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离析

时间:2021-12-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流潋紫 点击:
如懿传(第五册)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离析

这样的心念不过一动,如懿遣容珮去回禀皇帝之时,皇帝也未曾见她,只是辗转吩咐了李玉道:“这些接生嬷嬷伺候过先帝与朕两朝,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皇后要查问也可,只是别用刑太过,以免伤了阴骘。”
此时,冬雪正盛,嬿婉与晋贵人富察氏在暖融融的永寿宫中,只穿着略略单薄的颜色锦衣,越发衬得一张脸娇嫩得能沁出水来。这样好的年纪.只求美艳动人,何惧外头冬寒凛冽呢。二人侍奉在皇帝身侧,听得李玉转述容珮之言,晋贵人扬一扬绢子,娇声道:“皇上所言甚是。依照臣妾看来,还是不要用刑才好。
皇后娘娘的孩子没了,伤心迁怒之余还要用刑,嫌宫里的哭声还不够多么?且不说别的,令妃娘娘还有着身孕呢,听不得这些凄楚声音。”
嬿婉的肚腹还不明显,她惯性地扶着腰肢坐在皇帝身侧,一脸的不忍,柔声道:“臣妾为求福祉,这些日子都在宝华殿参拜,希望能平平安安生下孩子来。”她轻叹一声,“说来这些接生嬷嬷都是积年的老嬷嬷了,要赶出去臣妾已经心中不忍,还指望着能有她们替臣妾接生呢,若是那些手脚不利落,当差不久的,臣妾也不放心。”
皇帝握一握嬿婉微微发凉的手,声音虽然倦哑,却也极力安慰她道:“你放心。这些人出去了,自然挑好的来伺候你。你第一次有孕,难免担心,也是有的。瞧瞧你,手这样凉,可是穿得太单薄了?”
嬿婉勉强支起一缕惨淡的笑容,臻首微垂,甚是楚楚:“臣妾只是想着十三阿哥,又听皇后娘娘要用刑,所以害怕…”她话未说完,怯生生看了皇帝一眼,按着心口,似是不堪承受这般忧惧的心绪,“臣妾知道自己胆小,皇后娘娘爱子心切,无论怎样严刑拷问,都是应该的。”
晋贵人冷着一张俏脸,道:“怨不得令妃娘娘听着害怕。十三阿哥才走,这样用刑查问的话,也只有皇后娘娘才说得出来。若是孝贤皇后还在世,以她悲悯和善之心,一定不会这样做了。”晋贵人又呖呖道,“且十三阿哥被脐带绕颈而死,又干接生嬷嬷们何事?孩子在腹中好不好的,难道皇后娘娘自己不知?怕是因为钦天监说天象祥瑞的缘故,皇后娘娘才故意闭口不言的吧。”
皇帝横了叽叽喳喳的晋贵人一眼,也未置可否,只吩咐道:“李玉,那就告诉皇后,她要查便查,只不许用刑就是了,也当为十三阿哥积点儿福气。”
话传到如懿耳中,她只能苦笑。若不用刑,如何撬得开这些在深宫中浸淫己久、油滑老练的嬷嬷们?达般言说,皇帝必也以为是生产意外之故。更甚者,或许也是认定了是自己与孩子相冲的缘故吧。
人言可畏,众口铄金。有时何须众口,只需一人之口,击中软肋,便可积毁销骨了。
容珮无可奈何道:“皇上这么说,只怕咱们想查也查不出什么了。”她愤愤难平,“偏偏晋贵人的口舌那样不安分,一口一个孝贤皇后比着娘娘,生怕显不出她娘家人的贤惠么?”
这样的话语,几乎要激起如懿心底最深处的厌憎与嫌恶。纵然死者已逝,留子世人的是她显于外在的节俭克己之德行,皇帝亦多作深情缅怀之状,只是不曾露于世人的恶相,却偏偏要以一句“悲悯和善之心”来掩饰么?那一瞬,她真的很想冷笑,然而那笑意涌到嘴边,却似有丝丝缕缕的寒意蔓延进骨髓深处,更觉得悲怆难言。她与富察琅嬅斗了半世,莫不是出尽百宝费尽心机,到头来又如何,却是生生折了自己孩子的寿数。这算不算是对于一个母亲最深切而不能救赎的报复?
