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升职记

时间:2022-03-0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任盈盈 点击:
  话说有一位女子,名小小莲儿者,生的水性杨花,婚姻不幸,因为贪图钱财嫁给了一个秃顶大肚子的老公,小小莲儿已经年近不年不惑,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天天四处逡巡着,期待找一个恩客,来满足她那个秃头老公不能给的刺激。

升职记
 
  某天小小莲儿被某文学网一个名字叫磨石的作者的文章所吸引,为了追这个磨石,小小莲儿也注册了这家文学网账号,并且写出被磨石文章吸引着魔的文章来,声称磨石带着泥土气息的文章吸引她。
 
  于是小小莲儿开始嗲声嗲气的在文学群里说话,完全忘了她自己的年龄了,真是老黄瓜刷绿漆,硬是装嫩,如东施效颦一般可笑至极。小小莲儿这样煞费苦心,就是为了引起那磨石的注意,不久就被磨石注意到了。文学群群主见此情景着急了起来,赶紧敲开了磨石的小窗:“你可别被小小莲儿骗了,她可不是什么小姑娘,她是小姑娘他妈了。”尽管如此,也未能阻拦得住小小莲儿靠近了磨石。小小莲儿是一见倾情,沉迷到忘了她已婚妇女的身份了。
 
  而磨石呢?此刻已经是年过半百,病退在家,跟老婆是两地分居。磨石的头部受过伤,做过开颅手术,至今还有一半的头骨是塑料壳子做成的。磨石经历了劫后余生,也知道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磨石深感生命的可贵,于是起早贪黑地泡在网上,煞费苦心经营着他的文学社团。磨石每天除了给他自己做两顿饭以外,其他时间都是奉献给了他的文学社团。
 
  磨石的老婆见他已经伤残,心生厌倦,借着照顾孙子的名义,搬去了孩子家里,从此就很少回来。磨石空虚寂寞的时间,只能在网上寻找一下寄托。像他这样的人还能干什么呢?磨石弄出来一个文学社团,当个社长,指挥一下别人,磨石又找到了存在感,似乎生活又有了亮色。
 
  磨石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网络上空虚寂寞的女人更是多如牛毛。有一个叫河沿的女人,擅长写古韵,也是一把年纪了,孩子已经长大离开了家,她老公每天早出晚归,留下她一个人在家里。闲暇时间太多,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河沿就很快跟磨石勾搭在一起了,两个人以情侣自居,他们经常在一起写写情诗,一人段,号称双剑合璧,写好的合体诗歌发在磨石的个人文集里。
 
  河沿从此享起了齐人之福,早上她的老公一走,河沿就打开电脑,跟磨石厮守在一起。河沿认识磨石的时候,磨石还只是其他社团的一个小卒子,河沿跟着磨石一起度过了磨石一生中最艰难的日子。
 
  都说能够共吃苦的人不能在一起共富贵,网上的恋情虽然没有经济纠葛,可还是逃不过这个劫数。河沿跟着磨石一起打拼出来的文学社团,渐渐具有了一点影响力的时候,河沿这个旧人也就到了该退场的时候了。磨石有同时有了好几位网络情人,磨石跟其中一个叫姜慢的关系最为密切。河沿跟姜慢展开了原配斗小三的戏码,轰轰烈烈地闹腾了好一段时间,最后都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显然河沿跟姜慢两败俱伤,便宜了磨石的另外的网络情人,具体是哪一个,就不得而知了。
 
  言归正传,再说小小莲儿,她有一个老闺蜜,名字叫中百淡然,小小莲儿有什么心事都会跟中百淡然说,如今小小莲儿看上了磨石,也去跟她商量一下对策,怎么才能把磨石追到手里来。
 
  中百淡然也是一个老骚货,在网上勾三搭四是她的强项,见到一个来到社团的男作者,也不管对方是老的还是少的,上去就是直接发示爱的红嘴唇表情,经常给人家吓得一溜跟头。领教过的人会说,妈呀,吓死我了,哪里来的这么个黑山老妖,这哪里是什么文学社团,简直就是红灯区,还是赶紧逃命去吧。
 
  小小莲儿跟中百淡然合计了一下,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打着商讨文学社团活动的旗号把磨石拉了进来,微信群只有他们三个人,这里成为了她们尽情撒野的地方了,她们两个在这里摘去了文弱的面具,把俗不可耐的甚至低级的一面尽情释放出来,不亦乐乎。
 
