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父亲的证明

时间:2022-06-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游睿 点击:

  天快黑的时候,一个男人来到了学校门口。男人头发蓬乱,双眼通红,胡须密密匝匝的,似乎很久都没刮过。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我的警觉。

父亲的证明

  最近一段日子,我们这所山区小学也要求家长亲自接送孩子了。主要是前几天连续大雨,学校对面的河沟涨水,没家长接的话,小孩子根本回不去。

  今天已经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三个学生没人来接。可能是因为路途遥远,也可能是因为家长们有其他原因耽搁了。作为班主任,我得在教室里陪着他们,直到有人来接为止。于是,我拦住那个男人,问:“你找谁?”

  男人看到我,搓了搓双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是胡小花的爸爸,我来接她回家。”

  我把胡小花叫了出来。此前,胡小花都是由她奶奶来接的。她爸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对胡小花说:“小花,你爸爸来接你了。”

  胡小花听到后飞快地跑出来,“爸爸在哪里?”

  我指了指眼前的男人。男人后退了一步,半蹲着身子轻声喊道:“小花,你看谁来了?”

  胡小花看到男人后却立刻站住了,瞪着双眼打量着男人。

  “小花,过来,爸爸抱抱。”男人微笑着,看得出是那种带着讨好的微笑。但胡小花退后了一步,然后拉住了我的衣袖:“老师,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爸爸。”

  我吓了一跳,赶紧搂住小花,再次警惕地打量这个男人。我看过许多丢小孩的案例,犯罪分子就是装成亲人把小孩骗走的,没准这个男人就是个坏人。我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站了起来,脸上顿时皱纹密布:“我是小花的爸爸啊,小花,你怎么不认识我呢?”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男人说他叫胡文进。

  我转身问小花,小花说她爸爸是叫胡文进。我让男人拿出身份证来看看,男人立刻在自己身上摸索,片刻后却摊手说,他来得匆忙,放在包里没带在身上。

  我拉着小花,打算回教室。男人在我背后喊道:“老师,等等。”我转身,发现男人一脸痛苦地蹲在地上。他抬起头对我说:“我真的是胡小花的爸爸,我今天刚回来,她奶奶生病了,就让我来接她。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我摇摇头,说:“不是我不相信你,连孩子都不认识你,我怎么可能把孩子交给你?”

  男人急了,他说,胡小花是2007年7月出生的,她今年身高1米2,重51斤,穿30码的鞋。她的耳后还有一块胎记……我还是摇头,男人说的这些信息我也知道,知道这些,并不代表就是孩子的爸爸。

  “你要我怎么样才肯把孩子交给我?”男人几乎是吼了起来,“她明明就是我的女儿,凭什么不让我带走,马上天就黑了。”

  我说:“不是我要怎么样,是你必须证明你是她的爸爸,我们也是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

  男人平静下来,勉强笑笑,说:“对不起,老师,我刚才情绪不好。我真的是她爸爸。小花两岁时,我和她妈妈就出去打工了,我已经快五年没见过孩子了。如果不是我手里有她的照片,我也不认识她。”

  胡小花突然大声说:“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没说要回来。前天他还和我通过电话。”

  男人再次蹲下身子,他把双手伸进头发里,努力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然后他站了起来,我看到他双眼里有了泪水。男人说:“老师,你有电话吗?”

  我点点头,我手里正拿着电话呢,我想如果他再一味纠缠,我就报警。男人说:“你号码是多少,我给你打过来。”

  我疑惑地看着男人,他正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等待着我的答复。我犹豫片刻,将号码告诉了他。接着,男人拨通了我的电话。男人说:“把电话给小花好吗?”

  我虽然不解,但还是将电话给了胡小花。胡小花接过电话,我看到男人脸上立刻展开了笑容,他的声音也一下子变了,变得特别温柔,他用这温柔的声音轻轻地说:“喂,小花,乖伢子,我是爸爸呀!”

  “爸爸!”几乎是在一瞬间,胡小花飞跑过去,一把抱住男人,一边还回过头,对我说:“老师,他是爸爸,爸爸每次都是这样叫我的!”

  男人紧紧地抱住小花,把头深深埋在小花的肩膀上,小花也在他的肩膀上啜泣着。半晌之后,男人抬起头,努力微笑着对我说:“这些年,我天天给她打电话,她更熟悉的,是我电话里的声音。”

  那一刻,男人泪流满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