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二娃的架子婆

时间:2022-05-0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任盈盈 点击:
  一出生
 
  太阳爬上了山岗,小村在鸡鸣声中苏醒了过来,炊烟袅袅,饭菜飘香,一天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二娃的架子婆
 
  “哎呦,肚子疼。”小蓝提着装满猪食的大铁桶,正准备去喂猪,忽然捂住肚子,痛苦的呻吟了起来,豆大的汗水顺着她菜色的脸上流淌了下来。
 
  “婆子,你咋个了?”小蓝的男人拴子赶紧跑过来搀扶着她。
 
  “怕是要生了。”小蓝捂着肚子不住地呻吟着。
 
  “要生了?我去找花婶子,你快屋里躺着去。”拴子费劲地抱起小蓝,小蓝尽管怀着孕,也没有一百斤,抱在拴子的怀里丝毫不费力。
 
  拴子把小蓝放到了里屋的土炕上,扯过来一条破旧的绿色棉被给她盖在身上,就飞也是的跑了去村东头找花婶子接产去了。
 
  等到花婶子跟着拴子一起气喘吁吁地赶到的时候,小蓝的羊水已经破了,弄得满炕都是水。
 
  “快去生火,烧点热水来。”花婶子吩咐着,拴子慌忙去拿柴禾点火,手忙脚乱的,弄出很大的声响。
 
  “生了生了!”随着一声猫儿一样的哭声,一个干瘪的孩子出生了,孩子身上的皮肤皱皱巴巴的,好像一个小老头的满身皱纹。“又是一个男娃娃哩。”花婶子顾不上擦擦满的大汗,就大声向拴子报喜。
 
  “又是一个男娃娃,我看看长得像谁来。”拴子眉开眼笑的就想伸手去抱孩子。
 
  “娃娃弱者哩,可抱不得,你看看就妥了。”说话间,花婶子已经把孩子洗干净,拿一个破被单包起来,放在了小蓝的身边。
 
  “给咱家还有取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哩?”小蓝面色苍白,顾不上疲惫,兴奋地问拴子。
 
  拴子搓着手,“老大叫大娃,老二就叫二娃咯,王二娃,中不?”
 
  “中,中,咱娃就叫王二娃哩。”小蓝高兴的笑了。
 
  二说媒
 
  王二娃长得很快,转眼就长成了二十岁的大小伙子。早开始帮助家里人干活,家里又多了一个劳动力,日子开始有点起色了。
 
  这年夏天,二娃家门前石榴花开的正妍,好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焰,让这个贫穷的院落增添了几分喜气。
 
  王二娃吃了早饭就到田里做活去了,石榴树上一对喜鹊对着他喳喳叫着。小蓝端着一盆衣服就要去河边,刚刚推开门,就和花婶子撞了个满怀。
 
  “呦,二娃娘,这是去洗衣服呢?”花婶子穿着艳红的衣服,头上还系着红头绳,白胖的像个馒头的脸上堆满了笑。
 
  “他婶子来了,快进来。”小蓝忙笑着将她让进来。“你穿的这么喜庆,可是有什么喜事吗?”小蓝上下打量着花婶子,心里已经猜到了八九。
 
  “是咧,是咧,这不,你家二娃已经长大了,给你说个亲事吧。”
 
  “那敢情好咧,他婶子,快点坐着,我去给你倒碗水来。”小蓝慌忙放下洗衣盆,拿起黑的跟煤球一样的水壶,却发现水壶是空的,她脸上尴尬了起来,讪讪的笑了笑,“这个,连热水也没有了,我去烧水,你坐会。”
 
  “不用了,可别忙乎了。我就坐一会走了,不敢耽误你洗衣服,说好就妥了。”花婶子拽着小蓝的衣服,小蓝也就坐了下来。
 
  “你是给说谁家的闺女来?”小蓝急切地问着,心里走马灯一样都快速把村里适龄的姑娘都过了一遍。实在想不出哪个合适。
 
  “不是咱村的来,是邻村的柳金枝。”花婶子神秘的一笑,悄悄地说,脸上满是得意。
 
  “我当是谁呢?金枝呀,那可太好了。”小蓝高兴地搓搓手。金枝那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美人,她长得肤白貌美,又勤劳能干,求娶的人可多了去了。
 
  “这么好的姑娘怎么还相中俺家的二娃来?人家条件这么好,要求也很高吧?”小蓝高兴之余,又开始担心了起来,这家徒四壁的,一家人忙忙活活,也只够温饱,没有多余的钱财结余下来,拿什么给娃娃娶亲呢?小蓝绞着手,不安地盯着花婶子的脸,试图在她的脸上找出答案。
 
