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的母亲

时间:2022-06-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生命不熄 点击:

  说起母亲,我有种莫名的心痛,或许是承受的太多,或许是内心的愧疚,或许是给母亲做的太少,也或许是对母爱理解的太迟。每当想起母亲,眼角总会有些湿润。

  有人说,如果人生是一眼清泉,母爱便是一股股细细的支流,不断融入我们的生活,不断给我们的生活增添新的色彩和生机。可对这,我明白的那么迟,那么晚,以至于当我明白时,我和她却相隔几千公里,对她的爱,只能通过一次次的电话,却也无法表达。

  我的母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乡村妇女,文化程度不高,但她却会写信,会算账,这也就让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很少和我生活在一起。

  我对母亲童年的记忆,和大多数孩子一样,是母亲严厉的呵斥,对她那时的模样,已经有点模糊,但她一直留着的短发我仍然历历在目。我上小学那年,母亲跟着二姨去外地打工,二姨夫是包建筑活的,在当时也算是一个小老板,母亲就和二姨去给他的工人管伙食,这当然要会管账,而母亲就成二姨最好的助手,这一干,就是八年,一直到我上高中那年。那时候,我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就只有过年的那两个月,因此我总是比其他孩子更期待过年。

  那些年,农村外出打工的还不多,母亲经常买些衣服和玩具寄回家,这虽然让我在其他伙伴面前有了炫耀的资本,但也让我与母亲之间有了隔阂,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通讯,我与母亲的交流,也就只能通过简单的书信,而年小的我,却始终读不出字里行间母亲对我表达的爱。

  在考高中那年,母亲为了让我安心学习,坚决拒绝了二姨的挽留,呆在家中照顾我。那一年,我才真正懂得,母亲是多么的不容易,每天早上我起床之前,她都给我做好早饭,然后去地里干农活,中午我回家后,她已经做好了午饭,吃完饭,她又给一家人洗衣服,完了又去地里,晚饭过后,她又整理洗过的衣服,做些针线活,就这样,一直到我考完高中。上高中了,就得住校,那时是在学校附近租房,回家少了,每周母亲都会做很多吃的来看我。每次回家,她都给我比预算的生活费多给一些;她从来不给自己每衣服,但时不时的给我买衣服,拿到我的宿舍,她说,身上多带点钱,万一有个头疼感冒什么的,自己好应付,有两件新衣服,把自己收拾的精神点。就这样我读完了高中。这时,我才懂得,母亲是多么的伟大,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她是我生命的涓涓支流,不断滋润着我。

  上大学时,母亲在我所在的城市的一家超市打工,每月初她都会问我有没有生活费。虽然只有两小时的车程,但我却两个月才去看她一次。那时母亲问我,是不是因为她打工怕我没面子不经常看她,那时候,我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我现在可以回答,真的不是因为我怕没面子,是我真的怕看到你辛勤工作的背影,沧桑的面孔,每次看到你为我而劳累、奔波,我的心就在隐隐作痛,因此我有只能努力学习,用更多的时间去做兼职,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减轻你的负担,让你渐渐弯曲的身体能够缓和。

  此刻,我已离开我的母亲很长一段时间,相距很远。但每个下班的夜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面对清冷的房间,我都会想起母亲和蔼的面孔,似乎在远方看着我,就如温暖的港湾,让我暂停前进,养精蓄锐,等待再次启航;就如黑夜的启明星,给我前进的方向,再次远扬;就如一条坚硬的拐杖,支撑我蹒跚的步履,找稳中心,继续迈出前进的步伐。

  如今,我刚步入社会,年轻而又青涩的我还需不断打拼。暂时,我还不能给你更多的照顾,只能照顾好自己,让你对我不在操劳;我只能把对你深深地思念注入笔尖,飘向你的身边,给你我深深地祝福。

  有一种爱,迟了就无法再来;有一种情,走了就无法追溯;.有句话说:儿女都是父母的债,那么我愿意用我的一生去偿还这份世间最宝贵的债。所以,幸好我还没有太迟!

  母亲,我深深地爱着你。黑夜,那颗最亮的星星则是我对你的思念,也是对你的祝福。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母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