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新秀

时间:2021-12-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五册)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新秀

京中夏日炎炎,夜来也有不退的热息。微风不起,水晶帘止。唯有殿中供着的满捧蔷薇,缀着艳红莹透的花瓣,被冰雕的凉意凝住郁郁花香。
皇帝在暖阁翻阅书卷,如懿相伴在侧,往青玉狮螭耳炉中添入一小块压成莲花状的香印,又加以银叶和云母片,使香气均匀。那袅袅淡烟,溢出雨后梧桐脉脉翠色的清逸,衬得四周越发安宁。
嬿婉跪伏在外已有一刻,她的哭声哀哀欲绝:“皇上阳气甚足,可以抵御一切妖邪。臣妾恳请您将永璐暂养在养心殿,求您龙气庇佑,让永璐渡过这一劫。”
她的哭求声撕心裂肺,足以让任何一个路人动容。如懿伴在皇帝身侧,轻声询问:“皇上,令妃如此哭求,您不答应么?”
殿外的哭求带着寒绝的气息:“皇上!皇上!臣妾父母俱亡,兄弟戴罪。除了您的怜悯,除了永璐,臣妾便无依无靠。若是永璐不保,臣妾宁可跪死在宫门前!”
皇帝的眼底有着罕见的哀伤与迷茫:“如懿,朕很难去断定永璟之死是否一定与令妃有关,但朕真真切切地知道,若非朕这般宠爱,她的额娘也不会生了妄心来谋害你的孩子。”
如懿定定望着皇帝:“臣妾不敢多言,但求皇上明白。”
皇帝的面上闪过一丝软弱:“可在门外的,也是朕的儿子,真不能完全置之不理。”
如懿颔首,侧身坐在他身边:“令妃的请求不算是过分,可若说永璟之死她完全无辜,臣妾也不敢全信。”
皇帝握住她的手,他的手心是潮湿的,在夜风依旧醺热之下,触觉微凉。她轻轻叹息:“皇上固然应该救永璐,不为别的,只为他是您的血脉。但…”
皇帝点头,打开殿门,居高临下地望着怀抱永璐哭得妆容凌乱的嬿婉:“你与永璐留下,朕许你在此照料。”
接下来的十数日,嬿婉与永璐暂居于偏殿臻祥馆内,留太医数名一同照顾。皇帝每日必探视永璐,却甚少与嬿婉说话。嬿婉亦不多求,之事衣不解带悉心相守,夜来目不交睫,白日便跪在佛像前祝祷,人也消瘦不少。
不过半月,嬿婉便添了下红之症,接连的生产对她的身体损伤颇大,又兼两次都未曾好好坐月,气恼忧烦。她起初还不敢明言,只是忍着照顾永璐,直到不能起身,才不得不于永璐床榻之侧再添一床,方便就近医治照顾。
这一来,便是和敬公主也添了怜悯之心,入宫时瞧见一二,便嘱人送了人参燕窝过去。偶然没有宫人伺候在前时,和敬抱着小儿,引袖哀哀求道:“令娘娘再有不是,皇阿玛也该看在认得分儿上。再者永璐早产,令娘娘卧病,不都是为了救庆佑而起的。”
皇帝只疼爱地摸着庆佑绯红滚圆的小脸,仿佛未曾听到与令妃相关之语:“庆佑只是小名儿。”他沉吟,“得起个压得住的大名。嗯,像他父亲一般是个英雄。就叫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
和敬含笑:“是钢铁的意思,真是个好名字。”
皇帝笑语:“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上次落到水里都能无恙,是个后福无穷的孩子。”
和敬眼中泛起一层泪光,婉声劝道:“皇阿玛,女儿的儿子固然后福无穷,可永璐还躺在偏殿呢。令娘娘纵有千错万错,爱子之情是不错的。且内务府只按贵人份例给永寿宫开销,令娘娘还养着永璐,母子俩以后的委屈大着呢。”
皇帝脸色微沉,侧身坐下端过茶水抿了一口:“你替令妃求情?”
