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都挺好(回家)第70章

时间:2021-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都挺好(回家)(全文在线阅读)  >    都挺好(回家) 第70章

    他这才反省昨晚被报警两次的行止。他错了,错就错在中了苏明玉的毒计。他不该过于情绪化,被一张传真轻易点燃怒火。他最大的错误是,他在朱丽面前扯破面皮,吓走了朱丽。

    昨夜之后,他与朱丽之间还剩什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他本来已经在朱丽面前抬不起头,朱丽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她接触的男人哪个不比他强?他唯有靠着亲情爱情维系住朱丽,只有这一线了,可是,他昨晚却发狂自己毁了那亲情,逼得朱丽下手报警,他把朱丽硬生生地往外推。

    他希望朱丽回来,可是,他又怕朱丽回来。每当卡上接到朱丽体贴地划过来的零用,他常生无地自容的感觉。朱丽还能忍他多久?他还能在朱丽面前瞒多久?或者说,是硬撑多久?

    他已经撑得很累。

    明成强打精神去冰箱里取食。这一整个冰箱的食物,眼下朱丽哪有时间来管啊,都是他从超市搬来。里面的脱脂乳酪、酸奶、果酱、全麦面包、葡萄汁,那都是朱丽的爱好,他从来都不是太有所谓。可是,一个男人混到做家庭主夫的地步,还怎么能让人看得起?这种事儿谁不会做,朱丽能记情吗?

    他没精打采地吃早餐,简直是一口三叹。这时候,电话又响。明成简直是条件反射似的蹦起来,一脸莫测地盯着客厅里电话机的方向。他已经竭力不想昨天苏明玉给他的那份传真,可是……犹如昨晚那么晚的,苏明玉来个午夜凶铃,今天这么早又是谁来电话?

    三声铃响过,明成才迟疑地走去看显示。是个不熟悉的号码,昨天苏明玉也是用的一个陌生号码。他不接,回头继续吃饭。可是,没多久,座机声歇,他的手机叫响,还是这个陌生号码。明成只觉得自己心头一窝子的火又蹿了。他冷笑一声,接起电话,没想到对方是他很讨厌的舅舅。三万,会不会是问他讨那三万?他本来是答应舅舅三个月就还的,借钱的时候,他的手头还是那么的宽裕。

    果然,舅舅开门见山,“明成啊,我那三万块钱你快点连本带利还我,我总算给众邦找到一家肯接收的中学,可人家张口就是五万赞助。这事儿你们说什么都得帮我,除了你那里的三万,你再帮我想办法解决一万,我跟你借,行不?我等下就去你公司门口等着。”

    众邦是舅舅的儿子,当初舅舅一举得子,大家贡献出很多名字给他选择,偏他自己给儿子起了个“众邦”。他当时对他大姐说,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而他的儿子是家里唯一的男孙,他就是要家里姐姐妹妹外甥外甥女全都帮着他儿子的意思。当时明成嘲笑,但他记得妈当时就给了刚出生的小众邦五千块,十几年前的五千块啊。所以明成一直不怎么看得起这个舅舅。

    明成不知道妈妈后来又帮了众邦多少钱,他只知道,现在就是剥了他的皮,他也拿不出三万。他没好气地道:“我现在手头没钱。你另外想办法。”

    “哎,明成,那不行,你借条上写的就是今天还我呢。人家别的小孩都已经开学快一个月了,你总不能看着众邦待家里吧。你就是砸锅卖铁都得还我。另外一万块我找你大哥想办法。”

    明成不得不施以缓兵之计,“我现在确实拿不出三万,下礼拜还你。这样吧,我告诉你苏明玉的电话和公司地址,你找她,你那么多外甥外甥女里面就她最富,富得流油。你一早就去她公司门口堵她。你五万都着落到她头上去。”

    舅舅迟疑道:“你妹……你妈说她不讲情面。”

    明成冷笑道:“所以我才让你一早去她公司门口堵,你一定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她要钱。她堂堂大经理,回家里可以作威作福,当那么多手下的面,没不借你钱的道理,她要面子呢。你五万都着落到她头上去。你等着,我给你找地址……”

    舅舅觉得有理,明玉财大气粗,拔根毛都比他腰粗,不找她,难道一家一家一千两千地借着凑足五万?他暂时也不紧盯明成了,明玉油水更大。再说,时间容不得他多做考虑。

    等舅舅自觉挂了电话,明成不觉松了口气,暗赞自己一举两得,轻易解决两个问题。本来,他的脑袋就是好使,还不是给周经理她们这些鸟人迫害着才无法施展。

    九月的清晨终于露出一丝阳光。

    可是,阳光没有明媚多久,舅舅的电话提醒明成想起一件事,照传真上说,妈这辈子的幸福,全数毁在这个妈娘家独子的舅舅手里。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没用弟弟的前途,妈怎么可能被迫嫁给那么没用的男人?不说别的,妈这么漂亮有能力的人,一辈子的苦就是因舅舅的前途而起。

    明成不肯相信明玉传真里的什么对话记录,但是他却记住了妈所有受的苦难都是因为这个舅舅。舅舅还有脸理所当然地伸着手问他要钱呢,欠了妈这么多,舅舅可曾报答过一次没有?

    让舅舅找苏明玉去吧,缠死她,两个都是不得好死的人。

    虽然上班也没事做,可明成还是准点上班去了。他已经丢了那么多生意,他不能再丢工作。

    而朱丽,他哪里还敢去找她。他不配。

    明玉早知脱离苏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等电梯门打开迎面看到舅舅的时候,她心里只会吐血。这是她唯一的舅舅,母系赵家三代单传的第二根独苗,从小养尊处优只差饭来张口的骄子。明玉也不知有几年没见过这个舅舅,眼前这个衬衫雪白,形容富态,人模人样就是少点灵气的中年男子,她却是一眼就认出。她看出舅舅也看到她,干脆主动问一句:“你来干什么?”

    “哎哟,明玉,你还真在这儿上班……”

    “谁跟你说的?”明玉听出有异,打断舅舅的话直截了当地问。

    舅舅不知道大姐家兄妹阋墙,笑道:“早上问明成要债,他跟我说你在这里。我……”

    “你问他要债怎么要到我这儿来了?你回去找他去要吧,再不行找他老婆,正诚事务所,这条街笔直往西走五百米,很大一块牌子。”明玉已经气不出来,这该是苏明成做得出来的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