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哑娘

时间:2022-01-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微 点击:
  记忆像倒在掌心的水,有些会在指缝间流淌干净,有些会在时光中流云飞散,还有一些却总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哑娘
 
  1
 
  哑娘是我的老邻居,论辈分我应该称她奶奶,在村里大家都叫她“哑娘”。听村人说她年幼时发了一场高烧,醒来就变成了哑巴,嗓子发不出声了。
 
  村人迷信,可怜的哑娘被人视为不祥,大家都不愿意接近她。
 
  2
 
  不喜欢哑娘的人很多,老光棍儿董瘸子和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孔东海总是以捉弄哑娘为乐。有一次哑娘在油菜地里割菜籽,割了一大捆油菜籽放在背篼里,二流子孔东海趁哑娘不备,搬了一块大石头偷偷放进哑娘的背篼里。老实的哑娘全然不知情,等她汗流浃背的背了油菜籽回家,放下背篼一看,居然有一块大石头。
 
  哑娘气得“哇哇哇”大叫,挥舞着割油菜籽的镰刀飞跑到油菜地里,吓得孔东海在油菜地里抱头鼠窜。
 
  董瘸子喜欢偷鸡摸狗,年轻的时候偷邻村人的牛被人打瘸了一条腿。瘸了腿后的董瘸子就破罐子破摔,依旧恶习不改。
 
  一天夜里董瘸子趁村人都睡了,拿起事先准备好的一块涂有毒药的肉扔在哑娘家的院子里。哑娘家的大黑狗吃了肉后倒在地上,董瘸子蹑手蹑脚地轻轻推开院门,猫着腰打开了鸡笼的门。他抓了几只昏睡的小肥鸡准备乐颠颠地离开,临走时偷瞄一下,发下屋檐下还晾着几条咸鱼干,于是贪心的董瘸子又折了回来。谁料他的个子太矮怎么也够不着,于是他就去院子拿了一支竹竿去戳房檐上挂着的咸鱼干。“啪!”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房檐的青瓦掉在地上碎了。一下子惊动了屋里的人,哑娘一个箭步跃出来,逮住了正在作案的惯偷,当即揪着董瘸子的耳朵扭送到了村长家。
 
  3
 
  哑娘常年干农活,总是穿着破旧的补丁衣裳,手上沾着打猪草后洗不净的草木浆液。哑娘总是偷偷塞给我一些小零食:一把炒黄豆、一个煮鸡蛋、几个核桃、几颗花生,最常见的还是红薯干儿。
 
  小时候,特别馋。哑娘兜里的吃食对我有足够的吸引力,我才愿意当她的跟屁虫。
 
  我和她一起去山坡上挖野菜、打猪菜,去河沟里挖鱼腥草、逮螃蟹,去山上摘连翘,采野果子。哑娘虽然不能发出声音,但是我可以从她的眼睛和面部表情变化猜出她大致的意思。有一次爬山,我看到山崖上有一株李子树结满了红彤彤的山李子,特别诱人,顿时口水快流下来了。于是就指着李子树给她看,她马上心领神会。别看她身材瘦小,却灵活得像个猴子,脱了鞋子,向掌心吐一口唾沫摩拳擦掌后,就“哧溜——哧溜”几下子就爬上了树干,前倾着身子,手臂往上奋力地一抓,就摘下一大把山李子。她得意地朝着我吐舌头,潇洒地撩起衣角一擦就咬了一大口。我对她竖起大拇指表示夸奖,她这才把摘到的山李子扔向我。我伸手去接山李子,不偏不倚,一个山李子砸中我脑门儿。疼得我“唉哟!唉哟——”大声叫起来,哑娘见此反而极为开怀“哇哇”大笑,原来她故意用李子砸中我的额头呢!
 
