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时间:2022-07-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浅月若寒 点击:

  慢慢地,我只想有一段波澜不惊的爱情,许我一生同甘共苦的时光,平淡老去;慢慢地,我只想有一个健康无疾的体魄,可以见想见的人,去想去的地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然后对着天空大喊:"活着真好";慢慢地,我只想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一个安定的生活,一份简单的心情,一个明媚的明天,我只想,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只要活着就好,开心就好。

  --题记

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喜欢一首曲子很久了,但平日里是不敢听的,因为只要在电视里听到这首曲子,就意味着生命的逝去,《天空之城》的吟唱版被多次地震以及其他灾害的视频中引用,以至于我每当听到,眼泪都会瞬间落下,从未例外。

  我贪恋这首音乐的悲极曲调,却又害怕面对生命的悄然离逝,然而当面对这种不可改变的事实时,怀揣着这样沉重的心情时,除了《天空之城》,我再也想不到第二首曲子可以更好地与生命挂钩,这注定是一场哀婉的独白,充满无奈却又注满珍惜,我不想对曾经来过的生命作任何的告别,只想告诉活着的人:敬畏生命。

  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被敬畏、被尊重,花儿生来不是为了被摘的,草儿长出不是为了被踩的,大树也不是为了被砍而茁壮,溪流不是为了被污染而清澈,而人生来不是就为了死去,而是生下来、活下去,更好地生活下去。

  忙碌的生活似乎让我忽视了许多东西,导致我一度地力不从心。今日偶然间回到家看到一条新闻:浙江江山中学的师生团乘韩航班前往美国旧金山的途中,在降落的最后七秒内飞机失事坠毁,众师生匆忙地逃离,但那些年纪轻轻的中学生们虽然惊魂未定,却井然有序,中途还救了一个韩国空姐,中国这边的父母第一时间看到新闻,马上各种联系自己的孩子,确保平安,得知孩子平安的消息,心中悬着的石头才算放了地,而有一位王父亲却怎么也联系不到自己的女儿,后来被通知他的女儿不幸遇难,再也回不来了。父亲一时愣住了,手中急忙拨号的电话无声地脱落,双手抱着头沉默着悲伤着,而母亲失声痛哭,欲生欲死。

  这种场面似乎在现实中太常见了,然每一次我都没有例外地痛哭流涕,电视那头依然传来了《天空之城》的哀怨低吟,我的眼泪抑制不住地泛滥成灾,在敲下这些字的时候,泪也一直不停地流。平时看一部电视剧,都会为里面人物的逝世而泪流不止,即使知道那只是虚构,何况这真实发生的一幕?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人多地广,一条生命的流逝可能无足轻重,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尤其是独生子女的家庭,孩子就是父母的天,孩子没了,父母的心情,怕是比自己受难还要痛苦千百回。想起妈妈常对我说:"我们的心整天系在你和弟弟身上,如果你们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两个还活着有什么意思……"不是父母,真的体会不了父母的苦心,所以我们活着,不仅仅是为我们自己,还有生我养我最爱我们的父母亲。

  看到事后报纸上的报道"韩国航空向中国人致歉",还能挽回什么呢?他们就这样再也回不来了……擦掉眼泪,仰望夜空,看看父母还在,我还在,想想,活着真好。我还可以自由地呼吸,肆意地感受风吹,掉着眼泪。哭,并不代表懦弱,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我还可以想哭就哭,放纵真实的情绪,哭完之后还可以微笑,活在这个世上爱我所爱,且行且惜,其实简简单单的,挺好。只要平安,只要舒心,生命只有一次,宁可选择无悔。

  突然就想起去年的尾声里,上帝带给我的一次巨大考验,如今忆起依然心有余悸,我只希望爱我的人我爱的人平平安安,别无他求。那时候龙被查出患了癌症,我仿佛感到天塌了下来,心陷了进去,过了许久才从沉痛中苏醒,义无反顾地帮忙筹集医疗费,那段时间真可谓是最痛苦的日子,遭受着悲伤、担忧、害怕、哭泣,还有小人的从中作梗、世人的怀疑冷漠……人说2012是个灾难年,果真是,就在这尾声里传来这样的悲事,所幸迈入2013年,一切都开始渐渐好转,保住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时刻担忧着这场生与死的战斗,我们是否会赢?也想过坏的打算,可又立即消灭掉,不敢想不能想。爱是温暖,懂是灵魂,若是失去了一个最懂我的人,那便是断了我生命的弦,毁了我知己的音,葬了我的灵魂我的心。有人高山流水觅得知音,互称为"千年知己",而我们也不用许千年了吧,这一生就好,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还有那个美丽的白衣天使--榕儿姐姐,救人无数,心系病人,却无法医治自己,就在龙患病期间为手术费发愁时,姐姐亦慷慨解囊,捐助了两万元(后又捐助几千元给他术后恢复身体),让他好好治病,正因这份永恒的大爱,手术得以顺利进行。而她自己却遭受着可怕的白血病的折磨,这是一条多么令人心疼而又忍不住想要去爱护的生命,正如梦儿姐姐所言:"榕儿姐她一定要活下去,因为她活着,能够让更多的病人活下去,她活着,可以传递更多的爱,让这个世界不再那么冷漠",是的,她确实是我见过世上最好的人。

  前年的那个夏天,也是我极为悲痛的日子。奶奶身患重病住进了医院,整日不思茶饭,而每天都有药物和输液的灌输,眼见着已骨瘦如柴,我心疼得手足无措,却还要前往学校,不能荒废学业,只能一遍遍地叮嘱她保重身体,我们都不能没有你。

  我和弟弟,还有小堂弟堂妹,四个孙子孙女都是奶奶带大的,她对我们的养育之恩,永记心间。除了父母,奶奶就是我最亲的人,谁也不能伤害,可是对于病魔,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奶奶住院了,爷爷去照顾了,只留下我和小妹相依为命,守着那个空空的家。可是暑假结束了,我又不得不回校了,只得把小妹送往姑姑家暂住,她才七岁,硬是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奶奶是我们最亲的人,奶奶不在身边,她已经无依无靠,所以不能再让我走,我心痛地拿下她的手,说:"你要听话,听姑姑的话,奶奶很快就回来了",她哭得很厉害,看着我远去的方向,嘴里不停叫着"大姐,大姐……",我痛哭着上了车,想着奶奶在医院里消瘦的模样,想着小妹那不舍的目光,怀念奶奶在家的日子,我们真的不能没有你。

  哪一条生命都是我生命里的珍贵,若能平安无忧,谁愿忍受伤悲?珍惜生命,是我经历之后最大的体会。

  九岁那一年的夏天,我不小心从楼上坠了下来,正摔中脑部,经检查出的拍片可见,脑部有了一处洼陷,昏迷了不知多久,模糊中醒来发现已身在病床上,爸爸妈妈在床前焦急地等待着我的醒来,可我只觉得头部剧痛,之后便没了知觉,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模糊中记得醒来过几次,妈妈在给我用毛巾擦身体,因为是夏天;还有她在给我喂饭,但我一点都吃不进去;还有爸爸背着我满医院地跑,办理住院,终于等到清醒的时候是我已经被送回家,那时还是只能躺在床上,半昏半醒,每天都要输液,那时候的整只手上都是针孔。

作品集爱情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