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父 亲

时间:2022-05-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逸品 点击:

  父亲离我们而去了。多日来我茫然,眼里时时含着泪,才拿起那不够分量的笔,用写来表达我对父亲的思念:

  小时候父亲不厌其烦地讲着他给地主家放猪,每每走过学校门口时,就站在那里观望。直到解放了十八岁才上学,从一年级读到五年级,只用一年半的时间,平均几个月跳一级。而且学习成绩优异。终因无生存保障而退学。“可那时候只要有人给我饭吃,我就能读完小学。”父亲惋惜的这样说着。父亲年幼时就失去了双亲成了孤儿。于是读书便成了父亲一生的渴望。

  把这种渴望寄托在他的儿女们身上。父亲一生养育了三儿、四女。从小孤苦伶仃的生活,让他老人家忘记了儿女们给他带来的生活所累。用一生的勤劳,给儿女们安身立命铺下了基石。

  父亲常说:“你们赶上了好时候,咱家孩子多,共产党把你们的学费全免了,你们要不好好学习谁都对不起。只要你们好好学习念到那我就供到哪!砸锅卖铁也供你们上学!”我那时年幼只想好好读书,将来报答党的恩情……

  大弟不爱学习,上学经常逃课,父亲以他的渴望相信棍棒的威力,

  于是大弟便受了不少的皮肉之苦。也终未能如父亲的所愿,勉强读完初中便参加了农业生产劳动。

  在父亲的叹息和时常对大弟的责骂中,使我们懵懂的心理渐渐地明白了一个道理。知识是改变人生的必不可少的条件。

  在那读书无用的年代里,在哪偏僻的农村。因为有父亲的管教我们在学习上不敢有半点的懈怠。

  在精神贫乏的年代。一到晚上就蹲在墙根底下,电线杆子旁收听队部转播的评书,那时评书给我们贫瘠的生活,贫乏的精神精神世界增添几份生活的乐趣!每每听完评书,便各自自觉地做自己的家务活,因为我是家中的长姐便每天负责挑水,弟弟妹妹自觉地抱柴、扫院子、打好土豆皮。为母亲明早做饭做一些必要的准备。而母亲这时,不是给这个补衣服,就是给那个做鞋。活做完了,父亲就要喊一嗓子:“该学习了!”于是姐弟们悄然无声地趴在炕沿上,窗台边、炕桌上便进入了学习状态……

  在父亲的唠叨声中,姐弟们勤奋学习老实做人,在班级在学校成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赢得了自尊。父亲也因教子有方,多次参加学校组织的家长座谈会交流经验,因此在社会上也赢得了尊重……

  在那物质及其贫乏的年代,记忆中蔬菜只有土豆白菜,家家到冬天要准备几麻袋的土豆,几千金的白菜过冬。每月吃着供应有限的粮食,家家都是如此单调的饮食。而父亲一有闲暇就要去的打鱼,而我那时只觉得父亲打鱼是爱好而已。父亲打鱼回来弄得满身都湿了,我有些不解便上前一边让父亲脱下衣服去洗,一边埋怨着说:再别去了,累得要死,弄那么两个鱼,父亲有时就说:“这次打了好多那!够吃两顿了。”现在想来我那时是多么的幼稚……

  吃上父亲打的鱼,饭特别的香。每每这时母亲平时做的饭量就不够了,父亲母亲就早早的放下筷子看着我们吃饭,也许我那时大一些意识到了什么……现在想来儿女们的饱餐是父母从口中省出来的……

  我们吃鱼同龄的孩子们看到羡慕的说,“你家真好能经常吃鱼!”我那时还没什么感觉,现在想来父亲为他的儿女们能吃上一顿好饭要付出了多少辛苦?父亲给予了我们一切能给予东西。他老人家可以将困难、痛苦揉碎了咽下!默默地还有我们至今不知道的!父亲在我们成长的路上跋山涉水——如今我才深深地懂得父爱如山的深意……

  二

  当二弟肩负着父亲的重望,考上了本省的一所重点大学,父亲逢人便讲:“我儿子上大学了!”这是父亲一生所望,使父亲欣喜不已。可是让他老人家忘记了那拮据的生活!二弟上大学了,先后三妹、三弟都考入大学,四妹读高中。在那个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精神枷锁,还在近乎于愚忠的父亲那里还没有解除之时。

  父亲抱着不给连队填麻烦的宗旨。便认为用不太正确的方式骑着只有一个三角架和两个轱辘的自行车游走四方。给人修表挣钱来供儿女们上学。后来又砸薄铁,一锤子一锤子的……儿女们的学业就是他老人家的梦……

  他的儿女就一定要读书。工作、还时不时奢望着有个“当官”的。父亲用一生的勤劳终于实现了他夙愿:如今儿女们分布在各行各业,还真有从政的,做到了县官级了!

  三

  父亲一生有两件事是他老人为之自豪的。第一他是开垦北大荒建设北大荒的战士!能够参加北大荒的开垦和建设,是父亲一生引以为自豪事。使那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北大荒,如今变成了鱼米之乡,父亲认为有他的一份汗水。

  再则就是儿女们,如他老人家所愿的成长起来。这是他这生的欣慰自豪。可也山高水远他乡留了。近二年父亲多病,年节时常守在电话旁,想儿时的唯一的举动……

  四

  父亲为他的希望劳碌了一生。让儿女们在他勤劳一生里走出了自我。父亲的希望;父亲的勤劳;父亲对弱者的同情;和他一生不曾赋闲的劳碌,是我们儿女享用一生的财富……让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惧怕困难,养成了勤劳的习惯不再害怕劳累!

  如今只能亲歌一曲和泪唱:小时候常坐在父亲的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们养大……都说养儿为防老,可山高水远他乡留,可您再苦再累不张口……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父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