这样的心念苦苦缠逼于思绪的凌乱沉沦之间,逼得她几近疯狂。许久,如懿才勉力坐起,掠一掠鬓边蓬乱的发丝,咬着牙一字一字道:“皇上不许查.怕是心里认定了钦天监的言说。皇上一向相信天象之言,之前以为本宫所怀之胎贵不可言,才如此欣喜。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才会格外失望。所谓登高必跌重,便是如此了。”
容珮垂下脸,谨慎的面容上含了一丝精明:“这件事奴婢思来想去,总觉得不妥。之前娘娘有孕,钦天监突然说娘娘这一胎如何祥瑞,如何贵重,等十三阿哥一过世,又说是娘娘与十三阿哥相冲才克死了阿哥。这一捧一砸,起伏太大,便是要人不信也难,所以,皇上才会冷落了娘娘。”她看着如懿,殷殷道,“奴婢心里有个念想,若钦天监这些言语是一早有人安排了算计娘娘的…”
如懿骤然一凛,抓住容珮的手腕道:“你也这么想?”
容珮望着如懿苍白如雪的面颊,唇上嵌着深深的印子,这些日子,如懿的心痛与自责,她无不看在眼里。思前想后,容珮只得微微颔首:“奴婢只是胡思乱想罢了。”
长久的愕然之后,如懿的面容只余下惊痛骇然的沉影,她叹息的尾音带过一缕沉痛至极的悲伤,哀切道:“容珮,原来你与本宫想到一处了。本宫素来与钦天监无甚来往,从前怀永璂与璟兕也并未有这些话传出,怎的突然这一胎便极其祥瑞了。若真是有人背后算计,便真真是可怕至极了。”
容珮道:“只可惜钦天监监正已死,咱们也查不出什么了。但只要娘娘有了防备,咱们便不怕了。”
窗外的寒风簌簌地扑着窗上薄薄的明纸,仿佛有什么猛兽呼啸着想要扑入。
沉默的相对间,如懿只觉得彻骨森寒,冷得她连齿根都在发颤·容珮牢牢地扶着她单薄的身体,温言道;“皇后娘娘,万事都得自己保重·养好了身子,才能替十三阿哥要个明白啊。”
如懿正欲说话,只见刻丝紫天鹿衔芝的厚缎帘子一掀,三宝带着一股冷风急匆匆进来,道:“皇后娘娘,奴才奉您的懿旨往阿哥所的灵堂向十三阿哥致祭,结果碰上了江太医。江太医说皇上不许对接生嬷嬷们用刑,怕是查不出什么,想再看看十三阿哥的遗体。今日本是要将十三阿哥的遗体运往端慧太子的园寝下葬了,奴才和江太医好说歹说,只推说皇后娘娘思念十三阿哥不已,让奴才开棺再看一眼,结果便发现十三阿哥的脸上出现了五个黑色的指印。”
如懿一颗心猛地一颤,连声音都变了:“付么指印?”
这么冷的天气,三宝的额头居然目着汗,蒸出白腾腾的热气。他急切道:
“江太医知道不妥,细细查验了.才发觉那五个指印是包在十三阿哥嘴边的。这样的指印是有人用力过猛留下的痕迹,十三阿哥刚过世的时候是瞧不出来的,只有过了几天才会显现出来。”
如懿的心怦怦地跳着,剧烈地颤抖,仿佛要从嗓子眼中冒了出来:“你的意思是有人曾经捂住过十三阿哥的嘴?”她只觉得是谁的手紧紧捏住了自己的喉咙,那股可怕的念头几乎要吞没了她所有的理智,“若按接生嬷嬷所言,十三阿哥哥真是一出生就死了,何必要捂住他的嘴?难道,难道本宫的十三阿哥出生时明明是活着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