婆的身上。

  我的亲妈好歹还会烧两个拿手菜,我的公公婆婆是专业水煮乱炖菜六十年。每逢节庆日全家聚餐的时候,老公兄弟姐妹几人便会一齐动手,各自拿出看家的本领,做一两道好吃的菜来。偶尔他们都不在的时候,婆婆便会眼巴巴地望着我,那眼神好似在向我求救似的:“这些菜怎么做?还是你来!”

  我老公,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些童年往事。那会,公公婆婆带着最小的一个妹妹去了外地打工,留下三个大一点的孩子在家里自力更生。有一次,我的大姑子饿得有气无力了,她的奶奶赶忙从家里端了一碗饭,饭上面撒了几粒白砂糖给她吃了才缓过来。

  我记得父亲也跟我说过,他十多岁的时候,一餐能吃两斤米的饭,什么菜也不用,只要有一点点油星子就行了。要是能将米磨成粉,加上一点猪油,和成团子,那便是最好吃的东西了。哪还有大鱼大肉给你精心烹调呢?偶尔队上死了一头猪,都要被分来吃了,一人能分到一块肥肉还舍不得一口吃掉,要小心翼翼地品尝。

  想一想,连饭都吃不饱,肉都吃不上的童年,又怎么会抱怨妈妈的厨艺呢?

  那些苦难的日子,我并没有经历过。等到我们出生的时候,家里已经偶尔能吃上一顿肉了。在父母的辛勤劳作下,我们四姐妹是从来没有饿过肚子,逢年过节还能大吃一顿。大概是家里条件要稍好于老公家,所以妈妈的厨艺较之婆婆的厨艺也要好出一大截了。

  等到我做母亲以后,因为只有一个孩子,格外疼爱,便想尽办法要填饱他的肚子,满足他的味蕾,所以硬生生地将一个只会做蛋炒饭的新手妈妈锻炼成了厨房全能。我的厨房里油盐酱醋各种调料、香料齐齐整整的,蒸锅、炒锅、榨汁机、烤箱,各种器具购置齐全,冰箱冷冻、冷藏两边都常常是满满的食材。做中餐能得心应手地做出一大桌子菜来,什么煎、炒、炸、清炖、红烧,花样繁多;早餐的话,只要有时间,肯定是天天不重样。西点的话,我学会了做蛋挞、蛋糕、披萨、三明治。只要是网上能搜罗到食谱的,一般研究几次就会了。

  正是这样,儿子的嘴是越来越挑,不吃的东西却越来越多,不吃鱼,不吃动物内脏,不吃泥鳅、青蛙、蛇、黄鳝之类等等,还说是要重视环保、要注重养生。天知道,这些东西在我们小时候是何等的美味佳肴。

  最气人的是有一次,我买回来一个猪肚子,精心地用红枣、花生、姜片炖了,香香的端上桌来。儿子愣是没有伸一筷子。问急了,他理直气壮地跟我说:“你违背了我的原则!我是从来不吃动物内脏的!”简直要把我当场噎死。

  唉,谁让这熊孩子,生在这个美好时代呢?

  随着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了,人们的食谱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一日三餐美味佳肴可口饭菜随心所欲的同时,越来越多的野菜和原生态的食材也开始登上餐桌。而我对其中一款野菜的吃法也动心了,那是一种学名叫蒲公英,在东北叫婆婆丁的野菜。小时候在我们家乡也有,却少见有人吃过。

  馋了很久,终于有一天我下定决心网购了一大箱蒲公英回来,洗洗干净放在桌子上,用来蘸酱吃。新鲜的蒲公英入口微苦,带着一种特别的野菜的清香。我吃得津津有味,这回,儿子和母亲终于齐齐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我了。他们俩看着我大口大口地连根带叶吞蒲公英,眼球都要掉到地上了。妈妈说,好好的日子,怎么吃起草来了?儿子说:老妈,你是属兔子的吗?

作品集关于母亲的文章 亲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