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西湖情

时间:2021-11-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林旭蓁 点击:

西湖,在中国的文化史上留有浓墨重彩的一笔,无数的文人墨客在西湖边上饮酒作诗,纵情高歌,绝唱千古。

西湖是我听说的第二个全国性知名景点,第一个当然是北京天安门。耳闻西湖,源于那部神话传说,白娘子与许官人断桥相遇,剧中虽不见残雪,但人妖铸就的千古情缘在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烙印。

随着年龄的增长,西湖散发出更加妩媚的神韵吸引了我。

前年,我在西子湖畔停留了半小时,在雨中近距离体验了西湖的美丽和温情。当我匆匆一瞥却不得不走时,满脸都是牵挂,犹如与暗恋多年的美女梦中相会却瞬间惊醒,千种惊喜却万般失落。

今年五月,我再次与西湖相拥,终于零距离体验了西湖的妩媚和温情,历史和传说,人文和景观,让我留连忘返。

乘船去三潭印月,湖中碧波荡漾,帆船点点,湖外高楼林立,青山环绕。微风吹过,站立船头的美女秀发飘扬,裙摆起舞,婀娜身姿与西湖美景竞相争辉,天地间别有一番韵味。

弃船上岛,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岛上金桂婆娑,柳绿花明,亭台耸立。我和乡友寻寻觅觅,就为那三座石塔。到了石塔处,拿出一元纸币,对照湖中石塔,堤中石桥,山中塔子,摆好姿势,露出微笑,用相机定格梦中的盛景。

湖中有岛,岛中有湖,园中有园,曲回多变,让人迷失,让人沉醉。

友人却说,月色中的三潭印月更加迷人,可时不我待,只能悻悻而归。人说三潭印月是西湖第一盛景,但我最爱的还是苏堤春晓。

苏堤长约2.8公里,横亘湖中,犹如一条绿色腰带将西湖一分为二,堤中六桥将两边湖水融为一体。春日之苏堤,六桥烟柳笼纱,几声莺啼,报道苏堤春早,故有民谣“西湖景致六吊桥、一株杨柳一株桃”。在苏堤漫步,堤在湖中延,人在堤中行,湖在心中漾,人、堤、湖完美融为一体。

苏堤的对面,白堤遥相呼应。白堤的主要景致是堤道两旁柳树成林,古色古香;堤道中间宽敞明亮,清风徐徐;堤外湖水碧波荡漾,树影晃晃。

苏堤是浓妆,白堤是淡抹;苏堤是风情万种的少女,白堤是端庄大气的贵妇;在苏堤中行走让人迷恋而沉醉,在白堤中散步让人宁静而致远。

东坡、乐天二人,仕途失意,贬居江南,打造的民生工程,成就了千百年来的人文自然景观。在堤中漫步,几个乡友讨论着西湖三堤有两堤(苏堤、杨公堤)为我川人所为,心中不免多了一份喜悦,也多了一份豪情。

苏堤白堤接壤之间,苏小小在此长眠。千古名妓厌倦了喧器的风月场所,皈依在美丽的湖光山色,虽容颜已逝,但曲音犹在,诗画尚存,传说尤盛。山水容纳了美人,美人增添了温情,西湖又多了一层神秘面纱。

武松墓与小小墓相邻而倚,好汉与美人都选择在西湖安息,让西湖不仅有一份温柔芳香,又多了一份英雄情怀,更赋予了博大与包容、温柔与血性、多情与豪迈。

西湖两大怪:断桥不断,长桥不长。断桥长桥是无数青年男女的爱情符号。一直以来,断桥与长桥意味着情意绵绵,意味着难舍难分,意味着纯真无暇,与雷峰塔的压迫和无情形成了鲜明对照。

在断桥和长桥,时不时有漂亮姑娘或装扮成白娘子等待梦中的许大官人。行走的游客时不时驻足停留,或打望美女,或羡慕爱情,或祝福天下有情人。

在浪漫而多情的西湖,岳王庙是另一种存在。无数国人心中,岳武穆是热血与英雄的象征,是忠诚与爱国的标志,是冤屈与奸臣的隐射。瞻仰岳飞铜像,读着“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词句,心中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岳公以西湖为伴,让他的一腔豪情化为温柔梦乡,虽然没有听见北伐胜利的凯歌,却也能体验西湖山水的宁静。

到了西湖,不得不去雷峰塔。如果说三潭印月是西湖的血与肉,苏白二堤是西湖的灵与魂,雷峰塔则是西湖的邪与恶。

站在湖畔,雷峰塔巍然耸立,沿着石梯攀爬,旧塔遗址跃然眼前。土砖砌成的墙体被木板强行支撑,塔基的巨石墩彰显着昔日的巍峨。新塔第四层有八幅塑雕,从“盛会思凡”到“雨中借伞”,从“端午显形”到“昆仑盗草”,从“水漫金山”到“断桥相会”,从“囚禁塔内”到“塔破团圆”,生动展现了白娘子和许官人相遇相知、被塔分离、脱塔成仙的全过程。站在塔的顶端倚栏远眺,西湖全景一览无余。

千百年来,雷峰塔一直是压迫爱情、拆散有情人、镇压有识之士、束缚先进思想的典型符号,被很多仁人志士所唾弃、所鄙夷、所憎恶,宁愿西湖水干,也要雷峰塔倒。最终,雷峰塔倒了。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