  哑娘年纪大,却如孩童般天真好玩。
 
  4
 
  童年时期,没有别的玩伴儿,陪伴我畅游山野的人是哑娘。于是我就跟着哑娘一起漫山遍野的疯跑。
 
  常年在山里活动,哑娘对山里环境尤其熟悉,她总是准确地知道哪片竹林里有肥美鲜嫩的春笋,哪个山坳里藏着几大架野葡萄,哪个山崖的石头背后有一棵高大的杏树,哪个山坡上有野生猕猴桃……我总是被她带着在山野里疯跑,吃各种野果子,那些酸酸甜甜的野果子填满了干瘪的肚子。她也给我开启了一片崭新奇妙的世界,在山林里撒开脚丫子乱跑,看到过羽毛艳丽的锦鸡,拖着长尾巴的黄鼠狼,见过猫头鹰的鸟巢,看七星瓢虫在蘑菇丛里上下飞,红蜻蜓在紫葛藤叶间嬉戏……
 
  清晨,山里云雾氤氲,水汽蒸腾。耳边鸟鸣啾啾,花香荡漾,我们向莽莽群山腹部走去。
 
  她穿着草鞋,背着背篓,手上握着一把镰刀割草,斩掉荆棘为我开路。我紧跟其后,拽紧树枝攀爬。山上比我还高的茅草密密地遮蔽了幽径,茅草吐出的花絮在风里乱飞,我们拨开茅草,在草林里艰难前行。草尖儿上的露水抖落进脖子里,凉飕飕的,不一会儿浑身就湿漉漉的。
 
  趁着休息的当儿,她猫下腰,仔细观察一番,拿出镰刀,在旁边的茅草林里一阵乱刨,不一会儿就掏扯出几根茅草根儿来。她把茅草根儿在石头上使劲儿磕碰几下,抖落沙土,再撩起衣襟擦一下就放进嘴里开心地咀嚼起来。
 
  跟着她每次都能吃到好吃的,并且总是满载而归。有时候是一篮子鲜嫩的蘑菇,有时候是一袋五味子,有时候是一小捆鲜竹笋。大山就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每一次走进都有慷慨的馈赠。
 
  跟着她,我慢慢的变“野”了。开始特别向往山林,想上山去玩儿。大自然带给我无尽的好奇和幻想。
 
  有一次我们爬山途中,一不小心我没有踩稳,摔了一跤,小腿被磕得鲜血直流。哑娘一边“哇哇——”地打着哑语,一边跑过来,只见她随手抓起一把地上的干土,用手使劲儿猛搓几下就把细绵绵的土抹在我的伤口处,血很快就止住了。见我疼得龇牙咧嘴地叫唤,她又跑到一棵大树下,在石缝里摘了几片不知名的野草叶子,在手上揉碎,把乱碎的叶子敷在我伤口上轻轻揉了一会儿,只感到一阵凉沁沁的,伤口居然不太疼了。我对她竖起大拇指,她得意的在树林里手舞足蹈,抱着大树摇来晃去。
 
  5
 
  我跟着哑娘说白了就是为了混零食吃。除了哑娘,二流子孔东海也喜欢给小孩子带零食。前院的秀娟姐和村东头的美茵就曾吃过孔东海买的彩色的泡泡糖和撒着芝麻的夹心饼干。
 
  秀娟姐曾经给我尝过半块儿奶油夹心饼干,又香又甜的奶油融化在舌尖儿甜津津的,和哑娘晒的干硬粗糙的地瓜干简直没法比。小小的我实在想不通,世界上怎么有如此的美味。
 
  尝过一次之后就留下了深深的念想。
 
  有一次放学,孔东海又骑着他的摩托车在学校门口。他叼着烟,仔细打量着过往的路人。
 
  “秀娟,看哥给你带了好吃的。”秀娟姐背着书包高兴地走了过去,孔东海把一大包零食递过来,秀娟撕开一包薯片大嚼起来,香气迷人,我们几个人都远远地看着,非常羡慕。
 
  “想吃吗?你们要想吃放学到我家来。”孔东海非常神气地说。
 
  6
 
  那天放学后我吃过午饭,刚走到孔东海家的门口,哑娘就怒气冲冲地使劲儿拉着我往回走。
 
  
作品集亲情文章 关于母亲的文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