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妈

时间:2022-05-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鲍尔吉·原野 点击:

  我妈七十二岁时,除了皱纹、白发之外,看不到衰老。她穿专业田径训练鞋晨跑,我外甥阿斯汗恶搞,把钟点回拨两小时,她三点钟起床,跑回家四点半。

  跑完步,她熬奶茶,擦地,把煮过的羊肉再煮一下。我爸醒来,她给他沏红茶,冲燕麦炒面,回答我爸玄妙的提问:“海拉尔叔叔得的是什么病?”“立春没有?”阿斯汗醒来,提出更多的问题,关于洗澡、书包、鞋带儿等等。我妈应对这一切,叫一个“从容应对”。自兹时起,到夜深关闭电视机,她为每一个人服务,从中总结规律,逐步完美。而她本人神采奕奕,像战场上的女兵一样谛听召唤。但人老了,动作有些慢,手指也笨,她以勤补拙。我女儿鲍尔金娜有一条海盗式带亮钉的腰带,断折扔在窗台上。第二天,被奶奶用鹿皮缝好。女儿打量针脚,说,“奶奶,你应该考北京服装学院。”此院是鲍尔金娜就读之地。就这样,我妈做完计划内的杂役,再寻觅计划外的事务完成之。当我媳妇把带菩萨坠的金项链如勋章般给她戴上作本命年礼物时,我妈欢喜不安。

  我妈像蚂蚁一样辛苦七十多年而没养成蚁王的习性,还在忙。别人坐着看电视的时候,她站着;别人吃饭,她还站着。唤她坐是坐不下来的,人站着总能帮上别人一点忙。好像没人管自己的母亲叫蚂蚁的,一般都讴歌为大山呀、江河啊什么的。我妈如蚁,没时间抬头看天,只在忙。

  正月初六,我们从内蒙古返回沈阳,走之前自语到车站买瓶水。这时我妈不见踪影,同时我姐夫的鞋也不见了。“姥姥把你鞋穿走了。”阿斯汗对他爸说。“不可能。你爸一米八,姥姥能穿他鞋吗?”我媳妇对阿斯汗说。我姐夫打开门,听:“你姥姥上来了。”我妈穿一双大皮鞋上楼,手捧矿泉水。为儿女的小事儿,我妈迅捷连鞋都来不及换。如果我妈是一只鸟,一定从窗户飞出飞入无数次,把所有好东西拿回来给自己的儿女,不管飞多远。

  春节前,牧区的哥哥朝克巴特尔、姐姐阿拉它塔娜和妹妹哈萨塔娜每人肩上扛着羊,给我妈过本命年。他们请婶子上坐,献上礼物(不是羊,是缎子被面、红糖、毛衣和钞票),跪拜。阿拉它塔娜双手抚胸,唱一曲古老的民歌,其他人额头伏地。如果大雁还在的话/小雁才感到幸福/如果父母还在的话/儿女才感到幸福……这首歌很长,回环往复。跪地行礼的人都五十多岁了,满面风霜。我妈扭过脸,泪水难禁。他们是我大伯的儿女,每个人自小都得到过婶子的抚育。我妈像一只在林中结网的蜘蛛,把四面八方的亲戚串联到一起,共同吸吮网上的露水。我妈对我说:“其实我最喜欢的事儿是看小说,就是没时间。”时间,成了一个七十岁老太太的稀缺之物,以至于不怎么吃饭,不怎么睡觉,她把自己的心分成很多份给了别人,私享的一念是读书。我给她寄过一些杂志,她望而欣慕,夜深之后慢读,指沾唾沫掀书页。她说这声音好听。

  家是碗,母亲是碗里的清水。人们只看到碗,看不见里边的清水。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母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