  “哎,这不,你家有两个娃娃,大娃也刚刚娶了架子婆,家里没有余钱,二娃也长大了,你家也拿不出来娶亲的钱,人家老柳家六个闺女,没有儿子,这个金枝是最后一个丫头,人家想找个上门女婿,你家俩儿子,就过去一个得了,一来省出结婚的花销,什么都是人家出,二来,二娃找这么漂亮的架子婆,日子过得也舒心是不是?”花婶子说的是唾沫星子四溅,眉飞色舞。
 
  小蓝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刚刚还热乎乎的心顿时凉透了。“俺娃养这么大,不容易,怎么能给人家去,不中,不中。”小蓝的头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眼睛也瞪了起来,好像一个青蛙一样。
 
  “哎呦,二娃娘,你可别急,人家可不白要你家的二娃,人家跟说架子婆一样,给你家一笔彩礼来,还说生两个儿子的话,就给你家姓一个,人家就要一个就中,这样的人家也不好找哩,你可别错过了呦。”
 
  花婶子开动马力,巧舌如簧,说的小蓝有一点动心了。她心里盘算着,大娃取亲欠了不少外债,要是能拿到柳家的彩礼,那可管不少劲,想到这里,她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
 
  “奥,这个来,我跟俺家掌柜的商量商量,再给你回话吧,这么大的事,俺也不敢做主来。”
 
  “中,你们商量好了给我回个话,行咱就定了,不行俺再给她说别人家。”花婶子说着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那行,俺先回去了,你快忙吧,耽误你这半天,要不,衣服都洗好了吧。”
 
  “他婶子,你慢走啊。”小蓝也顾不上洗衣服了,风风火火的就往地里赶了过去。
 
  三偶遇
 
  夕阳西下,大地涂上了一层金色光,好像油画上的油彩。二娃扛着锄头从山上走了下来,腰间斜挂着一个军用水壶,随着他的脚步晃动着。
 
  清粼粼的水来,蓝格莹莹的天......二娃哼着小曲,脚步格外有力。自从他跟金枝定了亲,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干活也格外的卖力气。
 
  他健步如飞,很快就来到了村口,村口的老榆树下坐着几个妇女,老的小的,都是已婚妇女,拿着针线在绣着鞋底子。看见二娃,懒懒的招呼一声。
 
  二娃肚子已经开始姑姑叫了,正准备加速度奔跑。忽然身后传来了叫骂声,他赶紧站住,回过头一看,只见一个跛脚的女人正拄着拐杖破口大骂,她穿着破旧的衣服,脏的已经看不出来颜色了,她的头发脏乱的像一堆稻草堆在头顶上。正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摇晃着,她就是唱莲花落的伊莲。
 
  “呸,疯婆子,日本人的白楼子里面出来的破烂,也不嫌丢人,跑这里要什么饭,别把我们村的地面给站脏了,赶紧滚出去。”小花手里拿着绣了一半的鞋垫子,横眉立目的对着伊莲骂着。
 
  “你个杀千刀的,凭什么让我走,我就不走。”伊莲弯腰抓起一把沙土就向小花扔了过去,小花一偏头,沙子落到了小花的花鞋垫子上了,这可不得了,小花炸了庙一样,一个高蹦起来,“贼婆子,你弄脏你姑奶奶的鞋垫子,还敢骂人,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小花窜过来揪住伊莲的头发,大耳光就抡了上去,打得她嘴角渗出血来,二娃见状,赶紧上前拉开小花,“快别打了,就一双鞋垫子,脏了回去洗洗,闹出人命可就事大了。”
 
  伊莲看见有人帮忙拉架,立刻狗仗人势一般的咆哮了起来,声嘶力竭的叫骂着,各种污言秽语源源不断从她的嘴里涌了出来,好像公共厕所塌了一样,她的嘴就像一个巨大的蹲位,喷涌而出黄金万两,二娃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忙松了手,撒丫子就跑,头也不敢再回一下。
 
  四赶集
 
  春天微风和暖,阳光明媚,燕子在云端穿翔。
 
  二娃赶着驴车,拉着金枝去赶集。二娃穿着蓝色的粗布衣裳,手里拿着鞭子,坐在驴车,耀武扬威的,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将军了,古铜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嘴也咧开的老大,露出一排大板牙。
 
  金枝穿着绿色的花布衣裤,上面是粉红色的荷花,头上裹着绿色的头巾,绿色的流苏随着风微微摆动着。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身边这个浓眉大眼的后生,马上就要结婚了,他们定亲已经三年了,今天赶集就是为了置办婚礼用品。
 