  中百淡然已经年过半百,她没有什么文化,就是一个在超市里打工的,老公已经跟着别的女人建立了家庭,孩子丢给她一个人抚养,生活费也是不给一分的。中百淡然说起话来,更是没有分寸,什么掀被窝之类下三滥的话,那可是张口就来,把她的粗俗暴露的彻底。
 
  她们两个在群里发的图片那叫一个露,那是各种花色的撩。说的话更是没边没沿,专门往被窝里聊。
 
  中百淡然将他们的微信三人群,取名曰“死了散”。小小莲儿则兴奋的像布置新房一样,将一枚戒指也明晃晃地挂到了群名字上面。她的心里到底装得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此后,这个微信的三人群成了小小莲儿和中百淡然尽情撒野的地方。中百淡然要洗澡了,在群里说,小小莲儿要撒尿了,也在群里说,甚至中百淡然的老公年辈子回家一次,中百淡然等着她老公上她,等的人家睡着了,也没等到,也在群里说。这个群里,文学气氛在荡然无存。
 
  磨石看见小小莲儿天天做发情状搔首弄姿,就在对小小莲儿说“扒光你。”小小莲儿闻听此言,赶紧脑补画面,脑海中出现了她跟磨石缠绵在一起的场面,磨石粗大苍老的手,揉出奶水一样的揉着小小莲儿的**,小小莲儿撅着白晃晃的沟子,半死不活地呻吟着。小小莲儿不由得菊花一紧,黏糊糊的水就顺着她的大腿淌了下来。从此以后,小小莲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聊天内容的尺度也越来越大,经常录制她自己摸大腿的视频发群里,拼了老命也要将磨石的心留住。
 
  磨石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在他的大文学群里面,经常对着小小莲儿说滚,小小莲儿的好友见状,看不下去了,纷纷退群。小小莲儿退群没几天,又回来了,还自己改名为“小乖”。又反复将那些退群的朋友一一拉回来,继续看磨石在群里叫她滚,小小莲儿的好友看着小小莲儿滚出去滚回来,滚得次数多了,就问她,“你是不是爱上磨石了,不然他这样让你滚,你就那么离不开呀。”小小莲儿闻听,赶紧拿这句话暗示磨石。磨石在心里拿她跟河沿,姜慢之流的对比一下,觉得小小莲儿的开放劲头在她两个人之上,也就半推半就地接受了下来。
 
  小小莲儿那叫一个激动啊!那可是磨石呀!大文学社团的社长呀,指挥着好几百人呢!做了这样的文学社长的网络夫人,那可是莫大的荣耀呀!小小莲儿如同得到了磨石的赏赐一般,使出浑身解数讨好磨石。磨石写了文章,小小莲儿第一个冲出去编辑,把她奴颜婢膝尽情显露了出来。小小莲儿恨不得写编辑按语比文章都要长,极尽所能的阿谀奉承。
 
  磨石写的文章好不好呢?值得小小莲儿这样的卖力气。诸君且看磨石写文章一个开头,就知道端倪。磨石写道,某天晨练,看见一只小虫子,感叹道,这个小虫子这么早就出来出人头地了。文章开头就开成这样,里面的内容可想而知了,这样的文章还真是泥土气息十足!很是适合小小莲儿的胃口,小小莲儿对此甘之若饴,细细品读,耐心注解,把精力都放这上面去。到底是文章吸引了她,还是磨石这个人吸引了她,想必是大家心里也明镜一般了。
 
  他们那个三人群怎么可能和谐,很快就出事了。中百淡然在聊得兴奋的时候,给磨石发了拥抱。小小莲儿一看,这还了得,不由得火冒三丈。声色俱厉将中百淡然指责一番,言外之意告诫中百淡然,磨石是她自己的专属,中百淡然休想分一杯羹。
 
  磨石跟中百淡然是有一腿的,磨石见小小莲儿不高兴了,狠狠心,不念旧情,要把她赶出文学社团。中百淡然苦苦哀求磨石,殷勤献媚讨好,最后总算是留了下来。
 
  经过这件事情以后,中百淡然对小小莲儿和磨石怀恨在心,将他们在群里说的话和小小莲儿摸大腿的视频不停散布出去。很快淮水又在大文学群里爆出了小小莲儿不穿内裤跟男人聊天的新闻。
 
