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荒山牡丹

时间:2022-07-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玄武 点击:
  来看荒山牡丹,未遇一人。一山牡丹仍然属我。枯草高于头顶,个别地方,差不多是我两倍身高。是去年的蒿草,也无野火烧掉它们。有野兽踏倒的痕迹,我看了看,猜是野猪。另有一处,发现野兔子粪便。

荒山牡丹
 
  山中多处沟壑已被填平。眼看这座山也快消失了。
 
  正是黄昏,漫山草木晃动。草木每年一度返回青春,我不如一棵树矣。
 
  所过之处,时有野鸟惊起,辨出其中有鹌鹑、戴胜、野鸡、乌鸦和蓝尾鹊。近几年蓝尾鹊明显多了起来。是生态好转了吗?
 
  这么想的当儿,一个鸟影掠过头顶。它的飞行几乎是凶猛的,我没有看到确切的样子它就消失了。从脑中留下的片刻印记判断,该是一只鹰隼,不大,当是鹞鹰。我忽然记起刚才,麻雀们从四面八方往我附近山崖上的酸枣灌木丛里钻。它们惊慌的叫声,我以为是在骂我侵犯它们的地界,一边骂一边逃跑。长满短刺的酸枣丛,是它们天然的保护伞。大一些的禽类兽类,均望而却步,鹞鹰也不例外。
 
  初生嫩叶的白杨树上,两只蓝尾鹊作高明的舞蹈。它们站在树最顶端向上伸展的枝梢上,天光中清晰得如同专场演出。观众只我一人,或许还有其他蓝尾鹊,但我看不到它们,只能听到鸣叫,那鸣叫大概是掌声。杨树顶的蓝尾鹊,像武侠作品中的高人凌空而立。嫩枝条是不够坚硬的,不能支撑它的身体,它需要以拍翅的动作减轻压力,才能够保持在树顶。这正是一种高超的分寸拿捏。另一只蓝尾鹊在稍低一点的枝条上,作同样的舞蹈,像比赛,又像是相互取悦。忽然,低一些枝条上的蓝尾鹊笔直地落下去。我骇一跳,以为它站不住跌落,却原来它垂直下降一段,竟90°折弯,与地面平行,疾疾向我飞来。
 
  它落在我旁边一棵槐树上。其上有硕大鸟窝,原来是它家。它站在窝边缘,翘一下尾,看不到了。这蓝尾鹊在不远处的杨树顶已鸣叫了许久,此时大概觉出我无恶意,放心地回了自己家。
 
  牡丹愈发荒败。有硕大骨朵,但不到开放时节。我是知道的,只因挂念,前来探看。我爱这不规则、不讲究、不在乎、恣意、放纵。公园或花圃那种整齐饱满,是不能与它们比的。它们的气息扑入我笔下,支撑我的审美。每见它们或与之相类的事物,我都觉平添气力。
 
  在此附近已居住多年,每年两度来看。此间山川草木,人的面庞,一一映照在行文间。也会有焦灼和不安——我的住处,最好不要动迁。我不惜苦力学种花,学配土,学剪枝,学嫁接,甚至学土木,半夜锯木头,拉电线,弄出一处不尽如人意但我相对觉得舒服的乐土。那不是花多少钱赔我的事。
 
  财富不能代表社会进步,不能代表文明程度。如果没有与财富相配的人心进步,则财富时常会促成罪恶。任何时代,衡量社会前进的标准,仍然是人心进步、文明进步。若不然,何以战国时富甲天下的陶朱公不能代表文明。
 
  现在我站立其上的山,已经荒了多少年?多少地任凭荒着。几千年前,人的梦想无非是:几间屋子,一个安静的院子,人可以种花,坐在阳光下喝茶、读书、打瞌睡。没有太多的压力,人可以富可以穷,穷也不失自尊,院子屋子是洁净的,阳光是洁净的,井水是洁净的。但是几千年来,人这一点点小小的尘世梦想,还是得不到完全满足。
 
  偶尔得一处院落的人,不得踏实,内心总被各种不安折磨。像我,放弃许多东西来过这样的生活,也总担心突如其来的变故。有时我想,我的住所,我活着时不要变动,百年后最好也不要变动。我写过那么多此间的事物,而且仍然在写,可能还会写一部叫《东山居》的书。
 
  樱桃,樱桃
 
  花在夜间,自带光芒。前年此时,我守着它开花。然而一年比一年繁忙,不及顾念,它越来越凶猛,是11岁的樱桃树了。
 
  我不知道自己今天做了什么,已是夜晚9时。其实近年,日日如此,恍若被某个看不见的怪物拖着飞奔。还有很多事要做而未做啊。
 
  樱桃的花束,瓣乍打开,绿叶已展。尤爱它叶瘦花肥的豪奢。这一树花未到盛时,昨夜只有靠墙一枝开放,今下午已开少半树,靠树顶的部分仍在犹豫。但是太快,看不到它开放的过程,在院里一抬头,便见又开一片。或许明晨,就全开了啊。我像等待,又像希望它停住,因为渐渐追不上它了。心里像歌德在《浮士德》中写的一样喊着:美啊,请停留一下!
 
  这句子我暗念过许多个暗夜。现在我想说的是:美啊,请再停留一下!
 
  这一次望去,月亮已升在树间。是暗红色的月亮,缭绕在云层中。在一首诗中我曾说它是朽暗之镜。我多次拍过,穿云之月,像极了傅抱石《九歌》画作的氛围。变幻、诡异、皎洁,仿佛伴随了深邃而悲凉的楚乐。我一度认为,傅抱石绘九歌图,必定多次观察了夜月之变。
 
  此时,月灭入厚的云层中。云朵被映亮的边缘也晦暗了。但是它奋力前行。现在云边再亮,月又出来了!
 
  为何我期望它出现?是对光的渴望与呼唤,还是别的什么?
 
  月照着一枝樱桃,已是雪白。不知何时,这满是骨朵的一枝樱桃花也暗暗地开了。夜风中涌动微苦的樱桃迷人的香气。
 
  如此观察一树樱桃,应被世人笑作痴傻。观察意义何在?停留意义何在?
 
  但是,美,意义何在?人的生命,意义何在?
 
  我呆坐在树下,为月光和樱桃花的微光映照。我属于中止奔跑、停留在此刻的一人。我是竭力留住此刻的书写者。我多么愿意就此站住,站下去,根须长出,扎入,臂膀伸展,成一棵树。我站着不动,忽然间,周身奋力披满花朵,芳香着,微微荡动。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