  毛驴跑的很快,不大功夫他们就来到了集市上。各种各样的货品摆满了街道两旁,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各种气味随风钻进了他们的鼻孔。
 
  “好香呀!”金枝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豆花的香味,循着味道,他们看到了一个卖豆花的摊床,摊主正将一碗冒着热气的豆花递给买主。看着雪白的豆花上撒着碧绿的香菜和红色的辣椒,金枝咽了咽口水,赶紧叫二娃停下驴车,“二娃哥,我想喝碗豆花哩。”
 
  “中,咱俩就下去喝碗再买东西也不晚。”二娃把驴车拴在树上,两个人坐到摊位前,点了两份豆花,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二娃惦记着买东西,吃得很快,金枝嫌烫,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
 
  二娃吃完了,就站起来,“那个,金枝,你慢慢吃啊,我先四下瞅瞅,一会就过来接你一块买东西去。”“你别走远了,我赶么就吃完了。”金枝边吃边嘱咐着。
 
  “嗯呐,你放心,俺走不远,赶么就回来了。”二娃嘴里答应着,拔脚就走,只是他不知道,他这一走,他的命运就被改写了。
 
  二娃走到大街上,各种各样的物什吸引着他,不知不觉就走远了。
 
  太阳升高了,二娃走的有些出汗,他抬起袖子擦着脸。
 
  “闪开闪开,马毛了!”忽然人群骚动了起来,一匹马拉马车狂奔而来,车夫急得脸红脖子粗的,他拼命勒着缰绳,草帽子也歪到了脖子上。
 
  不好了!眼看着马车就要撞向一个正在街道边玩耍的小男孩,小孩大约五六岁的模样,他怀里抱着一个皮球,吓得哇哇大哭。
 
  来不及多想,二娃就冲了过去,一把将男童推出去,他自己却没能躲开马车,被马车撞到在地,从他的身上轧了过去,二娃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五退婚
 
  二娃苏醒过来,发现他躺在医院里,病床前做着他的妈妈,哭得跟泪人一样。
 
  “我这是怎么了?金枝呢?哎呦,我这个腿”咋么这样疼来,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咋想不着了?哎呦哎呦,我这个头咋这么疼来?”二娃抱着脑袋,叫痛起来。
 
  “你可别说了,你跟金枝好好的去赶集,人家吃个豆花的功夫,你就不等一会,非得出去管什么闲事,这不,把自己的腿被马车压断了,脑袋也摔破了,现在看来你脑子都不好使了吧?记不住发生什么事了?”小蓝咬着擦眼泪的手帕子,眼睛睁得溜圆,她真的担心他成为了傻子。
 
  “没事没事,我就是头疼,想不起来那会的事了,别的都还记得来。金枝呢?咋不见她了?”二娃四下寻找着。
 
  “别找了,她家走了。你被马车撞到了,她喊乡亲把你送进医院里,那你们买东西的钱给你做了手术,就被她爷接家走了。你麻溜好起来,再去看她吧,好好养着你的吧!”小蓝叹口气,“金枝真是个好闺女呀,哎!”她担心了起来,感觉前途渺茫。
 
  “哎呀哎呀,你这是怎么说的来?好好的一个人,就弄住院了。”花婶子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先进来了,她肥胖的身躯费劲的从门缝里挤进来,也不知道敲门,手里拎着一网兜苹果,进门放在床头柜上,就开始呼呼喘着粗气。
 
  “他婶子,你来啦?快坐快坐。”小蓝站起来,把唯一的一把椅子用袖子抹了抹,朝着她推了过去。
 
  “不坐了,二娃妈,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花婶子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二娃,压低声音说道,生怕二娃听见。小蓝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她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她跟着花婶子向外走出去,两条腿不住得哆嗦着。
 
  “你看你家二娃成这个样子了,人家柳家是找个养老女婿,这个样子不能下田干活,还得要人来照顾她,人家让我过来跟你说,那个婚事人家要退了。”花婶子看四下无人,小声说道。
 
  “他婶子,你再给人家说说呗,俺娃这个样子,再给他退了婚,俺怕他受不住呀。”小蓝央求着,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了。
 
  “我也是没办法呀,我说了很多话了,人家就是不松口,当初给你家的彩礼,人家也不要了,说算给你家二娃治病的,你别难为俺了,人家也是不容易。”花婶子面楼难色,眉头紧锁。
 
  “俺这苦命的娃呀,这是作了什么孽呦。”小蓝大哭了起来。
 
  六再遇
 
  二娃接过来小蓝递过来的包袱,“妈,你回去吧,俺去苏州城看看,讨个活路去,在家里也不能帮你们干活了,还给你们添麻烦。”
 