  磨石见此情景,利用职权,对淮水进行打击,不许小小莲儿跟淮水联系,但是这怎么可能挡得住他们的来往呢?精力充沛的小小莲儿,她有一个网络情人那是远远不够的,磨石对此也是无可奈何,两个人开始经常吵架,分分合合,把磨石弄得疲惫不堪。
 
  幸好磨石还有河沿和姜慢,磨石跟小小莲儿吵累了的时候,就又回去在她们那里寻找一下寄托。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磨石身为文学社团的社长,行为就这么不检点,培养了那么多明的暗的网络情人来。社团里面的其他成员也上行下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磨石的社团里一个叫胭脂水粉的女人,现实生活中是一个绣娘,也是将近四十,文笔很烂,胭脂水粉在磨石的影响下,也春心荡漾起来,开始物色起来如意郎君。她在网上加到了一个男舞蹈老师,这个老师本来只是想找一个能够说说话的朋友,胭脂水粉却死皮赖脸的抓住他,硬是将她无处安放的感情倾到这个舞蹈老师的身上。这一纠缠,就是很多年。
 
  这个舞蹈老师心地善良,胭脂水粉就利用了这一点。每当舞蹈老师不想跟她相处下去的时候,她就寻死觅活地纠缠,舞蹈老师吓得再也不敢说离开她了。只是两个人的相处变成了她一个人的诉说,她每天絮絮叨叨地跟舞蹈老师说个不停,舞蹈老师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回复一两个字,表示他在听呢,舞蹈老师的那份无奈,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后来,胭脂水粉做了一个梦,梦见跟舞蹈老师去了某地旅游,舞蹈老师也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见的却是胭脂水粉跟别的男人去了某地旅游,只是梦里没有看清那个男人的脸。醒来两个人一交流,胭脂水粉就更加有理由觉得他们两个人的心是相通的,不然怎么会做相同的梦呢?
 
  胭脂水粉立刻脑补画面,将她跟舞蹈老师的故事写了下来,她在文章中写到,舞蹈老师梦见的那个男人就是她的老公,尽管她梦见的是舞蹈老师陪着她去某地旅游,实际上却是她的老公陪她去的。她最终也没有告诉舞蹈老师,他梦见的那个没有看清楚的男人就是她的老公。
 
  这篇明晃晃写婚外情的文章,就发表在了磨石的社团里面。社团的成员居然没有觉得这个不忠于家庭的胭脂水粉有什么过错,评论区居然是一片安慰和叫好,真是让人三观尽毁!不禁让人忍不住问一声,这个网络到底怎么了?有老公的女人公然写的婚外情,真的就没有人觉得不对,不应该规劝一下吗?居然还有人叫好,可见可见这个文学社团已经变了味。
 
  可能上天也看不过去小小莲儿的勾三搭四,让她遭受了病痛,切除了她的卵巢。这下小小莲儿惊慌了起来。她深知,没有了卵巢会衰老的很快,这样下去,很快就会人老色衰,那个时候磨石也看不上她了该怎么办呢?
 
  经过了几天的前思后想,小小莲儿一狠心,在朋友圈发出了穿着三点,露着半拉**半拉屁股的照片,磨石看了以后,大喷鼻血,赶紧给小小莲儿委以要职。小小莲儿一脱升职,心里也是喜不自禁。此后更是尽心尽力服侍起磨石来。
 
  小小莲儿心里清楚,尽管磨石老迈半残,可是时间很多,能够满足她对感情的需求。更重要的是磨石在文学网有点地位,让她也能跟着借借光,得到磨石的提携,磨石也给她弄个头衔来,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
 
  小小莲儿更知道,就她现在没有卵巢这个条件不好,她正在慢慢失去女人的性征,磨石这样的人对于她来说都已经太过于奢侈了,磨石让小小莲儿感激涕零。
 
  小小莲儿如今已经是紧紧抓住了磨石,自以为攀上了高枝,就开始欺压起人来。
 
  靠着傍男人上位,怎么也不如靠自己来的稳妥,小小莲儿当心了,爬得高,摔得惨,总有掉到地上的那一天。
作品集任盈盈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