和敬颇有恻然之色:“一个女人没有夫君的恩宠,想要安然度日是何等艰难。当然皇阿玛忙于政事,陪伴额娘的时候不多,额娘贵为皇后,又是也不得不防着嫔妃僭越,何况令娘娘只是出身汉军旗的小小妃子。”
皇帝微有不豫之色,对着和敬仍是语气温然:“璟瑟,后宫中许多事,你并不明白。”
和敬低头,拂弄着衣角垂落的银丝串碎玛瑙络子:“女儿不明白,皇阿玛也未必明白。额娘薨逝之后,皇阿玛才知许多事原是误会。可是与额娘生死两隔,许多事终究也来不及了。若令娘娘之事真有误会在其中,却牵连母子三人,皇阿玛是否也觉得无辜?”
和敬所言,字字锥心,几乎勾起皇帝心底的隐痛。他拍一拍和敬的手,温和道:“璟瑟,皇阿玛年纪大了,只有你会这么对皇阿玛说话。”
和敬嫣然一笑,却不失端庄风范:“女儿是皇阿玛的长女,也是唯一的嫡女,是皇阿玛抱着长大的。”她凝神片刻,“而且,女儿也是心疼皇阿玛。十三弟夭折,皇阿玛一定很希望十四弟可以康健成长。”
皇帝拧一拧她的鼻子:“果然再怎么长大,终究是朕的小女儿。朕会吩咐下去,复令妃素日待遇,也会常去看她们母子。”
和敬神色安娴,静静施礼。她胸前鎏金莲苞扣上垂落的流苏是琉璃蓝色,长长地拂落在她云蓝暗纹闪金片樱花衣袖上。她行动间腰肢轻曲,流苏却纹丝不动。
皇帝看着她姣好容颜,气质玉曜,不觉黯然:“璟瑟,你与你额娘长得真像。她嫁与朕的时候,也很喜欢这样笑。”
和敬如樱红唇抿起一抹温娆笑意:“额娘在天有灵,一定明白皇阿玛对她的记挂。”二人言罢,皇帝便去祈妃宫中。此时祈妃已然有孕,皇帝甚为关怀。而祈妃也因为六公主的早夭,格外地小心翼翼,几乎闭门不出,安心养胎。
和敬转曲廊,入偏殿,见了正在督促乳母喝药化给永璐的嬿婉,嬿婉见了和敬,忙忙迎上来,笑中却带了泪:“公主,你来了。”
和敬细黑的眉微微蹙起:“不必这样哭,我知道永璐快好了。”
嬿婉殷勤劝坐,又从春蝉手中亲自接了茶盅奉上,颇为赧然:“臣妾身边没有什么好茶,这是去岁的毛尖,还请公主将就着喝。”
和敬接住茶盏,却也不喝,只是随手撩于一边。嬿婉会意,示意春蝉带了众人退下。乳色的水汽将和敬端正的脸模糊出一点儿柔和的神色,她淡淡笑道:“恭喜,很快就能复了妃子之位,皇阿玛也会常来看你们母子。”
嬿婉泪盈于睫,却怕和敬不喜,只得忍住了,伏身就要叩谢:“多谢公主大恩。”
和敬也不看她,捻着绢子端坐着:“行礼便大可不必了,你毕竟是我的庶母。要皇阿玛知道,还以为我不懂得尊敬长辈。”嬿婉答应着便要起身,和敬又道:“若是额娘还在,你们都是侍奉她的妾侍,我也不会对你另眼相看。要知道,能救庆佑,虽是我要谢你的,但也是你的本分。”
嬿婉连连诺诺:“我也不过是巧合。能救了世子,是积善积福之事,是成全了我。”
“积善积福?额娘生前倒是驭下和善,温柔勤俭。”和敬轻轻地叹息一声,无限怅惘,“可惜,额娘这么早便不在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