  “娃呀。你可得好好照顾自己呀,别冻着,别饿着,混不下去就麻溜的回来。”小蓝擦擦眼睛,叮嘱着。
 
  “你放心吧,俺这么大个人了,能知道好歹。”二娃强忍着心酸,一步一步地向村外走去。
 
  二娃走了一天,终于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了苏州城。他走在郊区的一片麦子地前,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婆子正蹲在麦田边上用手撸麦穗,撸下来赶紧装进她的破布口袋里面,这个乞丐婆子正是伊莲。
 
  “为婆子,竟然敢偷我家的麦子,我打死你!”一个膀大腰圆的妇女抡着铁锹就跑了过来。
 
  “日你先人哩。”伊莲咒骂着。
 
  “贼婆子,偷东西还有理了,竟然敢骂人,老娘今天得好好教训教训你!”妇女说着,脱下袜子,揪着伊莲的头发把袜子塞进她的嘴里,又飞起一脚踹到伊莲的脸上,她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泥脚印,“叫你偷麦子,叫你骂人,踢死你!”妇女边踢边骂。
 
  伊莲杀猪一般的嚎叫了起来,妇女踢的更来劲儿了,把伊莲的脸踢的全是脚印子。
 
  二娃赶紧走上前拉住那个妇女,劝着,“这位大姐,消消气,你看她偷你的麦子值多少钱?我付给你,快别打她了,我看她也是饿急了,你就放过她吧。”
 
  “三块钱,你拿来吧。”妇女翻了翻眼皮,二娃从包袱里掏出三块钱的零钱,递给了那个妇女。
 
  “你是不知道呀!这个贼婆子可恨的,光知道偷人的东西过日脚,你要是说她一句,她就骂人,那嘴骚的,你不也听见了,俺这里谁逮着他谁打,她这个二皮脸也不知道改,你快离她远点吧,沾上她准没好事。”妇女收下钱,开心的走了。
 
  二娃看着伊莲,叹口气,劝导她说“你可别再骂人了,那骂人骂的那么磕碜,跟厕所塌了是的,谁听了不烦,你快别光讨人嫌了,好好的做个人吧!”说完就要往前走。
 
  伊莲一把拉住了他,“这么晚了,你进城做什么去?不如去俺家里歇歇,明早再去,城里走亲戚吗?也没看你拿礼物。”
 
  “唉,走什么亲戚,我这不是腿伤了吗?也不能下地干活了,我去城里找一个营生过活。”
 
  “奥,那么你就住俺家得了,以后咱俩一搭里过日脚吧。”
 
  “那我先住一晚上,明早再去城里吧。”二娃抬头看看慢慢黑下来的天,想到城里没钱住店,妥协了。跟着伊莲往不远处的破房子走去。
 
  七娶亲
 
  太阳还没出来,伊莲就做好了小麦粥,端出来放在破桌子上。招呼二娃起来吃饭。
 
  二娃揉了揉眼睛,愣住了,伊莲今天洗了脸,没有了污垢,可看出来个人样了。
 
  “你看你长得也不孬,天天弄那么埋汰干什么?洗干净的多好。”二娃一边喝着小麦粥,一边说。
 
  “俺一个人惯了,还洗什么脸,这不有你在这里,不洗干净了也不好是不?你要是天天住这里,俺就天天洗脸。”伊莲看着二娃,眼底满是春意。“俺会唱莲花落,你跟俺一块出去唱莲花落赚钱,也还能活得下去,也算是个营生了。”
 
  二娃放下饭碗,沉思了起来,心里那是翻江倒海呀。想起了金枝,想起了曾经的美好日子,眼窝不由得湿了。他看看自己空空的一条裤腿,又看看伊莲,刚想点头,忽然又想起了伊莲骂人时候的场景,那公厕倒塌的感觉,至今还让他不舒服。他连忙摇头,“不中,不中,你这也太能骂人了,哪有个女的样,俺可受不了你,俺不说架子婆也不要你。”
 
  “你原来是不喜欢俺骂人呀,那俺以后不骂了,总行了吧?”
 
  “你说不骂就不骂了?你都骂习惯了,能管住那个嘴了吗?俺可不信。”
 
  “能的,能的,俺以后真的不敢骂人了,要是再骂人,你休了俺就是。”
 
  “那你跪地上发个誓来,你要是改了骂人的毛病,就中。”
 
  伊莲闻听,赶紧跪在地上,发起誓来。
 
  二娃见伊莲真的改邪归正了,就上去把她拉了起来,伊莲就这样成为了二娃的架子婆,两个人一起过起日脚来。
作品集任盈盈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